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三十五节 有货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三十五节 有货

  连钱亚东自己都有些搞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会和这位市委书记关系变得如此尴尬而疏远的。

  照理说他觉得他自己就算是和陆为民达不到像金国忠和敬文祥与陆为民这样密切的关系,起码也应该做到和董建伟/井致中/田平山这样默契相处才对,可没想到一年时间下来,自己居然和这位市委书记之间的关系居然变成了这样,甚至他觉得自己连李辉南都不如,大概也就是比被撵走的毛小鹏好一些。

  原因是什么,钱亚东不明白,杜崇山为此还专门打电话问过自己,究竟是什么因素导致自己和陆为民关系不顺,需要不需要帮忙沟通一下。

  钱亚东拒绝了杜崇山的好意。

  在他看来,如果借助杜崇山的牵线搭桥,也就意味着自己无力改善与陆为民的关系,或者说在这场本来可以和睦相处的工作关系中自己居于了劣势地位,这也是对自己工作能力的一种不自信和否定,他不能容忍。

  起始原因是什么,似乎也不是什么秘密,自己和金国忠/敬文祥以外的其他人一样,都对这位新来的市委书记保持着一定距离,想要看一看这一位的表现。

  说实话,这也怨不得大家。

  这是蓝岛,堂堂的计划单列市,陈式芳也就罢了,那是实打实从蓝岛本土成长起来的干部,你一个外来户,刚来齐鲁工作不到一年不说,而且到齐鲁之前,在昌江也就是一个普通地级市的市委书记,进入常委也就那么几个月时间。你现在居然就敢堂而皇之的来担任蓝岛的市委书记,你要说让蓝岛的干部们个个都心服口服,大家都知道这不可能,所以保持一定距离,冷眼旁观。这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钱亚东觉得之前自己和董建伟/井致中/田平山/英若惠/任国勇/李辉南等人的表现并无二致,大家都在观察,包括陆为民不也是在观察大家么?但到后来,董建伟和井致中与陆为民迅速走近,任国勇也一样,而田平山也通过莱山王胜之事件之后与陆为民似乎有了共同语言。甚至连英若惠都与陆为民改善了关系,也就剩下自己和李辉南似乎还和陆为民有些距离。

  现在连李辉南都在刻意表现,以求重新赢得陆为民的认可,可能没有动作也就是自己了。

  问题是钱亚东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来表现和动作,那种丢掉人格自尊谄媚。他钱亚东做不出来。

  如果真的是纯粹的工作安排,合情合理的安排,他钱亚东当然没话说,肯定会尽力去做好,他没有非要去和市委书记作对的心思,也无意用对抗市委书记来博眼球,那既弱智,也愚蠢。

  他也希望扎扎实实做点儿实事。用这种方式来赢得陆为民的认同和尊重,钱亚东觉得这才是合适的。

  这一年来,钱亚东也一直在观察陆为民的所作所为。他想看看陆为民来蓝岛究竟有什么不得了的表现。

  陆为民在经济工作领域上的表现并没有获得钱亚东的认同,在他看来,你提出发展方向是对的,但是却具体到产业发展上,就有点儿收伸得太长了,侵蚀了政府的权力。置董建伟和井致中于何地?

  但钱亚东也承认陆为民的一些举措的确对蓝岛的散乱局面有很大帮助,也帮蓝岛稳定了局面。重新确立了发展路径,也就是说。如果说这是特殊情况下的举措,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成为常态化,那就不可接受了。

  好在陆为民似乎自己也觉察到了这一点,后期边少有干预政府那边的工作,当然,这可能也和陆为民把主要精力放在了调整毛小鹏以及向文东来之后为全市干部调整做准备去了。

  现在陆为民大概是觉得向文东在组织人事那边的摊子已经铺开,脚跟已经站稳,也就准备要做点儿事情了,所以钱亚东想看看陆为民究竟打算在哪方面干点儿什么名堂出来。

  法治?法治蓝岛,这可是个大话题,典型的路线正确,但任重道远,想要在这方面玩点儿噱头很容易,但是你要想真正做点儿什么,改变一些什么,那就难了。

  钱亚东不认为陆为民能在这上边作出点儿什么来,如果要搞噱头,哗众取宠,那他就只能说恕不奉陪了。

  陆为民说的内容都没啥说的,关键在于要干什么要做什么,具体落实到各个部门单位要干什么,要做哪些工作,要达到什么具体的目的和要求,这才是关键。

  陆为民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位政法委书记有些心神不宁,或者说心不在焉,这让他有些恼火。

