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九十二节 盘外招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九十二节 盘外招

  毛小鹏不动声色把目光移开,他很清楚田平山现在内心的感受,而这正是他想营造出来的局面。

  换了是别的人,比如金国忠或者敬文祥,亦或是董建伟和井致中,这一招都没戏,金国忠和敬文祥是绝对不愿意去捋陆为民的虎须的,而像董建伟和井致中他们则会选择隐忍,但田平山不会,他会据理力争。

  毛小鹏压的就是这一宝。

  他就是要田平山据理力争,无论是陆为民如何做出应对,他都赢了。

  田平山据理力争,如果陆为民退让,或许田平山可以一时赢得自尊,但是陆为民作为市委书记退让了,正在向他积极靠拢的金国忠和敬文祥会怎么看他?董建伟和井致中这些人又会怎么看他?同样,英若惠/钱亚东/李辉南又会怎么想?

  陆为民不退让,支持自己的意见,那么田平山肯定会认为这本来就是陆为民的授意,完全无视了他这个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兼莱山区委书记的身份,把他弄到莱山担任区委书记就是卸磨杀驴,用过就丢,以田平山的性格,这个心结一旦结下,只怕要解开就难了。

  同样就算是陆为民退让了,田平山和陆为民一样会有心结,谁也不会再相信谁,除非自己挑开这个结。

  事实上自己把这个局面营造到这一步,自己就赢定了。

  当然并不是说让陆为民和田平山结下心结,自己就高枕无忧,就可以在组织部长上安如泰山,陆为民就必须得要倚重自己了,那就太天真了。

  但是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田平山在蓝岛还是颇有底蕴的,他的性格决定了他不会有太好的人脉关系,但是却赢得了不少人的尊重。这一点毛小鹏自愧弗如,他也不会去走田平山的道路。

  陆为民如果和田平山交恶,那么势必让陆为民在很多事情上都受到掣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田平山甚至比金国忠更具影响力,而田平山的态度也会影响到像英若惠/钱亚东/任国勇和李辉南这些人的态度,甚至可能让董建伟和井致中的态度都发生微妙的变化。

  *************************************************************************************************************************************************************************************************************

  陆为民不傻。

  他很敏锐的觉察到了田平山的情绪变化,这让他有些诧异。

  在他看来,毛小鹏的话是很中规中矩的,也许和莱山区委。也就是和田平山的观点有些出入分歧,但是这也是很正常的。

  毛小鹏才是组织部长,虽然自己也对他不太感冒,但是他作为组织部长,就有酝酿人事的权力,这是组织赋予他的责任。

  你田平山虽然是纪委书记兼莱山区委书记,但是在组织人事上的人选安排,却不是你的职责范围,作为纪委书记你可以否决。但需要拿出依据,作为莱山区委书记你可以推荐,但是组织部可以不接受,尤其是你也只是临时代理。区委书记并非你的主责。

  至于说毛小鹏在言语中耍了一些小花招,陆为民也觉察到了,但是他不认为这样有什么,因为毛小鹏所介绍的那些原因理由并非虚构。鲁坚的优点也还是比较明显的,这一点连杜玉琦也都说过。

  陆为民对田平山的愤怒有些不太理解,甚至也有点儿不以为然。

  莫非你田平山就觉得只要是你或者说你代表的莱山区委提出的人选。市委就必须要接受?

  你也不过去莱山两个月时间,你就能肯定你所接触了解到的人选就是最合适的,而作为专门负责这项工作的市委组织部反而成了外行?这说不过去。

  内心有些反感,但是陆为民还是很冷静的意识到这里边可能还是有些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田平山可能在性格上是有些倔强桀骜,但是能当到这种角色,绝非那种古板的死脑筋,更不可能是迂夫子,如此情绪表露,显然是触及到了他的某些难以接受的底线,他才会有如此态度。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陆为民一时间还没有想明白,但是他知道如果不果断采取措施,那么局面就会迅速滑向不可控或者尴尬的境地,这是作为现在的他最忌讳的。

