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二十七节 转变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二十七节 转变

  “本来我是不太点谁的名的,但是想想觉得还是要说一说,人家说响鼓不用重锤,一点就透,但也得点一点,说一说,要不你们一个个和我装疯卖傻,最后要打板子了,又说我姓陆的不厚道,为啥就不能提前说一说敲一敲呢?所以,还得说说。”陆为民语气还是很轻松,甚至比先前还要轻松,有点儿调侃味道,这让会场的气氛似乎稍微松了一点儿,但是明白人都知道气氛送了一点儿,并不代表问题就轻松了,或者点你的名问题不大,只要你下来把工作拿起来了,但是如果点了名,你却没有起色,那也许就真要应一句话了,不要怪言之不预了。

  “规建局,嗯,我记得我和建伟市长早就就咱们蓝岛未来五年规划有一个意见,嗯,我签了,建伟市长也签了的,我记得是几月份签的?六月吧,这都十月了,我还没有看到关于调整蓝岛市政规划的这个方案啊?我还记得到,建伟市长专门就莱山/十关和滨海新区有一些明确建议和要求,要求九月份之前必须要由一个具体意见出来,我也签了要形成合议,提交市政府常务会议和市委常委会来研究,我不知道市政府常务会议有没有看到这个方案,但是起码市委常委会没有见到,文祥,不是你吃了雷,把它压下来了吧?”

  陆为民的语气云淡风轻,还有点儿笑意,但是没有人敢觉得这好笑,敬文祥也有些尴尬,规建局局长王晓方和他也是老朋友了,望过来的目光就差一点儿有祈求的味道了,但这种事情他怎么敢乱帮他扛下,只能摇摇头:“市委办这边没收到这个方案。”

  “老王,我知道这个方案不好做,更不好改。涉及到方方面面,区里边那边也不好得罪,我说过这不是哪一个人的责任,但是该纠正的就得要纠正过来,涉及到市区两级的利益分配,免不了就会招人骂,不过你王晓方就怕区县骂你,不怕我和建伟市长批评你?”陆为民嘴角的笑容有点儿诡异。

  “陆书记,我……”王晓方坐不住了,这帽子压下来。会死人的。

  “老王,不用多解释,我理解你们规建局的难处,里外不是人,原来定的,现在要推翻重来,两头受气,还得自个儿受累,但是这就是工作。市里边的发展方向和模式乃至定位调整了,所有工作就得要跟着来进行调整,今天我不批评你,但是给你提个醒。目标办该扣你们规建局的分得扣,工作继续要做,现在是十月中旬,我再给你一个月时间。初步方案要送到市委市府,尽快研究。若惠市长,你在分管。也希望你加强督导,既然定下来要做,那么就要做到!”

  ……

  “莱山区的思路还不够明晰,或者还有矛盾和混乱的地方,不要贪大求全,那会成了熊瞎子掰苞米,掰一个丢一个,最后是一无所获,踏踏实实搞一个研究分析,优势在哪里,劣势在哪里,哪些可以弥补,哪些无法回避,自己心里要好好掂量,更要通过科学的评估来拿出结论,不要头脑发热,一拍胸脯豪情满腔,现在不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时代,别指望着放卫星,脚踏实地的干好自己的事情,找准自己的定位,这才是你的责任,……”

  ……

  “墨城的思路比较清晰,但是重点不突出,或者是你们自己都还没有想好该怎么来把这个产业做得更强,我在这里也没法回答这个问题,这是你们墨城市委市政府的责任,我赞同你们专业化精细化的观点,但是落实到服装产业上来,怎么体现,怎么实现?这需要你们认真思考,……”

  陆为民一口气点了五六个单位和区县,有些事直言不讳的批评,有些是带着点拨味道的敲打,有些则是以商榷探讨形式的发问,总而言之,被点到名的单位责任人,背后都得出一层毛毛汗,全身都不得劲儿,恨不能这个会议能早一点结束,自己回家去好好琢磨研究一番,赶紧找出对策来。

  *************************************************************************************************************************************************************************************************************