  他无意要和钱亚东为难,现在蓝岛的局面不错,钱亚东虽然不太招人喜欢,但是也没有给自己找什么麻烦,中规中矩,该干什么干什么,如果能够一直保持这样的局面,他也可以接受。

  但前提是自己交代的工作,要求的目标,必须要达到。

  “老钱,说说你的意见。”陆为民淡淡地道。

  “陆书记说得挺好,我没意见,政法委下来会研究,安排和督促在全政法系统开展‘法治蓝岛’的工作推动。”钱亚东的话轻飘飘的。

  陆为民眉毛一掀,对方这是在给自己上眼药?不把自己的话放在眼里?

  金国忠似乎也觉察到了空气中的气氛不太对劲儿,赶紧插话:“老钱,‘法治蓝岛’是2008年度咱们蓝岛市委推进的一项重要工作,覆盖全市每个单位部门,在你们政法系统的工作更是重中之重,政法部门每个单位恐怕都要有针对性的拿出方案来,最好要有具体的方向和目标,这一点政法委要认真研究啊。”

  钱亚东对金国忠的印象还算不错,这位副书记虽然性格软了点儿,但是个实诚人,钱亚东和他虽然关系谈不上密切,但是起码的尊重还是要保持的。

  “金书记,既然是谈法治,政法机关肯定是义不容辞的,但政法系统各个部门都有自己的特点,怎么来落实法治,我觉得大概也得既要有共同点,也要有各自特色,具体怎么做,还要下来研究。”钱亚东语气寡淡,但还算平和。

  “老金,你是政法委书记,对政法工作也很熟悉,能具体说一说政法委的想法么?”陆为民再度插话,他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如果钱亚东始终这么态度暧昧,阳奉阴违的味道,他也不介意再厚着老脸要当一回恶人。

  金国忠也有些紧张,他也感觉到了陆为民内心压抑的火气,这位市委书记脾气算是不错,但是那也得分人看事,钱亚东本来就不太入他的眼,现在有这么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没准儿就就真的要把关系给弄僵了。

  钱亚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陆为民似乎对自己的这副态度很不满意,他心里也一样不满意,你这光是拿了这么一个提法出来,就要求自己谈具体意见了,有这样的事情么?

  但他也不愿就此和陆为民撕破脸,想了想,才勉强道:“有一些粗略的想法,还不成熟,比如,准备在政法系统内部建立一个冤假错案内部追究机制,从侦察到起诉再到审判,公检法三家的内部监督追究机制,这样可以督促公检法三家在办审案件期间更好尽职履责,呃,还有就是针对政法系统的具体单位有一些要求,比如公安和法院系统的人情案问题,怎么来解决?又比如地方保护主义怎么来杜绝的问题,也是一个难题,我觉得这些可能都不是政法委一家能解决的,甚至都不是市委市府能解决的,这是当前整个社会的一种惯性,要纠正,要解决,这是要从机制本身上来找根源,我觉得难度很大,治标容易,治本太难,周期性发作的趋势很明显,断不了根,你管得紧,过问得多,就好一些,稍微一放松,又故态复萌,缺乏制度体制的约束和保障。”

  钱亚东的话语气显得有些随意,似乎是在撩拨陆为民,但是话语内容却是相当具体详实,他是老政法了,对政法体系内部的问题知之甚深,所以他不看好陆为民提出的这个“法治蓝岛”,这不是哪一家能解决的,需要顶层设计,光是口头上大喊大叫,做一些方案,提一些要求,都是一阵风过去,实效有多少?这需要各种制度来保障和约束。

  陆为民倒是觉得很有意思,这钱亚东看来也不是肚里没货嘛,自己这么一逼,这家伙虽然语气不太好,但毕竟也说了一些具体的东西,他就想听听具体的东西来。

  “唔,老钱,这才像话嘛,回避不是办法,视而不见,或者畏难不上,那更不是我们共产党人的作风,我承认有些东西不是你我能解决,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建功,但是总要有人去做,哪怕改变一点,留下印记,那也得有人去做不是?”陆为民语气中正平和,目光如炬。

  第三更,理直气壮求票!(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官道无疆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