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六十二节 缘遇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六十二节 缘遇

  蓝岛这一两年很火,她也听到不少评论,只不过这一年多她自己也处境不佳,几桩事情都把她给卷了进去,沪上那边刚脱身,石化系统的大风暴又把她给牵扯了进去。

  连续几次被带走讯问,出来没几天,又进去,再出来,再进去,按照那些人要求的,她只能老老实实呆在京里某一处,不能出远门,就是出门也得要报告,也就是说要随传随到,有点儿像是监视居住。

  涉及到多年前的事情,吕嘉薇也早有预料,她也知道有些东西也躲避不了,该来的迟早要来,虽然努力想要把自己给摘出来,但是毕竟以前还是有些瓜葛,说句难听一点的话,原始资本的积累带有黑色印记,这在很多人那里都是免不了的,而这也就成了你的阿克琉斯之踵,那你就始终逃不掉,只要共产党要追根溯源,那你就得要皈依伏法。

  所以即便是吕嘉薇早就预料到了一些事情,也竭尽全力做了很多应对准备,但当大风暴袭来时,她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卷了进去。

  好在已经有各方面的准备,吕嘉薇倒也能坦然面对,该说什么说什么,甚至是很理性坦率的交代了许多问题,这让负责审查的人都有些讶异,私下探讨时也曾经问过她的考虑,吕嘉薇自己也很开诚布公的表示她早有预料,所以没什么好纠结和狡辩的,她相信说清楚问题之后,可以获得一个满意的结果。

  需要交代的问题其实并不复杂,纪检人员要了解的东西在她这边并不多,至于说人脉关系换来的资本交易,很多东西很难有个界限区分,吕嘉薇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角色,似是而非的东西,模棱两可的东西,那么就应当以法律来划线界定,她有自己的律师团队。并不怯于表明自己的立场。

  当然律师团队只是一方面,关键在于很多东西在前期吕嘉薇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处理好了首尾,过了这么多年,很多东西本身也就难以查清楚。尤其是一些本身界定不明的。

  但即便是这样,吕嘉薇能够脱身走出来完全获得自由,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吕嘉薇觉得值得,现在的她可以理直气壮的走在中国任何一处土地上。因为这一次长达一年时间的过程,基本上就算是把以前的她和现在的她做了一次彻底切割,现在的她可以不再为以前的种种困扰烦心了。

  “吕总,这家追梦岛咖啡屋和蓝岛创业孵化园/蓝岛创业中心都有很密切的联系,在这里云集了诸多创业者和天使投资人,这里每天都有两三场演示,都是创业者自己亲自来做介绍,吸引投资者,……”跟随着吕嘉薇的男子近走一步,小声介绍道。

  “唔。看样子氛围很好,很热烈啊。”吕嘉薇随意的四处打量了一遍,“每天都有这么多人?”

  “差不多,创业孵化园里现在有过千家企业,他们有的需要第二轮第三轮融资,一样也要来演示,另外更主要的还是创业中心里的初次创业者,他们一般是经过创业中心筛选之后,并进行了适度的包装才来展示,这样更容易赢得投资者的青睐。”男子也很熟悉这里。有条不紊的介绍着:“除了这里外,在滨海新区那边也有一个类似的咖啡屋,但规模不及这边,那边显得更成熟一些。主要是一些较为成熟的项目/技术的推介,但融资需求额度也要比这边大不少,我们嘉华创投在那边也有专业人员驻守。”

  “哦,现在都说蓝岛的创业投资环境是最好的,天使投资和风投也都最青睐这里,看来不假。就这份气氛,很多地方就拍马也赶不上,很难得啊。”吕嘉薇也认同这里。

  “是啊,吕总,蓝岛的创投环境的确是Numberone,这一点毋庸置疑,虽然京沪深现在也在迎头赶上,但是蓝岛不仅仅是这份创投环境最优,它还有一点优于其他城市,就是它的自然环境和气候环境,归结起来就是生活居住环境,这里气候宜人,冬暖夏凉,而相比之下,京沪深恶劣的空气环境和糟糕的交通状况,足以让人崩溃。尤其是那些从国外归来的创业者,很多都无法适应京沪深在空气和交通上的恶劣环境,所以蓝岛在这一点上最能打动他们,我接触过一些海外归来的创业者,也和他们探讨过很多,实事求是的说,京沪深的确有很多比蓝岛更具优势的地方,但是一个对健康造成很大威胁的空气质量足以让很多人放弃那里,因为这些人既要对自己的健康负责,同样更要对自己的家人负责。”

