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二十四节 揣摩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二十四节 揣摩

  热门推荐:、 、 、 、 、 、 、

  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苏燕青来接的机,虽然昨晚没说啥,但是很显然苏燕青还是对陆为民调回京里感到很高兴。

  丢开中央政策研究室和中联部的职务不说,仅仅是回京就足以让苏燕青满足了。

  虽然对丈夫的仕途升迁还是很关注,但是如果能够两者兼顾那就再好不过了,这么多年,夫妻俩一直处于两地分居状态,最幸福的时候反而是陆为民在中央党校学习的时候,一周能回家里住上两晚,几乎成了最让苏燕青回忆的美好时光,现在这种情况又要再回来了,而且窈窕也越来越大,丈夫能留在京里工作,也能给孩子更多的父爱,对孩子的成长大有好处。

  感觉到丈夫的心情似乎并没有多么兴奋或者紧张,苏燕青略感诧异,不过在候机室里她也没有多问。

  丈夫留了一张纸条就飞昌州了,让她也有点儿意外,不过想想这么些年丈夫好像很难得这样自我放松一下,所以她甚至连电话都没有打一个,听凭丈夫在外边无拘无束的自我放逐。

  上了车,陆为民坐上副驾,也没有多说话,只是把头靠在椅背靠枕上,把副驾座角度调得更低一些,可以更舒服的仰躺在椅背上。

  “你很疲倦?累了?”苏燕青打折转弯灯,绕出停车场,关心的问道。

  “也说不上吧,昨天接了那么多电话,晚上我都只能把电话关了,再说气定神闲,遇上这种事情心境肯定还是会受影响的,我还做不到无欲无求那种境地,所以没怎么睡好。”陆为民闭着眼睛轻声道:“另外也还是有些压力,毕竟这个领域是我以前从未接触过的,干得不好的话,丢自己脸事小,让领导觉得走眼。那才事大了。”

  五月的京城也算得上是一年难得的好时光了,气候宜人,阳光明媚,苏燕青还是第一次听到自己丈夫这么低调谦虚。有些好奇,“为民,你就这么没底气?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啥事儿能把你给难倒?”

  听见妻子话语里有点儿戏谑调侃的味道,陆为民也微微一笑。没有睁眼,“人贵有自知之明嘛,在省市这个层面,无论把我给搁在哪里哪个位置上,我还真不怵,可这么突兀的把我给搁在中央政策研究室里边去了,你说那里边都是藏龙卧虎,我这去,自己都觉得底气不壮,出乖露丑。这几十岁的人了,好歹也有几分脸面,抹不开啊。”

  “至于么?中央政策研究室又怎么了?我倒是觉得你去有很大的优势,尤其是和现在这些在里边的人相比,你的特长和优势恰恰是他们欠缺的,他们有几个是在下边基层呆过的?不错,中央政策研究室是站在国家角度从宏观层面来研究考虑问题,为决策层决策提供支持,可是宏观决策也来自微观,高层决策也是从基层获得大量数据和论据来判断。他们那帮人论理论研究,可能的确不是你能比的,但是谁敢说他们能比你对基层,尤其是市区县这几级了解情况?那些最基层最客观最现实的情况。他们有你了解的透彻么?指定文件,出台政策,光靠这走马观花浮光掠影地了解一下,我觉得不靠谱,所以中央才会需要你这样在基层长期工作的官员。”

  苏燕青的振振有辞让陆为民也是啧啧称奇,禁不住睁开眼打量着正在全神贯注开车的妻子。“燕青,行啊,你好像对这事儿是花了心思来琢磨啊,比我还看得透。”

  “你是患得患失心理太重,也不想想,中央作出这个决定,肯定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几番研究的,肯定是有哪些方面获得了中央的认可,才会这样安排。你是局中人,有患得患失的心理也很正常,但是只要你沉下心来,抱着一颗平常心去工作,我觉得可能反而有一番造化呢。”苏燕青目光明澈,看了一眼丈夫。

  “造化?”陆为民沉吟,“中央政策研究室关乎全局,牵一发而动全身,风大浪大,我觉得我这胳膊腿儿好像还是稚嫩了一点儿,经不起啊。”

  “你怕什么?”苏燕青泠声道:“我倒是觉得如果你抱着这种心态,工作中畏手畏脚,只怕才会辜负很多人的期望。”

  “哦?”陆为民全身微微一震,妻子的话直指他现在内心最纠结的地方,“怎么说?”

