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五节 十八年,白发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五节 十八年,白发

  “哦?效益这么好?藤编产业已经成气候了?”陆为民还是很理解像马腾这样的山区穷县的难处的。

  像自己当年在双峰也好,阜头也好,虽然条件一样很差,但是起码在交通上是顺畅的,有省道,地理环境上也不像马腾那样全是大山,那是真正的连绵大山,而不是双峰和阜头这样的丘区,而且也还有一部分属于平坝地区,起码适合发展工业的基本条件还是具备的,而马腾,正如冯西辉所说,光是要解决道路交通问题就不是光靠马腾县或者昌西州能做到的,没有中央专项政策资金和省里的扶持,根本不可能。

  “现在还不敢说成气候了,从前年开始起步,去年情况比较好,哪怕有金融危金冲击,但是出口也一样逆势增长,尤其是日韩,我们有针对性的开发了一些适合日韩市场的产品,像插花/盆景等方面藤编工艺品,很受欢迎,现在我们也在积极开拓欧美和中东市场,县里成立了藤编协会和多个藤编合作社,组织起来,联合打开市场,效果还不错,去年藤编出口创汇达到八百万美元,全县藤编产值实现了3.3亿元,预计今年还会有一个较大的增幅。”谈起县里的情况,冯西辉兴致高昂,各种数据也如数家珍,“初步估算了一下,起码也带动了5000人就业。”

  “唔,这种特色产业,对于解决农民增收的确效果很好,但是对于县里财政增收,壮大税收基础,恐怕还不明显吧?”陆为民含笑问道。

  一句话就把冯西辉的兴致给打了下去,有些颓丧地点点头,“陆书记您说的没错,县里的gdp增速还是比较慢,我是深刻感受到了,要想培植税源增强财政实力,没工业真的的不行。创造生态县,确保青山绿水,给子孙后代留下一片净土,这些话我都明白。高调谁都会唱,可老百姓增收这是实打实的,他们腰包里没钱这也是现实,你得让他们腰包里鼓起来,这是现实。同样,县里想要做点儿事情,比如搞各乡镇通柏油路,完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通有线电视,这不要投入么?哪来钱?上边的拨款就那么多,还得要自己财政有才行,可财政怎么来增长?靠上边转移支付?解决不了大问题,还得要靠自己,真的难啊。”

  “你刚才不是说有两条道么?还有一条呢?”陆为民也有些替冯西辉着急。要折腾出个名堂来,光有想法还不够,还得有门道,找得到出处。

  “嗯,还有一条道,就是水电。”冯西辉定了定神,“马腾河水流湍急,水量也不小,山区里落差也比较大,我也是琢磨了很久才觉得这大概是马腾走工业的唯一出路。但是怎么来开发,难度很大,主要还是交通问题,不过这个问题去年基本上得到了解决。省道413全面改善,加上昌州到昌西的高速公路出省到湘省延伸段也经过了马腾县,交通瓶颈得到了破局,这个才算是真正可以提上议事日程,马腾河的齐家峡段三十余公里,河段水位落差高达350米。起码有三处可供建设水电站,而且这一段人迹罕至,如果筑坝建设水电站,基本上没有什么需要迁移的人口,对自然环境改变也不大,……”

  “得了,西辉,我不是投资商,你不用给我说这个,怎么,既然有这么好的条件,难道就没有考虑去招商引资?省里也有水电开发公司,他们也应该有兴趣才对。”陆为民摇着头笑道。

  “嗨,本来省水电开发公司也是有兴趣的,但是金融危机来袭,银根紧缩,省里边就有点儿打退堂鼓了,拿不出钱来,奈何?”冯西辉也有些黯然神伤,好不容易条件成熟了,却又遇上金融,眼见得功亏一篑,如何不让他感到遗憾。

  “是金子始终会闪光,如果你所说的齐家峡这一段条件这么好,我想即便是金融危机也一样会到资本来的,嗯,这样吧,我这里有一个人的电话,你可以去接触一下,他们是搞风投创投的,但是并不局限于风投创投,现在他有大量资本从从光伏领域退出了,估计会寻找新的投资领域,如果齐家峡条件好,也许会有希望。”

