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六十六节 啃硬骨头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六十六节 啃硬骨头

  不过陆为民也知道这项工作责任并不在董建伟一个人身上,准确的说应该是整个蓝岛市委市政府,包括他自己在内,都有责任,他现在有些急躁的情绪,也是因为看到了其他一些城市的地铁项目都在纷纷启动,心里有些发急而已。

  蓝岛本来是国内最早提出地铁规划的,可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九十年代搁浅之后,就始终没有真正启动起来,在陈式芳时代本来也有一个比较好的机会,但是陈式芳心思却不在这上边,都放在了如何发展房地产业上去了,认为这地铁真正要建好,都是好几年后的事情,所以主动搁置,这才拖到了陆为民来之后才重新启动。

  地铁项目本身中央就在严控,审查极其严格,对于所在城市的各方面要求也很高,但是无论如何,蓝岛是从社会经济事业基础上来说是绝对够格的了,蓝岛地面交通建设相对较好,所以蓝岛市民和市政府暂时还没有感觉到交通拥堵带来的巨大痛苦,但是陆为民可以预料得到,按照目前蓝岛的发展要不到三年,甚至两年,蓝岛就会陆续出现交通严重拥堵的状况,而这种现象一旦出现,就会迅速蔓延,一年比一年厉害,而地面交通的拥堵也绝对不是靠扩展城区大修道路就能解决得了的,这需要一个综合性的解决方案,而地铁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

  可地铁的建设过程又是漫长的,远比公路交通复杂,耗时更长,这种交通方式需要有更长远的规划和预见,蓝岛其实已经预见到了,但是却在执行上拖了后腿。

  陆为民知道也许自己在蓝岛呆不了太长时间,但是这两年时间呆下来,眼看着蓝岛的局面越来越可喜,应该说现在蓝岛的社会经济事业发展已经走上了正轨,尤其是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发展相得益彰。蓝岛已经具备了挑战京沪深的势头。但是蓝岛在某些方面的基础仍然是弱于京沪深的,像交通一环中的地铁就是如此。

  伴随着蓝岛城市人口的猛增,交通瓶颈压力很快就会突显出来,如果再不及时推进地铁建设。三五年后,蓝岛的交通拥堵状况也许就会超过京沪深。现有的竞争优势也许就会变成劣势,这是陆为民最为担心的。

  可持续发展战略应该成为蓝岛的一大特色,而要保持蓝岛当前的发展势头可持续。陆为民认为蓝岛需要在一些重大的基础设施上攻坚克难,为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发展打好基础。

  地铁就是其中重要一环。

  越是觉得自己可能在蓝岛呆的时间不多了。越是希望能够给蓝岛留下一些“遗产”,两年时间让陆为民已经对蓝岛有了相当感情,他希望能尽自己所能为蓝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建伟。这事儿我也有责任,今年你的工作很忙。压力也很大,致中也一样,但是地铁的事情审批权限在国家发改委。人家一句话,我们就得跑断气,不过这不是我们可以把这项工作搁下来的理由。大家都清楚地铁项目重要性,不需要我多说,这项工作要抓起来,而且要抓出效率,我看还是由我来牵头。”陆为民思考了一下,才缓缓道。

  其他三人都有些意外,井致中忍不住插话:“陆书记,这恐怕不妥吧?我看还是由……”

  “致中,我不是说我要来过问具体事宜,但我知道发改委那边的门槛不好过,可现在时间如此紧迫,已经容不得我们再这样磨磨唧唧的拖下去了。我的意见是方案暂时不再调整了,先报上去,力争批下来,而且这个试验线路,我的意思是也就不要等这个所谓的试验线路建成运营之后再来考虑别的线路,我觉得这太保守了一些,我的意见是把试验线路分成三段,三段次第开建,但是第一段可以短一些,力争早日建成投入试运营,积累经验,但其他几条线路,可以根据实际需要,陆续开建,不要等,经验我们既可以自己积累,也可以借鉴国内其他城市的嘛。”陆为民摆摆手,“具体工作还是市政府这边来做,我的意思是我来牵头跑国家发改委,有问题咱们解决问题,不拖了!”

