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七十节 合谋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七十节 合谋

  黄田信大笑,“我当然知道你是坚决服从绝对支持的,要不你也不会在我这里和汉中那里四处吆喝要项目了,对了,你还在鼓捣着那几个大项目,地铁,地下管廊,还有蓝连高铁和太石泉蓝高铁客专,一个比一个猛,可见你这个人还是犬儒主义啊,反对归反对,但是对自己有利的,还是毫不犹豫的伸手了。”

  “省长,这可不叫犬儒主义,我们是共产党人,服从命令是纪律要求,我也在常委会上谈了我自己的一些看法意见,当然只是保留,这也属于在工作思路上的一些分歧罢了,可千万别上纲上线,至于说您说的那个,既然中央决定了,我们当然要服从,自然也就要针对我们蓝岛实际来,这也很正常吧。”陆为民不以为然的笑嘻嘻道。

  黄田信也是笑着摇头,这家伙也是见缝就钻,虽然明确不太认同中央的动作,但是涉及到蓝岛的利益却是丝毫必争,而且甚至还在不断升温。

  “中央和省里的项目你们很来劲儿,那说说你们市里边自己的打算呢?汉中和我说起过,说你你们蓝岛这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跑中央和省里的项目无比来劲儿,可你们自己市里边的规划却是迟迟出不来不说,而且力度不大,形成了鲜明对比,这是怎么回事儿?”黄田信看着陆为民,语气逐渐恢复正常。

  陆为民也知道秦汉中肯定是要告状的,实际上在董建伟和井致中分别去向秦汉中做过回报之后,回来向他汇报之后他就知道这个情况肯定要被抖落出来。

  秦汉中对蓝岛的想法很不满意,对蓝岛的这种举动尤为看不惯,实际上也就是对自己的这种行为看不惯。

  陆为民也能理解,不过理解归理解,他还是得按照自己既定的规划推动,不会受到别人的影响来打乱蓝岛既定规划。

  能够争取到中央和省里的项目和资金当然是蓝岛要竭力做的,但是对于蓝岛自身的财政资金怎么来使用,蓝岛却有些不同于中央和省里。也不同于其他一些城市。

  陆为民的意见是可以在民生项目上加大投入,比如污水处理厂的改扩建,一批中小学校和幼儿园的新建,尤其是针对目前市区内中小学和幼儿园小区规划不太合理。一些返迁房/拆迁房小区周围学校和幼儿园不足的情况,加大这方面的规划投入,可以说与其他地市相比,蓝岛自身投入和动作相当谨慎小心,甚至可以说保守。这也是秦汉中最为不满的。

  除了在滨海新区和沧海区的部分基础设施建设外,蓝岛基本上没有其他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大动作,而且这些规划也基本上就是原来就有的,只不过“装模做样”的又调整了一下,改头换面了,拿秦汉中的话来说,那就是纯粹来糊弄省里。

  对此陆为民也有他自己的说法,蓝岛市本身就已经规划部署好了的,按照计划有序推进就行了,没有必要打乱计划急于求成。如果其他地方是因为需要一批基建项目来拉动自身经济发展,那么在蓝岛则不需要,中央和省里的大项目是对整个蓝岛环境设施的改善,而蓝岛内部的环境优化蓝岛有自己的规划构想,所以蓝岛争取前者是理所当然的,而后者则要分步骤按计划进行。

  陆为民把自己的道理一一道来,黄田信也只是含笑倾听,一直没有表态,一直到陆为民很明确的表示蓝岛从去年开始就一直有很大的投入放在了滨海新区/经开区/十关区/莱山区等几个经济增速最快的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上,现在已经初具规模达到了预期目的。当下蓝岛需要做的根据自身情况,有针对性的查缺补漏,像中央提出的一些民生性的工程,蓝岛当然会毫不动摇的加大投入。但是在基础设施建设上,还要根据情况而定,暂时没有考虑上更多的大基建项目。

  “为民,说一千道一万,也就是你们蓝岛只想用中央和省里的资金来推动基础设施建设,但你们自身却不愿意启动一批项目?这可有些不符合中央的政策意图啊。”黄田信其实已经弄明白了陆为民的意图。说内心话他也更赞同蓝岛这种实事求是的做法,但齐鲁全省和蓝岛情况还不一样,还有一些内陆地区的基础设施偏弱,省里也需要在这些地区启动一些诸如铁路/公路/农田水利等项目。

