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五十八节 政治领导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五十八节 政治领导

  “我个人不太赞同采取那一类调解的方式,倾向于通过法院判决,有责任医院就要责无旁贷的负起来,医院医生也不是上帝,不可能每一个病人,每一个手术都做到十全十美,真的有纰漏,有疏忽,有责任,那么就承担起来,没什么大不了,这是我的理解,当然如果在法庭上达成庭外调解,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方式,可能医院希望以这种方式来避免对其造成声誉上的影响,我也能理解,但我觉得就应当通过法庭来实现。”陆为民语气显得很平静,“法治社会,就应当要树立一种法治理念,一切通过法律来进行调整,宣传部门也要多宣传一些这样的案例,通过这一类正面的案例宣传来影响全社会,让全社会逐步培养形成这种意识,尽可能的减少非诉讼而要通过上访达到目的地这一类现象。”

  “嗯,陆书记的意见我很认同,通过法律而非上访来实现目的,这就是我们要达到的目标,这里边关键还在于政府的公信力问题,民众之所以要采取上访而非诉讼来实现他们的一些目的,我的理解原因有三个,第一,他们认为法院和他们所要诉讼的对象,比如政府机关,医院等这一类部门单位都属于公器,会相互‘勾结’,使得他们的利益难以得到保障;第二,诉讼所需时间和精力费用太长太大,他们难以耗得起;第三,就是他们自己可能也觉得自身理由不够充分,认为通过诉讼难以成功,希望通过这种胡搅蛮缠施加压力的方式来达到目的。第三类我们不谈,前两种,第一种尤为突出,所以我们一方面要加强政府公信力建设,让老百姓认同信任,这也和我们提出的依法行政有很大关系,只有你坚决依法行政依法办事,你才能底气足。身板儿硬,另一方面就是强化法院独立审判不受外界任何因素的干扰这一关键要素,只有真正做到这一点,老百姓才会逐渐接受这一方式。无论是告行政部门还是医院/国企/富人等在他们心目中的强势群体,他们才有信心。”

  钱亚东说得很详尽,陆为民也听得很仔细,他发现这位政法委书记肚里还是有点儿货的,思路清晰。条理分明,对自己的意见想法理解也很透彻,自己以前倒是有些小瞧对方了。

  自打启动“法治蓝岛”建设活动以来,陆为民和钱亚东的关系已经改善了许多,从最初的冷淡疏远逐渐转为正常的工作关系,进而更进一步,现在已经算得上是比较融洽了。

  陆为民也没有刻意去拉拢示好,同样钱亚东也显得很淡然,双方就这么通过工作中的接触合作,慢慢地形成了现在这种介乎于普通工作关系和关系密切的同事关系之间这种特殊状态。

  “第二种。诉讼所需时间和精力费用太长太大,导致老百姓难以耗得起的问题,这可能需要进一步改进我们的司法援助体系模式,另外也要从法院审理的效率上来解决这个问题。”钱亚东挥洒自如,“老焦也多次和我提起,咱们蓝岛法院系统编制偏少,人员结构不合理,加上薪资水平的条件不具有吸引力,难以吸引到一些优秀的人才进入法院体系,这几年法院体系流失的人才不少。他们纷纷辞职进入律师队伍,很多人却北上广深这些薪资条件远好于蓝岛的地方,收入颇丰,这也刺激了在职的法官们。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政法委也正在进行一次调研,主要就是针对法官和检察官以及公安和司法警察这两类特殊公务员的薪资报酬问题,蓝岛经济发展了,城市规模越来越大,像公检法司这一类的特殊公务员类别,要比普通公务员承担的风险责任和压力更大。理应从津贴补贴这些方面予以保障,否则这个群体的人员素质会日渐受到削弱,……”

  钱亚东借势又把当前政法系统存在的那些结构性问题介绍了,陆为民也没有制止对方有意把话题拉偏的做法,毕竟他对蓝岛政法系统的了解还不是太直观,之前更多的精力都放在了其他工作上边,现在适当把精力向这边倾斜,也在情理之中。

