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节 回乡偶遇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节 回乡偶遇

  延着昌江江岸小跑了一圈,身上出了一身毛毛汗,陆为民这才放慢脚步,随手用搭在颈项上的白毛巾擦拭了一把额际有些渗出的汗意,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昌州的空气。←,

  昌州的冬季雾天不少,临江,水分充足,沿岸的绿植搞得很不错,不能不说唐天涛在执掌昌州之后,昌州还是有些变化的,陆为民原来一直对唐天涛还是有些成见,但是现在看来,起码唐天涛在昌州干得很不错,经济上来了,民生工程也兼顾了,一些面子活儿也干得不错,也难怪唐天涛能迅速成为省委常委/昌州市委书记。

  大年初二,这一大早的,起来锻炼的人并不多,路上多是老年人,而且估计都是长期锻炼养成习惯的那一批人,真是那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人,今天是绝对不会出来锻炼的。

  人少反而更好,陆为民最不喜欢那种人来人往挤着活动锻炼的情形,这种偶见匆匆而过的行人,才更符合锻炼的心境。

  他是昨天回的昌州,三十他就离开了蓝岛返京,在京里住了一晚,算是团年,然后正月初一一大早就回昌州了。

  父母年龄越来越大,陆为民也觉得该经常回来看看了,老年人越老越怕孤独,所以也特别渴望晚辈回来聚一聚,尤其是孙子辈的,就更是喜欢,所以陆为民也是让苏燕青戴着窈窕回来,好好陪陪自己的父母。

  窈窕也挺懂事儿,每天陪着爷爷奶奶,小嘴也甜,把爷爷奶奶哄得心花怒放,连苏燕青都有些嫉妒女儿怎么就这么得婆婆公公的喜爱,而自己这个儿媳妇却总还像隔着一层。

  如果不算上隋立媛的孩子。现在陆家一家有三个孩子了,陆拥军/陆为民加上陆爱国,只有陆志华没有孩子,不过陆志华特别喜欢窈窕,而且也对隋立媛的那个孩子很宠爱,几乎每一次去沪上都要去看看。而且上个月陆志华去澳洲度假,还去悉尼见过隋立媛和孩子,回来也和陆为民提起过,不无感慨,倒是让陆为民有点儿小尴尬。

  隋立媛已经正式移民澳洲了,定居悉尼,去年十月份走的,十二月份回来了一趟,也给陆为民通过电话。

  现在两人之间的感情越来越亲情化。反倒是少了许多往日的那种炽热。

  按照隋立媛的说法,她现在已经从世纪风华正式离职,准备长年定居澳洲,当然一年也要回来几趟,算是不断根。而且她现在的英语居然也操练出来了,在澳洲那边还很有点儿如鱼得水的感觉,完全感受不到语言障碍,加上那边华人也不少。所以融入的速度大大超过之前她自己的预料,所以她很满足。

  在昌州呆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这让陆为民有一种说不出的留恋感,不仅仅是昌州,宋州,丰州,都是如此,陆为民对昌江的一山一水一木都有一种莫名的怀念。虽然在齐鲁在蓝岛干得也挺顺手,心气也挺顺,但是毕竟自己去齐鲁的时间太短了一些,按照他自己的估计,如果没有五到十年的生活经历。你很难真正的融入到一个地方去,当然,这种融入不是指工作,更多的是指生活。

  而自己生于昌江,长于昌江,除了四年大学生涯在岭南,自己一生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昌江工作生活,对昌江的印痕已经深入骨髓了。

  陆为民也很清楚自己不可能一直在昌江工作,尤其是在升任副省级干部之后,交流几乎已经成了必然,去齐鲁也在情理之中。

  实事求是的说,齐鲁条件要比昌江好,地处沿海,改革开放的气息深入使得齐鲁人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而在接受产业/资本/项目和外来新理念时都更包容和开放,不过昌江这几年的发展速度也不慢,俨然有了中西部内陆地区头羊的姿态,经济总量虽然还无法和一些经济和人口大省相比,但是这几年经济增速都一直在中西部地区保持着前三,彻底甩掉了经济落后地区的帽子。

  陆为民即便是在蓝岛,也一直很关注昌江这边的发展,昌江的经济发展也不太平衡,基本上形成了三大集团,宋州一骑绝尘,属于第一集团,昌州/丰州/昆湖则是稳步发展,属于第二集团,而其余的市州则属于第三集团,而第二集团与第三集团的距离近年来还有拉大的趋势。