  “省长,咱们这算是实事求是吧?这也是咱们共产党人作风不是?”对黄田信的质询,陆为民也不怵,“咱们蓝岛也有蓝岛的做法,民生工程咱们也在上,当然可能省里是不是觉得我们在这些方面力度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考虑,比如我们要在打造孵化园/创业园和产业园的基础设施建设上也还是有一些动作的。”

  “哦?什么动作?”黄田信很感兴趣。

  “比如我们会进一步完善这些园区的各方面生活娱乐设施,进一步让整个园区变得更具人性化,让在园区工作生活的人们能不出园区就能完成一切需要,另外在外围基础设施建设上也会有完善。”陆为民有选择性的说了一些,“还有我们也打算出台一些政策,由政府提供部门财政资金和金融机构对接,来推进一些贴息贷款和担保性的补贴,促进我们蓝岛确立的一些主导产业和优先发展产业的发展。”

  黄田信也听出了陆为民的一些弦外之音,蓝岛有自己的发展规划,未必一定要通过基础设施来拉动,他们更有自信,不需要过分在这方面的大投入,一样可以让经济在更健康的路径上发展。

  对这一点黄田信反而更高兴,甚至有些欣慰。

  他对于这种靠大投入在基础设施上的方式也还是有些看法的,作为前工信部的党组副书记/副部长,他很清楚现在国内一些产业依靠高耗能和牺牲环境来作为代价,而而这一类行业中一些规模小/环保不达标的企业早就该被淘汰掉了,但地方保护主义的盛行,地方党委政府对GDP政绩的追逐,使得中央屡屡下文,但是却收效甚微,原本可以利用这一词金融危机压缩掉一批落后产业,但是却没有想到中央从保发展稳增长这个角度来考虑,出台这种方式的政策措施,实在让他有些始料未及。

  这种不加考虑的一味依靠基础设施建设上的大投入来拉动经济发展的弊病有多大他太清楚了,尤其是一些本来已经过剩的产业本来该压缩掉的,但是经此一役又能苟延残喘,但是越拖到后边,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越难,到时候付出的代价也会越大,只是出于他这个位置,却不能质疑中央的这些决定,要服从大局。

  “为民,这事儿既然你们蓝岛心里有底,我就不多说了,汉中那里,我可以找机会和他说一说,不过瓒煦书记那里得你自己去好好汇报,我看瓒煦书记也不是很认同你们的这种做法,当然,瓒煦书记站的角度不同,你们蓝岛今年的经济增长的确不错,但是你们蓝岛还是齐鲁的蓝岛嘛,既然你们发展不错,为什么不能在把速度拉起来一点呢?不说其他,也可以为全省的经济增长做更多的贡献吧?”黄田信把身体靠在椅背上,“九十月份全省经济增速大家都看到眼里,一些地市的经济下滑很厉害,瓒煦书记很着急,你也要理解,不求得他的理解和谅解,恐怕不行。”

  陆为民清楚这是黄田信在给他支招了,秦汉中那里问题不大,黄田信作为省长,如果认可,秦汉中自然也说不出个啥来,但是梁瓒煦那里却不行,得自己去想办法。

  “省长,瓒煦书记那里我也在考虑,你给我支个招呗,我是实在觉得泥鳅黄鳝拉到一样长不合适,各地有各地的实情,也不能一味求同不是?”陆为民皱着眉头道。

  “我没法给你支招,这招得你自己去想,不过瓒煦省长对于产业结构这一块的调整还是很看重的,我觉得你不妨在这上边琢磨琢磨,如果你们市委市府能够出台一些政策,比如财政补贴或者贴息贷款,亦或是担保上做做文章,推动你们蓝岛一些企业上在技改上加大投资,或者研发投入上加大,也许会让瓒煦书记感兴趣。”

  黄田信没把话题点明,但是陆为民却马上就明白了,如果能够刺激和调动企业上投资积极性,在调整产业结构和产业升级,或者是技改研发这一类的固定资产投资,也一样可以说得过去,总而言之,你得给省里一个交代,不能别的地方都在配合中央和省里出台政策项目有动作,你却在那里不动声色,而且还要争取中央和省里项目,自个儿却一毛不拔。

  啥也不说了,唯有努力回报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