  见陆为民态度坚决,董建伟和井致中以及英若惠都不再多赘言了。

  “对了,若惠,你不是说国家建设部有一个支持地下管廊建设的试点么?咱们蓝岛条件很适合,这也是一个契机,前期我要你和建设局国土局一起摸摸底,怎么样?”陆为民今天把市政府这三位主要角色抓过来,就是铁了心要解决几项最棘手也最具挑战性的工作,这也是他能为蓝岛留下的最后一些“遗产”了,硬骨头他来牵头啃,招骂名他来承担,上边跑关系门道所欠人情由他来扛着,这就是他的想法。

  “陆书记,这事儿我们还在摸底,因为涉及到多个公用事业部门,利益权属牵涉非常复杂,调查就已经很招人恨了,有些部门一听说这个都不太配合。”英若惠一听这事儿,忍不住苦笑。

  陆为民也知道这也是一件极其烫手的事情,目前国内只有沪上搞了一个试点,还有就是深圳也在探索,但陆为民知道这是一个发展方向,现在国家建设部既然有政策扶持,蓝岛当然要去抢这个名额,无论是政策还是资金,能够落实下来,都是收获,哪怕没有这些奖励政策,蓝岛也一样迟早要干。

  “这样,你把具体存在的问题和困难梳理一下,交给我看看,这事儿我觉得宜早不宜迟,尤其是中央有资金和政策扶持,不用白不用,……”陆为民见英若惠想说什么,点点头,“若惠,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就是这种地下管廊投入很大么?涉及到诸多部门利益大家大肚皮官司不愿放手么?中央那点补助资金远远不够,这我知道,但是你想想这个管廊建起来了,我们日后要省多少心,要少多少麻烦?我觉得值!至于说利益权属,肯定免不了有人要阳奉阴违,有人要过桥抽板,有人要软磨硬抗,所以我说这事儿还是交给我来牵头,让我来会会他们,一家一家的来剃这些硬茬,是电业局,还是三大电信营运商,亦或是油气供应商?在商言商,允许发表意见,允许磋商,但是谁要挡路,那就不行!”

  董建伟和井致中似乎都觉察到近期陆为民的状态似乎有些没对劲儿,怎么一下子又有些回归到刚来蓝岛时的那种状态了?对具体工作的过问突然多了起来,是真的对市政府这边的工作不满?好像也不是,像政府的具体事务他也没有怎么过问,倒是对这些老大难的硬骨头问题突然热衷起来了。

  像地铁项目,这也是拖了几茬了,不完全是蓝岛方面的问题,国家发改委那边设置的障碍也不少,往往都是骨节眼儿上给你打下来,很伤士气,当然你也不能说发改委那边有啥猫腻,人家严格按照标准来,可有的地方人家可以先上车后补票,一些先期工作可以先做起来,但如果你没有疏通好,自个儿就要动起来,没准儿下一步问责书就要下来了,所以这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关系亲疏问题,国内的实情就这样。

  同样像地下管廊建设,中央已经有明确政策出来,大力支持,既有财政补贴政策,也有对央企介入这些项目的融资扶持政策,算是一个拉动,当然这财政补贴政策怎么落实,还有央企介入项目融资扶持,都是一些非常专业而具体的事情,不同的人,不同的地方,操作起来,也许差异就很大,给1000万补贴也是补贴,给5000万补贴也是补贴,你有特殊性,人家还更有可行性,所以也需要有强力人士来运作才行。

  还有刚才英若惠提到的涉及到诸多部门的利益权属问题,原来各单位都有自己的工程公司来负责施工,现在你要一家一网打尽,人家工程公司怎么活?这投入怎么来计算?分摊到各单位各企业,涉及到央企和地方企业,还有像国家电网这样的巨头,怎么来划清楚日后的权属问题,都是非常具体的问题,一样需要来协调,而这活儿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下来的。

  很多事情地方政府也无法一言而决,尤其是涉及到有中央部委,有垄断性央企,你就得需要和对方交涉,打嘴皮仗,可人家不属于你管,人财权你管不到,自然不会对你俯首帖耳,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陆为民突然主动站出来要求要把这些工作揽过去,当然是大好事,可这种变化还是让董建伟和井致中有些吃惊,他们担心是不是有什么其他意外事件才让陆为民有此种变化,不搞清楚这里边的底细,他们还真有些不踏实。

  呐喊一声,再求1000张推荐票啊!(未完待续。)好若书吧,看书之家!唯一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