  “平山,小鹏,我看这样,莱山区委班子成员问题,我觉得可以暂时搁一搁,虽然刚才小鹏提到了莱山区委书记人选问题,意见也趋向一致,但是毕竟没有上会,而且上过会之后也还要报经省委组织部批准,而说句不客气的话,区委办主任这个人选,很大程度还是要考虑区委书记的感受,我个人的意见,是不是等到区委书记人选正式敲定之后,再征求一下新区委书记的意见,我们再来研究不为迟。我们可以先就莱山区政府这两个副区长人选敲定下来。”

  陆为民非常果断的插话,没有给田平山和毛小鹏任何插言机会,这个时候他必须当机立断,把场面控制下来,至于说下来如何来沟通协调,要好办得多。

  毛小鹏略感吃惊,他意识到陆为民可能觉察到了一点儿什么,心里也是一凛,虽然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但是有些东西不是光看你表面是否有什么纰漏瑕疵那么简单,如果对方心里有先入为主的感觉,或者直觉,那么就可能功亏一篑。

  他有些心虚的瞥了一眼陆为民的脸,但是陆为民的面部表情看不出任何端倪,似乎完全是在就事论事,他稍微安心了一点,芥蒂已经种下,无论他怎么来消除,都非一朝一夕之功了,而且毛小鹏觉得这一次做得非常完美,很巧妙地让自己站到了陆为民一线,甚至可能让陆为民都会产生自己对他俯首帖耳的感觉,他相信没有哪位市委书记不喜欢这种感觉。

  田平山也没有想到陆为民的突然中止了这个人选的研究,而要征求什么下任区委书记的意见,这有些意外,让他一时间搞不明白陆为民的想法。

  是因为陆为民觉察到了自己的不满,而想妥协?他不认为是这样,陆为民不是那种遇到事情就退让的性格,接触这么久,他很清楚这位年轻的市委书记,就像自己不愿意去莱山兼任区委书记一样,对方仍然坚持迫使自己就范。

  是他和毛小鹏联手来唱双簧?这种可能性也有,还比较大,但至于么?为了一个区委常委人选,就因为他是你大学同学的前夫,就玩这一出,是不是太掉价了?毛小鹏也就罢了,那本来就是一个井底之蛙,你堂堂市委书记也搞这一套,也不怕找人耻笑?

  *************************************************************************************************************************************************************************************************************

  会议散了,毛小鹏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会议只能说达成了一个初步方案,但是却在莱山区委常委这个人选问题上搁置了,而毛小鹏却认为恰恰在这个大家都不那么上心的人选上,却可能成为陆为民和田平山之间的一个芥蒂,一个导火索。

  应该说毛小鹏的心态揣摩能力还是相当强悍的,田平山此时内心是耿耿于怀的,虽然他也有些不太相信陆为民来这么下作的一手,但是毛小鹏人前人后这般矫揉造作是为了啥?没有陆为民首肯,他敢如此?田平山对毛小鹏的做人风格还是清楚的,等闲是不愿意得罪人的,没有人授意,他不太可能这么做。

  但是他却忽略了一点,当危及到毛小鹏自己乌纱帽时,他就是不愿意冒险也得要冒险,不愿意得罪人也要得罪人,当然,这一次,他是在押注冒险。

  田平山此时的确对陆为民有些怨气,但更多的还是失望。

  他对陆为民本来还是抱有很大希望的,在陈式芳时代他就吃够了苦头,但是那时候陈式芳太过于强势,而且陈式芳深耕蓝岛数十年,上上下下都惧她三分,而且有些事情她也做得出来,所以田平山虽然顶过两回,但是都效果不大,而且反而招来陈式芳的打压,连续几年纪委干部没有一个获得提拔晋升,甚至连内部晋升都没有,这也让纪委内部意见很大,弄得田平山也很难做。

  内心有些烦躁的上了车,田平山的电话却响了起来,是陆为民办公室的电话。

  努力码字,力争补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