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二十八节 走马上任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二十八节 走马上任

  可陆为民觉得自己又不是那种因为惧于人言就放弃自己想法的人,那样做显得太过孱弱而做作。

  他想去拜会一下高立文,不仅仅是高立文对自己有知遇之恩,更是因为高立文分管工业和国资这一块工作,而自己下一步的很多工作,也就是政策研究,可能都要和工业和国企打交道,尤其是像郭征谈到的华航集团的一些构想,这些都需要和国务院相关领导进行沟通,这样自己就任之后,才能有针对性的对相关政策和观点进行梳理研究。

  当然,拜会高立文,陆为民也是希望能够获得高立文的一些指点,毕竟自己刚入京,对很多方面的工作还懵懵懂懂,夏力行能够给自己提供一些指导性意见,但是高立文却能够以不同的角度给自己更多的指导,这有助于自己迅速适应新环境,工作打开局面。

  陆为民也一直在思考,自己担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之后,会主要分管或者联系哪些方面和部门的工作,其实兼任中联部副部长也就是一个信号,自己铁定要联系中联部这边,如果还要对接国务院下属部委,外交部也应该在其中,而中央政策研究室内部呢,国际研究局基本上是铁定的了,至于其他还有没有,他不确定。

  他觉得自己现在其实不宜分管和联系过多的工作,让自己兼任了中联部副部长,也就意味着自己更多的要从对外交往这条线来开展工作,这个对外交往不仅仅是国与国之间的国际交往,同时也包括党与党之间的党际交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党际交往比国际交往更为灵活,尤其是在涉及到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反对党/参政党以及地方政党和民间社会团体组织,通过党际交往可以更灵活更便捷的沟通交流,在处理一些关系上时弹性幅度更大。也更不容易引发外界的关注。

  涉及到对外交往这一块的工作相当复杂,尤其是面临新形势下中国经济正在步入走出去的时代,怎么来通过经济走出去进一步开拓和巩固中国的生存发展空间,实现国家利益最大化,维护国家利益,这里边大有文章可做。

  当前中国国际战略已经从最初的重视与欧美俄等大国交往开始转变为均衡战略,尤其是对周边国家和非洲的重视程度与日俱增,东南亚/南亚以及一些特定的非洲友好国家更成为了中国的外交重点,而党际交往更是大有潜力可挖,这也是这么些日子来也一直在琢磨的。当然在没有接触到具体工作之前,他知道自己很多想法还停留于前世对中国外交政策转变的一些看法,等真正接触之后,陆为民相信自己可以更游刃有余的来处理好这些。

  *************************************************************************************************************************************************************************************************************

  该来的始终要来。

  陆为民最终还是联系了高立文的秘书,不过高立文日程太紧,近期抽不出时间来,陆为民也就只能作罢。

  走马上任。

  先是中央政策研究室这边,不出陆为民所料,政研室这边举行了一个小规模的欢迎仪式。据说比较少见,因为从地方上直接调入政研室担任领导的这种情形本来就很罕见,不像绝大部分政研室领导都是从政研室内部成长起来的,对于“外来户”。必要的形式还是要有。

  政研室主任工作很繁忙,但是仍然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和陆为民做了一次长时间的谈话。

  算是一个相互间的交流,既征求了陆为民的意见,也谈到了政研室的一些想法和安排。

  和陆为民预测的大同小异。国际研究局由陆为民分管联系,但主任的态度很明确,虽然只有一个局归陆为民分管。但是因为陆为民身份特殊,兼任中联部副部长,而中联部那边的工作主要就是党际交往,而涉及到党际交往的内容就很复杂丰富,可能涉及到方方面面,所以主任的态度就是陆为民虽然重点分管联系国际研究局,但是却不局限于国际研究局,凡是涉及到中联部那边工作需要的,政研室这边都会在资源上予以优先支持。