  男子显然也是对蓝岛的投资环境有过非常深刻的分析研究,对蓝岛这边的人员也有比较熟悉的了解,谈到的见解也很真实。

  吕嘉薇对蓝岛并不陌生,这里是上一届金鸡百花电影节的申办地,但她当时因为深陷石化门事件无法脱身,虽然旗下也有一些资本投入到了一家影视制作公司,但是却未能来蓝岛,今年的奥帆比赛她却来了,在蓝岛住了两晚,不过并未和陆为民联系过,因为她知道一来陆为民当时很忙,二来自己刚出来,身份还有些敏感,她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

  蓝岛的环境和气候的确没的说,和京沪相比,蓝岛各方面都更优越,当然也有不少不如京沪的地方,像高校和科研机构以及人力资源上是远强于蓝岛的,一个是政治文化中心,一个是经济中心,这都不是蓝岛能比的,但蓝岛的优势也很突出,再加上蓝岛对创业上的扶持,使得蓝岛在各大高校和科研机构里边是名声大噪,甚至在国外都变得相当有名,甚至有不少人已经把蓝岛视为全中国创业环境最优佳的城市,也是最适合海归定居的城市,这里各方面的环境其实和美国的西雅图/加拿大的温哥华更相似,当然人要多得多。

  “卫总说得很在理,吕总,我们这几个月也接触了很多拨创业团队和个人了,国内的是看重这里对创业的扶持力度以及完善的服务环境,尤其是那些刚刚从大学毕业的,基本上没有资本积累,连最基本的研究经费都很拮据,所以他们很节约,蓝岛这边能够给他们提供创业和生活的基本保障,所以他们非常乐意;而国外回来的,对生活环境比较看重,因为长期在国外,国外非常良好的空气和自然环境已经让他们很适应了,所以想京沪深这些地方,可能其他创业条件满足了,但是在生活环境上却难以适应,所以蓝岛就成了他们的最佳选择了。”另外一个略显年轻的男子接上话。

  “那我们嘉华创投就应该加大力度在这里深耕,也许会有更多更好的机会在等待着我们。”吕嘉薇欣然道,目光流转间却看到了一个相当熟悉的身影躲在靠近落地玻璃窗处的角落里,眼神也是一变。

  “怎么了,吕总?”卫总也注意到吕嘉薇眼神的变化。

  这位吕总据说来历很复杂,但是人脉背景却很厚实。

  前一段时间起码断断续续有好几个月时间失联,经常联系不上,但是几天之后电话又能打通了,几次邀请对方到沪上和蓝岛来考察,总是以各种理由推托,所以也让他很是纳闷儿,不过这位吕总有一点很好,不干预嘉华创投的一般业务,很多时候只是听取汇报,这让他才有些放心。

  “没事儿,看到一个熟人。”吕嘉薇脸上浮起一抹愉悦的笑容。

  *************************************************************************************************************************************************************************************************************

  看见那个女人婀娜娉婷迈着优雅的脚步走过来,陆为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她。

  据他所知,这个女人应该是和震动全国的石化事件脱不了干系的,连他甚至都受到了一些牵连。

  宋州石化项目就被牵连其中,他作为时任宋州市委书记当时力推这个大石化项目,与武汉进行了激烈的竞争,最终这个大石化项目花落宋州,难免就会有人怀疑这里边有猫腻。

  对这个情况陆为民也有心理准备,不过宋州市委市政府没有参与其中,完全是商业行为,至于说梁炎的昌达实业在里边有什么猫腻,他一概不知。

  他的确不清楚,因为他不愿意去知道,所以他就不会知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