  “我知道你的顾虑,无外乎就是觉得自己资历浅,而且现在又是初去那边,情况也不熟悉,那边都是满腹经纶的专家牛人,在国内各界都很大的影响力,所以你有压力,希望低调行事,但我觉得这恐怕就失去了中央调你去中央政研室的初衷了。”苏燕青没给丈夫面子,语气犀利,“中央调你到政研室绝对不是想看到一个循规蹈矩按部就班的老好人,或者说去低调打熬资历的镀金者,那是要用你的锐意闯劲和敢于突破求变的思维意识,否则你觉得全国这么多副省级干部,怎么这个帽子就落到你头上了?计划单列市的市委书记也有好几个吧?副省级城市的市委书记就更不用说了。”

  陆为民目光流动,在车窗外逡巡,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却没有说话。

  “用你,就是因为你在蓝岛敢于临危受命,敢于创新求变,当然也因为你的创新求变取得了非常好的实绩,一句话,就是看准了你的锐气勇气以及你的眼界思维,如果你到政研室去了反而把自己的特点隐藏起来,平平庸庸的混日子,你去有何意义?那还真不如把你给搁在哪个省市去干点儿实事呢。”苏燕青嘴角微翘,意似不屑。

  “唔,有些道理,那燕青你觉得中央又把我挂了一个中联部副部长的职务是什么意思呢?”陆为民点点头,又问道。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我只能根据你的一些表现来做分析,但让你还兼任中联部的副部长,也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嗯,这一点我估计到时候我姨父要和你具体谈,你可以问一问他,他在这个问题上肯定要看得更深一些。”

  苏燕青也对这一点有些不解,中联部这个部门实在和其他部门联系不多,但是没有人能小觑这里,随着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日益增长,中国**在世界政坛上的影响力也在扩展,通过党际交往来进一步拓展外交影响力,为中国国家利益服务,这也是摆在面前的现实问题,只是陆为民怎么就会被中央搁在这个位置上,就非苏燕青所能想透的了。

  “这有什么想不通的?你以为中央政策研究室就只是为国内工作服务的么?我们国家随着经济的发展以及国防实力的增长,国家影响力也在不断延伸,我们国家在全球的利益涉及面也越来越多,作为执政党,我们党的政策既要为国内服务,同样也要服务于国家利益,尤其是在国际交往中所涉及到的复杂因素更宽泛,更需要有宽阔的眼界和深远的意识,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夏力行态度舒缓而坚决,但是陆为民还是能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些许喜悦和欣慰,显然是对自己能出任这两个职务感到很满意。

  陆为民若有所思,歪着头问道:“夏书记,您的意思是我出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同时又兼任中联部副部长,中央是有深意和针对性的?”

  “这只是我个人的一些判断,我们国家对内对外政策是相关的,包括经济发展战略和外交政策延伸现在的关联度也越来越紧密,你在经济发展上有不俗的表现,中央看得到,同时可能你在蓝岛的一些表现,也有领导比较看好,这其中是有联系的,你出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负责的这一块政策对策和战略可能就会和对外政策和战略上联系多一些,这里边的东西比较复杂,我不是内行,也只能雾里看花,揣摩出一个大概来,具体情况,可能也只有等你到这两个部门上任之后才清楚了。”

  夏力行的话语很谨慎,他虽然是国务院秘书长,对于党内高层的一些情况有了解,但是毕竟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都属于党口,很多东西他也只能是凭借自己这几年在京城工作了解的一些东西来做一个粗略的分析判断。

  努力码字,求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