  陆为民感觉得到,主任对自己的到来还是比较欢迎的,或许是觉得中央政研室的人员体系较为封闭,大多数都是从政研室内部,以及相关部委和一些高校研究机构而来,真正从地方上,尤其是地方基层而来的少之又少,自己的到来也许能给政研室里注入一泓清泉,带来一缕清风,让整个政研室的气氛更加活跃开放。

  所以主任在和陆为民交谈时也专门谈到了陆为民长期在基层工作,又曾再多地担任主要领导,在政研室内部的会议和交流上要多发表意见,尤其是要善于从基层的工作难处来谈看法谈意见,为政研室工作更好的服务基层提供一些建议和意见。

  陆为民当然也是谦虚一番之后只能点头应允,这个时候要过分谦虚就会被视为矫情了,毕竟政研室几位副主任里边,都基本上没有在基层工作的经历,唯有自己是从基层提拔起来的,而且从工作开始就一直在基层,乡镇区县市省,什么位置,什么角色,都基本上玩转过,所以在这方面还真有些优势。

  在政研室这边报到之后,然后就是中联部那边了。

  中联部那边的情况比政研室这边还要独立,基本上是外交战线出来的,或者就是高校和研究机构来的,少数是原来的外经委和商务系统来的,多多少少都和对外关系沾点儿边,所以对于陆为民这个突兀的从地方上冒出来的角色也是十分感兴趣,不过有一点比政研室那边强,那就是陆为民居然在中联部这边还有一个熟人,就是那位前几个月两度陪外国友人来蓝岛考察的窦庆文。

  窦庆文是中联部非洲局副局长,在陆为民担任蓝岛市委书记期间,两度陪同相关国外政党团体来蓝岛考察,后来又陪着一起去了丰州考察,可以说算得上是一个熟人了。

  对于陆为民出任中联部副部长,窦庆文也一样是惊诧莫名,虽然说中联部把蓝岛和丰州作为了非洲局/亚洲一局/西亚北非局的重点参观对象,但是你要说这就上升到了蓝岛市委书记出任中联部副部长,这也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窦庆文还是敏锐的觉察到了一点,那就是陆为民在出任中联部副部长的同时,前边还挂任了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这个职衔,一人兼两职,都是中央部门,而且还是从地方上调上来,这不能不让无数人摔烂一地眼珠子。

  窦庆文也琢磨过陆为民这一次突兀的进京,他不相信像这样的前所未有的调动会是中央头脑发热或者一时兴起,这肯定是有所针对,他甚至也可以肯定,这多多少少也与今年以来多个外国政党代表团到蓝岛和丰州等地考察评价非常好有关。

  尤其是几个政党代表团到丰州都重点参观考察了像阜头和伏龙两个区县的发展情况,听取了当地主要领导对这两个区县的发展历程介绍,非常感兴趣,认为阜头和伏龙当时的境况与现在他们国家的许多落后地区有相似之处,而阜头和伏龙都能在短短十几年间,甚至是几年间就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执政党在这个地区发展上绝对有值得借鉴和学习之处,所以他们在丰州的学习考察参观甚至比在蓝岛更用心更认真,因为他们觉得蓝岛的发展状况和他们所在的国家地区情况差异较大,难以借鉴效仿,反倒是丰州地区的情况与他们比较接近,值得好好琢磨一番。

  在这一点上,窦庆文也专门就这个问题进行了详细的汇报,部里边对这个情况也很感兴趣,所以也才有后来的非洲葡语国家青年领导人研修班到蓝岛和丰州,再后来还有连续几批非洲国家的干部研读班到蓝岛和丰州进行考察学习,而在丰州逗留的时间要比在蓝岛长得多。

  很显然部里边也是认为丰州的情况更适合这些国家的实际,通过丰州的发展更能够体现中国**在落后地区的发展经验,而蓝岛的高大上形象更像是一个让这些国外客人们瞻仰的对象,算是这些国家和地区学习发展的一个远景目标。

  第一更,求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