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三十六节 大事不糊涂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三十六节 大事不糊涂

  陆为民的态度让钱亚东也有些意外。

  他以为对方会吹毛求疵,但是却没想到对方说出这么一番堂而皇之天圆地方的话来,似乎还有点儿认可自己夹杂了一些牢骚发泄的观点,愣了一愣之后,钱亚东才接上话:“陆书记,法治建设,法治蓝岛,也不是政法系统这一块,实际上涉及到很多部门,我的理解,正人先正己,要想让整个社会都形成一个法治的氛围和习惯,那么首先要从市委市府做起,自上而下,由内向外,当然,政法系统首当其冲,义不容辞,我觉得应该从两块来做,第一是制度约束这一块,刚性规定,权利和义务,奖励和惩罚相结合,形成良好习惯,第二是制度保障这一块,你要人家遵纪守法,依法依规,但是又不提供实质性的保障,难免就会走偏,我觉得这怪不到具体部门头上,……”

  钱亚东看似信手拈来,但是在陆为民和金国忠看来,这却是有备而来。

  陆为民来了兴趣,手指在茶几上轻轻敲击,“唔,老钱,举几个例子来说说,咱们也好有针对性的研究。”

  “嗯,多不胜数,我以第二块来距离吧,交警也好,公路路政也好,上路罚款,完成任务,这已经是顽疾,可以说这么多年从未断根,百姓怨声载道,但根治了么?做不到,因为这些罚款有相当一部分会有返还,有些是和工作人员的个人收入挂钩,有些是和具体责任单位的财政拨款相连,你财政保障不了这些单位和人员的正常需要,甚至还给别人开这个绿灯,要求人家去完成罚款,部分返还作为填补预算开支,这不是公然制造不依法治国的举动么?再举一个例子,近期我接到一封群众来信。反应他的亲属被人杀成重伤多年,罪犯早已经明确,但是多年来始终未能归案,当地办案公安机关办案拖沓,每一次接到线索反映,都是跑一趟敷衍了事,从未主动去寻找线索抓捕逃犯,……”

  钱亚东也介绍了自己接到人民群众来信的这个情况,罪犯长期外逃,伤者家属也花了很多精力去寻找线索提供给公安机关。但是公安机关在抓捕逃犯时显然不够尽职尽责,都是就事论事,有线索就去跑一趟,基本没有主动去抓捕过,这让死者家属非常不满。

  “我也安排人对此做了一个调查,这个案子的情况很典型,而且类似情况恐怕在各地公安机关还很普遍,犯罪嫌疑人长期在外打工,四处流窜。公安机关也的确接到多次线索举报,派出民警进行抓捕不下五次,耗费出差费用超过二十万元,从地方公安机关反馈回来的消息。办案部门经费有限,如果每一个案件犯罪嫌疑人一旦得到线索就就要派人去进行调查核实,那么经费问题根本无法满足,这也迫使他们不得不小心的进行规划。所以自然而然在有些时候就显得不那么积极主动了。”钱亚东语气也充满了不平,“我们说我们的有些执法机关惰政怠政,其实责任不完全在他们。你经费无法保障,人员严重不足,怎么来要求他们要勤政要尽职履责?这就是一个机制保障问题,办案单位编制无法满足,经费严重不足,却要人家勤政尽责,人家也是人,也有家庭父母儿女,也一样需要休息,……”

  “当然,我不是以这些客观条件来为这些执法机关作托词,但是我们作为这些执法机关的上级部门,理应要为他们严格依法办事勤政尽责提供机制上的保障,满足他们在人员编制和经费上的需要,这也是我觉得我们在推进‘法治蓝岛’时,更需要考虑的问题。”钱亚东侃侃而谈,“再说说第一块,要有针对性的列出制度安排,像错案追究制度,要有具体东西,怎么来监督,怎么来追责,对哪类人员有什么样的责任,比如已经退休的,该怎么来处理,办案单位的领导该怎样来追究领导责任,这些都要有专门的调研,拿出具体策略,……”