  秦宝华已经不再担任宋州市委书记,转任了昌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取而代之的是祁战歌,黄文旭则继任了丰州市委书记。

  陆为民不认为让祁战歌转任宋州市委书记是一个好主意,虽然祁战歌的确也很优秀,各方面能力都很均衡,但是恰恰是这个均衡也代表了另外一层含义,那就是他在经济工作能力上并不突出,在某些方面他和秦宝华比较相似。

  如果是在陆为民刚离开宋州时,让秦宝华和祁战歌来接任宋州市委书记都是合适的,因为在经历了陆为民时代的相对激进的发展战略,同时也取得了较为突出的成功之后,宋州的确需要稳一稳,夯实基础,保持局面,但是现在,经历了秦宝华的两年多时间掌舵,宋州局面已经趋于稳定,而现在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已经深深的渗透到了国内经济中,像宋州这样依靠制造业称雄的城市无疑是最容易受到冲击的,现在的宋州就需要一个在经济工作上有较为敏锐的嗅觉和意识,能够有多担当敢于突破的角色来担纲了,而陆为民内心深处认为祁战歌恐怕有些难以胜任,虽然他和祁战歌私交很好。

  在陆为民看来,黄文旭应该是一个比较适合的人选,但是以黄文旭现在的资历,显然不可能,接任丰州市委书记,已经是相当难得了,他担任市长的时间也太短。

  不过黄文旭接任丰州市委书记也算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了,陆为民也很替黄文旭高兴。

  现在丰州也算是昌江三鼎之一,昌州/丰州/昆湖,除了一个高高在上的宋州,这三座城市的经济总量现在都处于一个水平线上,昌州在唐天涛主政之后,迎来了一个快速发展期,凭借着昌州雄厚的工业基础和省会城市的独特地位,昌州重新拉近了与昆湖的距离,并在去年完成了反超,终于成功的捍卫了自己的地位,而昆湖这两年的发展速度却骤然放慢,缺乏较为明晰的产业规划定位,加上去年的金融危机影响,昆湖经济增速下滑到了近几年来最慢,而丰州这几年在祁战歌和黄文旭的密切合作下,经济一直保持着高速增长,虽然还无力对昆湖老三的地位发起挑战,但是却成功的拉近了双方之间的距离。

  连黄文旭自己在电话里都和陆为民说起,他当年离开宋州赴丰州地委担任地委组织部长时,从未想过会在丰州变成市委书记,虽然这期间他也经历了几进几出,但是最终他还是站在了丰州这个昔日陆为民的发迹地的最高峰。

  脑海中的思绪翻滚,陆为民放慢脚步,一遍舒展着身体筋骨,回到昌江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适宜感,虽然蓝岛的气候其实比起昌州更舒服,但也许是生于斯长于斯习惯了的原因,陆为民觉得昌江的气候并不亚于蓝岛,当然,他也知道这可能是自己私心作祟。

  前面一个红色的人影有些眼熟,陆为民下意识的停住脚步,观察了一下,确认无误之后,这才叫了一声:“幼兰省长?”

  前面身影一顿,迅速转身,一张熟悉的面孔上充满了惊喜,“为民,你也回来了?”

  陆为民也是喜出望外,快步上前,“幼兰省长,真是您?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呢,真没想到您也回来了,这么巧还在江边上遇见您,我还说就打今天或者明天给您打电话,看看您回不回昌州,好聚一聚呢。”

  “是不是真的啊?我怎么觉得你是临时遇上我想起这一出的啊?”花幼兰一身火红棉质运动装,很有点儿女运动员的味道,脸上的笑容也是格外开心,打趣着陆为民。

  “绝无虚言,绝无虚言。”陆为民赶紧道:“今年我跟市里边说了,告了个假,不值班,另外也和燕青说了,今年春节几天假期都在昌州过了,时间也相对充裕一些,就看您有没有时间。假期完了,燕青她自个儿带孩子回京,我就自己回蓝岛。”

  “哟,市委书记耍特权啊,不值班呢。”看见陆为民,花幼兰显然很开心,所以也很愉悦的开起了玩笑,“连老婆孩子都不顾了,窈窕还好吧?我也好久没见着了,去年在京里去,燕青来看我,把孩子也带来了,嗯,行,你定时间吧,今天是正月初二,我初五回湘,今天我家里有点儿事情,明天后天都可以,你定下来就和我打电话。”

  “好嘞。”陆为民也笑着冒了一句京腔,“你看明天怎么样?明天晚上,具体时间地点定下来我和您联系。”

  啥也不说,新的征程,小陆加油,票票加油!(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