  “这些家伙就得要好好敲打敲打,属癞蛤蟆的,你不戳他,他就不动。”董建伟和陆为民并排而行,他很清楚,在这种场合下以这样一种姿态来批评敲打,还真的只能是陆为民来,换一个场合,比较单一一点的场合,他也可以批评,但是像这种中心组学习会上要批评敲打,就只能是陆为民来了。

  “这说明我们市委市府的权威性仍然没有深入人心,大家还是觉得市委市府都是板子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要不就要搞下不为例,网开一面,像王晓方这种老滑头,都是大风大浪就经历过得了,见惯不惊了。”

  陆为民说得很轻描淡写,但是董建伟却有些不安。

  他不清楚陆为民这番话究竟是随口而出,还是意有所指。

  王晓方不算是他的嫡系,但是实事求是的说,在陈式芳主政的时代,规建局也干得很憋屈,朝令夕改的事情多了去,弄得规建局已经无所适从,而且很多时候规建局在和区县一级的博弈斗法时都最终败下阵来,其结果就是板子都打到了规建局屁股上,王晓方也是当替罪羊,这方面董建伟是很清楚的。

  现在陆为民来了,风格大变,言必称规则制度,市里边也在逐步适应,但是想规建局和区县里边的较量吃亏次数太多了,尤其是像十关区和滨海新区,两个地方的一把手都是市委常委,你王晓方对阵上任国勇和李辉南,天生就矮了半截,连英若惠都不愿意去撕破脸,他王晓方又凭什么去争得脸红脖子粗?没准儿领导一句话,他又成了替罪羊,这种事情在陈式芳时代实在太常见了。

  “陆书记,王晓方也有他的苦衷,他是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董建伟吁了一口气,“前两年市里边在执行制度规章时流于形式,或者说就是因人而异,个人意志代替了原则制度,你也知道,前几年蓝岛在城建规划上很混乱,王晓方有责任,但是我个人认为主责不在他,甚至可以说他也是受害者,应该说包括我,英若惠,乃至整个市委市府都有责任,陈式芳一个电话,一句招呼,就能更改规划,这在前两年大家都觉得很正常,现在回过头来看,都觉得惭愧啊。”

  “嗯,建伟,我理解,所以今天我只是批评,指出,要求改正,蓝岛这样一个计划单列市,城市规划应该是一项很严肃讲求科学合理的工作,市委书记一句话就能改变,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即便是你市委书记真的觉得规划有问题,你有异议,那也需要通过既定程序来进行,专业单位的评估,职能部门的意见,还有民主集中制议事规则的研究,这才是符合规范制度的。”陆为民沉郁着脸点点头,“我来蓝岛,之前觉得蓝岛基础好,就是缺乏活力和朝气,现在发现问题根子还是在缺乏一个能够大家都坚持执行的制度体系,而这个制度体系要真正得以执行,又要我们干部的理解和支持,乃至持之以恒,这是一个系统工程,缺乏制度保障,任何东西都难以真正释放其优越性,甚至可能被扭曲变得更糟糕,所以从我们市委师傅开始,尤其是我这个市委书记开始,就更要坚持。”

  董建伟心里终于放下了一块石头,他感觉陆为民是真心对事不对人,规建局有问题,他对事,并不针对王晓方这个人,而且从他的话里董建伟也意识到陆为民现在已经把心思开始放在了探索制度的建立和执行上来了,这是一个很微妙的转变。

  前期他感觉陆为民似乎还没有完全从一个市长的身份脱离出来,或者说还没有完全从一个内陆地区眉毛胡子一把抓的市委书记角色转换出来,那有些出格的话来说,就是手伸得太长,事情管得过多,市委书记的权力已经侵蚀到了市长的权责范围上来了,这种情况在内陆地区比较常见,但是像蓝岛这种计划单列市是不太适合的,但他没有指出,他相信省委既然把陆为民放在这个位置上,陆为民连这点儿自我调控能力都没有,那就太名不副实了,何况之前他也的确很想从陆为民的一些思路观点中来汲取一些更有益的东西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