  说实话,这算是陆为民第一次比较直观的和钱亚东进行对话,第一次调研时礼节性的程序性的,基本上也就是走一个过程,大致了解现状,而后陆为民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掌控大局上去了,对政法这一块过问也不多,也就是现在,把“法治蓝岛”这项工作提上了议事日程,这才真正和钱亚东开始有工作上的交织了。

  实事求是的说,起码在政法工作这一块,钱亚东还是有些想法的,就凭这一番谈吐,也还算是符合陆为民的胃口,当然仅凭这番言论,还不足以就让陆为民对钱亚东的观感就有多大的改变,顶多也就是比起以往来,多了几分了解罢了,要说到实质性上的东西,还得要看实际上的工作动作才行。

  谈话在相对融洽的状态下结束了,钱亚东的一些想法和意见还是给了陆为民一些不一样的感受。

  在对待“法治蓝岛”这项工作上,钱亚东代表的政法委提出了比较中肯的建议和意见,在陆为民看来,起码钱亚东是对这个问题下过一番苦功的,“法治蓝岛”不是陆为民今天才心血来潮把金国忠和钱亚东召集来说事儿的,在市委常委会上陆为民起码提过三次,只不过大家心思都集中在了其他话题上,对这项工作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包括金国忠。

  但钱亚东似乎在这个问题上还是比较敏感的,或者说是比较重视的,应该是有果一番准备的,这一点陆为民比较满意,说明这个政法委书记大事不糊涂,在陆为民没有特别点名的情况下,明白什么工作才是自家的重头戏,所以才会有所准备。

  *************************************************************************************************************************************************************************************************************

  半个月后,《党建之声》上刊载了一篇文章,《推动法治社会,政法系统当有所作为》的文章,文章以相当细腻的文笔和详实的论据,洋洋洒洒数千言,详细论述了新时期下构建新型法治社会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同时又从七个方面论述了当前形势下政法机关需要从以下七个方面推进制度改革,全力打造法治社会。

  紧接着这篇文章又在几天后的《法制日报》上被刊载,同时也介绍了蓝岛在构建法治社会工作上的一些想法和做法,谈到和法治和和谐之间的辩证关系,很有新意。

  这篇文章的署名都是**蓝岛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钱亚东。

  搁下电话,陆为民揉了揉太阳穴,他发现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动作越来越变成了自己遭遇一些难以决断的事情时,排解压力的一种方式了。

  电话是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于文隽来的。

  电话里于文隽详细询问了当前蓝岛市委正在着力推进的“法治蓝岛”工程,表示中央高层和省委书记高立文都对此十分感兴趣,专门交代要来蓝岛实地调研一趟,预计是在年前,于文隽要专门来蓝岛,对此项工作进行全面调研。

  这让陆为民有些着忙。

  这项工作才刚刚开始启动起来,一些具体工作也仅仅是刚拿出构想,一些工作还处于调研摸索阶段,怎么上边就这么感兴趣了?还中央高层,这不有点儿儿戏了么?这个时候来搞调研,能调研什么你说半年后来,或者说一年后来,或许陆为民心中还能有点儿底,现在来算什么?

  不过陆为民也知道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太大的发言权,既然于文隽是代表省委书记高立文的态度,同时也还透露出中央高层很感兴趣,那么这项工作就必须要提升到一个高度上来了,只是提升归提升,怎么来做才能让人家满意,这就有点儿费心思了,蓝岛现在的做法和构想合适么?

  中央感兴趣,那就绝对不是只是局限于政法体系这么简单,这就需要从整个党委政府的格局来考虑,不过陆为民也知道这肯定是那篇文章招惹的“是非”。

  当然,对这种“是非”,陆为民还是很乐意见到更多一些的,最好是各方面都能来一些这样的“是非”,这证明蓝岛的工作有新意,有亮点,才能博得上边儿的关注,蓝岛本来就不该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地方,无论从哪方面都不应该是。

  昨天有事,力争今天补上!求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