  “亚东,既然你们政法委也在对全市政法部门进行一次调研,我看这很有必要,搞清楚现在全市政法系统究竟存在着哪些问题,哪些问题是亟待解决的,哪些问题需要分步骤来解决,怎么来解决?一时间解决不了的,或者是体制性问题,又该怎样来创造条件为最终解决问题做准备?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有一个长远的考虑,嗯,亚东,我看这样,你们政法委牵头,市委政研室也要加进来,人事和财政上也抽一两个人进来,就所有问题进行一个全面的调研摸排,把问题梳理出来,做一个轻重缓急的分类,哪些是马上需要解决而又能够解决的,哪些是一时无法解决,但是通过创造条件可以解决的,哪些是体制性结构性问题,短期内无法解决的,都好好梳理梳理,早点儿拿出解决方案来,市委常委会可以开一次专题会议进行研究审议。”

  陆为民也是一个行动派,既然政法委已经有了这个计划,那么他当然不会搁置,有些工作坐到前面是必须的,尤其是伴随着蓝岛经济日趋成熟,城市发展日益扩大,人民群众对对城市管理执法服务的要求也更高,这也要求政法系统要有一支能够扛得起重担的队伍来,而要打造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不仅仅要求从严管理,同样也要求从薪资/装备/基本素质等方面来保障,这一步越走在前面,效果就会越好。

  *************************************************************************************************************************************************************************************************************

  于铁君和焦文广也都在观察着陆为民的态度。

  两人与钱亚东的关系都不错,在工作中也比较合得起手来,不过两人也都清楚钱亚东最初是和当初新来这位市委书记不太合拍,这让二人也都有些担心今后的工作会不会受到影响。

  于铁君在去年春节时候也曾经因为小事儿和陆为民一家有过交织,不过却没有太多深交,而焦文广则是一直没有和市委书记有什么私下的交道,但是他却感觉到市委书记对法院系统的工作尤为重视,几次在法院专报上签署意见,提出他对法院工作的要求,尤其是要求法院纯洁法官队伍,抵御外部歪风邪气侵袭,同时专门强调要排除地方党委政府和领导官员在具体案件审理上的干扰。

  焦文广甚至专门保留了一份陆为民在一份专报上的批示,指示在审判案件过程中要排除一切干扰,依法断案,这个干扰也包括他这个市委书记,强调市委和市委政法委对法院的领导仅止于对法院整体工作政治方向和组织人事的领导,不是对法院具体案件审判的领导指导,这个批示是焦文广从事法院工作近三十年来所见过的最为明确和直接的批示,明确指出党委对法院的领导不包括具体个案审理,不得干预具体案件的审理。

  哪怕这只是一个姿态,也让焦文广心潮起伏了,党委领导一切这已经成为金科玉律,哪怕是一些具体案件,一些领导也经常以案件影响大或者关系重大为由干预断案,甚至直接插手要求法院按照他们的意图来裁定,而这位市委书记却打破了这一铁律,明示不允许这类现象的出现,甚至要求要在法院形成这种规则习惯。

  从钱亚东那里焦文广也听说过,说陆为民屡次三番在市委常委会上强调党委对法院的领导要有明确界限,只能是政治方向的领导和组织人事的领导,甚至也要求政法委作为党委领导政法系统的专门部门,也要遵循这一原则,不能动辄就具体个案搞什么公检法三家协调,该怎么侦察怎么侦察,该怎么提交起诉就提交起诉,该怎么监督怎么监督,该怎么审判怎么审判,各司其职,各尽其责。

  连钱亚东自己都不无自我调侃味道的政法委会议上说,他这个政法委书记现在是越来越清闲,越来越高瞻远瞩,只负责政治领导,这也是一种政治进步的表现,他本人倒是很乐见其成。

  最后时刻了,求票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