  陆为民给了冯西辉一个吕嘉薇的电话。

  吕嘉薇已经听从了他的建议,将她在遂安多晶硅项目和光伏组件企业上的股权转让了,不算上前期分红,也获利颇丰,现在这么大一笔资金捏在手里,也正在寻找其他投资目标,马腾县这个齐家峡,要建水电站规模也不会很大,也就是中小型电站,估计顶多也就是几千万到两三个亿的投资,对于吕嘉薇手里的资金来说不算什么,水电投资收益慢但长久,受到其他因素比较小,算是一笔稳健的投资,而且这种股权的日后转让也比较容易,会有很多愿意接手的潜在投资者。

  冯西辉如获至宝,对陆为民的风格他很了解,如无把握,他不会轻易给什么电话,起码这也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走吧,进去了,再不进去,他们几个又要罚酒了。”陆为民看了看表,里边酒局正酣,很多人也是多年没有真正聚在一块儿热闹热闹了,或许有时候开会或者电话上联系联系,但是像这样齐刷刷的聚在一起,还真是第一次了。

  *************************************************************************************************************************************************************************************************************

  章明泉显然有些醉意了,也许是心情不错,所以也是来者不拒。

  陆为民估计他起码是喝了接近一斤白酒,换了是十年前肯定没问题,但是现在年龄不饶人,章明泉的酒量也在衰减,八九两白酒就有点儿过量了。

  有了醉意,话也就格外多了,当然,基本的理智还是有,只不过变得有些唠叨了。

  章明泉担任曲阳市副市长也有两年了,但他的年龄摆在那里,上进的机会不太大了,如无意外,也就是一两年内到人大政协去过渡的事儿了。

  现在他在曲阳担任分管农业的副市长,工作相对轻松,比起当时还兼任松阴县委书记时压力小多了,所以他现在很满足。

  关恒从西梁纪委书记升任市委副书记,算是一个很难得的进步,还能不能再进一步,连陆为民都无从判定,他的年龄有些尴尬,有没有机会也就在这一两年里,但他接任市委副书记时间又不长,所以还真不好说。

  倒是宋大成这几年挺顺,从常务副市长,到桂平担任市委副书记,只在桂平市委副书记位置上呆了一年半时间,就杀到这几年发展缓慢的宜山担任代市长,年前的人代会刚当选为市长,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

  章明泉没啥希望了,也就只有宋大成和关恒两人,宋大成已经晋位正厅级干部,但年龄也一样是一大障碍了,这一届市长干满,要接任书记的可能性都比较小,除非他能在宜山市长位置上干出特别的政绩来,提前接任书记,不过在当前的经济大环境下,难度不小。

  关恒呢,西梁的问题也一样棘手,以采矿业为主的西梁经济结构喊了很多年,但是效果都不佳,这需要实打实的产业培育,而西梁自身环境也很一般,要做到这一点当然不容易。

  这一顿饭吃下来,似乎大家都有些尽兴的感觉,多年未有的感觉又重新回来了,像是找回了当年在阜头创业时的那份感觉,体现在喝酒上就是来者不拒,举杯必干,连蒲燕这个疯女人都有点儿放浪形骸了。

  陆为民也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但他却感觉很舒服,如此放得开的畅饮,对身体肯定有影响,但是他乐意,这一顿酒过了,也不知道还得有多少年后才能聚得这样齐了,能聚齐也未必能有这种氛围了,也必须要大家喝到位,喝尽兴,才能无所顾忌的,说一些平时间压在心里的话,为自己的情绪找到一个宣泄的机会。

  宋大成被关恒拉着说话,章明泉却被田卫东缠着斗酒,糜建良和巫嗣润喁喁细语,冯西辉却被蒲燕拉着狠灌,看到这一幕幕,陆为民突然间也觉得自己脑子突然变得格外清醒,自己从90年参加工作,一晃就是十八年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似乎都在脑海中慢慢掠过,清晰如画,一晃,自己就从县委办的一个小秘书成长成为了省部级干部,回想起来,时间竟然过得如此之快,连自己的额际居然也有白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