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三十节 悟透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三十节 悟透

  天马化工在多年前就开始转型进军精细化工,现在已经成为国内精细化工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陆为民也曾经多次向骆康建议,建议其要加大对技术研发领域的研发,尤其是要紧跟当前发展潮流,发展低毒环保型的化工产品,这一点上骆康也接受了陆为民的建议。

  随着国内环保要求越来越高,化工行业本来就是一个敏感行业,但是又是国计民生中不可或缺的产业,天马集团作为国内精细化工行业中举足轻重的民营企业也受到很大关注。

  天马化工旗下控股金马化工早在2006年就已经上市,市值最高时超过25亿,现在则不到20亿,而作为天马化工旗下的明星企业银马化工却一直没有上市。

  原来传言2008年本来银马化工有意要上市,但是伴随着金融危机来袭,本来就对上市意愿不是很浓的天马集团也放弃了让银马化工上市的计划,但银马化工的盈利仍然相当可观,远超金马化工这家上市企业,以至于也有不少媒体指责天马集团故意藏匿优质资产不上市,却把已经不是天马集团主导企业的金马化工上市圈钱,甚至怀疑天马集团在金马和银马这两匹“马”之间搞利益输送。

  由于天马化工在行业内的地位,所以无论是民间还是媒体以及地方政府现在都盯着天马旗下企业环保问题,这也迫使天马不得不在开发新型环保产品上花足了心血,好在这么些年来技术投入也没有打水漂,无论是金马还是银马在环保投入还是新产品的研发上都已经占据了行业制高点,所以天马集团即便是在金融危机来袭之际,仍然保持着较高的利润率。

  有陆为民的牵线搭桥,天马集团和民生/华民银行之间一直保持这非常密切的合作,而有两大银行的支持,天马集团的发展也很顺畅,没有像其他企业在发展中遇到种种刁难和资金短缺的困境。所以天马集团现在一方面在谋求向西部市场拓展的同时,也在积极向东南亚和南亚市场发展,目前天马集团就在谋划在孟加拉国投资建立一家企业。

  曹朗能主动帮骆康让陆为民也很欣慰,两个人关系一直不太融洽。曹朗已经是中*宣部要员,而骆康却也是福布斯榜上的常客,两个人都有自己的自尊,但曹朗却能看开这些,也足以说明曹朗成熟了。

  “骆康也不容易。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也在日益显现,天马化工在进军西部和国外市场,在成本控制和收益上也是要节省一个算一个,当这么大一个企业的当家人,压力不小,我看骆康这两年也老了不少。”陆为民也摇摇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行了,为民,我和骆康都早就丢开了,还用得着你来在这里发感慨,我还能不知道你那点儿心思?”曹朗翻了翻白眼。“同學之间力所能及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相互之间帮衬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我能不帮?黄绍成前段时间来还来了京里,现在这家伙牛了,发改委副主任了,也是动辄上京来跑项目了,我都在问他什么时候再下去主政一方呢。”

  黄绍成也是多年打熬,终于媳妇熬成婆,这个年龄担任南粤省这样的经济大省发改委副主任自然不简单,一来黄绍成本来家族在南粤就有很厚实的人脉关系,二来黄绍成本人工作也可圈可点。加上为人处世相当圆润,在单位上人缘关系很好,三来也有曹朗和陆为民都通过一些关系帮忙推动,这才使得黄绍成终于在今年年初被任命为南粤省发改委副主任。也算是仕途上的一大进步了。

  “绍成人性子过于圆融,我倒是觉得他就留在省直部委里边发展可能更有前途。”陆为民想了一想才道。

  曹朗瞥了一眼陆为民,陆为民这话的意思是并不看好黄绍成下地方,但是稍一琢磨却觉得陆为民所言甚是,黄绍成在大學里就是出了名的热心人好性子,人缘关系极好。但这种性格下了地方,尤其是要主政一方的话,那就未必是好事了,在下边做事难免就要得罪人要损害一些人的利益,以黄绍成的性格,只怕很多时候都难以抹下脸来,可如果开展不起来,上边是不会管你具体原因的,只会认为你的能力有问题,这反而会影响到黄绍成的发展了。

  而在省直部门,涉及到的具体利害因素是远不及地方上的,更多的是程序上的东西,相对来说要好应付得多,所以陆为民认为黄绍成留在省直机关里更合适。

  二人正说间,刘斌也到了。

  *************************************************************************************************************************************************************************************************************

  这一次小聚也是陆为民提出来的,本来回京了就该聚一聚,但是刚上任,陆为民起码也得先熟悉一下本部门工作情况,所以连续几天都在搞调研,在中央政研室那边调研了一天,在中联部那边两天,基本上算是搞明白自己的工作范围,但是究竟要怎么来开展工作,而且如何来实现高层意图目的,陆为民还有些一头雾水的感觉。

  香浓的咖啡在房间里弥漫,刘斌喜欢喝咖啡,而不像陆为民和曹朗更喜欢喝茶。

  “为民,其实这并不复杂,从让你兼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双职就能看出一些端倪,如你所说,中央政研室那边让你分管联系国际研究局,其实这个局的工作涉及面很宽,但是有一点指向是很明确的,那就是要服务于国家外交政策,这也包括同样要服从于国家外交利益的党际交往。”刘斌捧着咖啡杯,眼睛里深邃的目光有些悠然,“越是大国,其外交政策和与国内政策结合度就越高,中国还在转型,或者说之前很大程度还没有适应这个国家迅速成长起来带来的自身地位变化,以及国际上对中国大国地位的看法和希望,嗯,我的理解是中央让你出任政研室副主任兼中联部副部长也就是意识到了这一点,要加强这方面工作。”

  “刘哥,你说中央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也在做出改变和调整?”陆为民反问道。

  “嗯,其实你们观察一下就能看得出来,外交部门的官员开始不断安排到各地地方上去挂职锻炼,而不像以前那样基本上和地方上毫无瓜葛关联,这就是一个变化,外交政策根本还是服务于国家利益,而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根本利益还是在于内部,中华民族是一个好面子的民族,中国传统上也是一个好面子的国家,其实礼仪之邦也就是另外一个说法,像美国的外交政策也需要让位于和服务于内政政策,总统外交上再成功,但是如果内政干得糟糕,一样遭到摒弃,连任一样失败,中国略有不同,但是也在逐渐改变,打肿脸充胖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如何更好的让外交政策为国家利益,为国内利益服务,也成为需要认真探索的内容。”

  刘斌的观点很犀利,直言不讳地提到外交政策要为国家利益服务,而国家利益的根本体现还是本国国内的利益,这听起来有点儿和中国惯有的看法有点儿不同,但陆为民却很认同。

  “刘哥,我的工作也基本上确定下来了,我自己也在摸索,但身兼二职还真有点儿让我,什么工作才是我当前的主要工作,怎样来开展这些工作,在方式方法上,您有什么更好的建议呢?”陆为民当然也并非心中毫无底气,但是刘斌长期在国务院研究中心工作,看问题的角度肯定与刚上来的自己有些不一样,他的建议更具直观性。

  “为民,我估摸着你心里还是有点儿数的,中联部负责党际交往联系,党际交往联系也要为国家利益服务,而中央政研室这边拥有更多的资源,怎么来国家当前的战略重心你好好揣摩揣摩,中心工作是什么,你好好琢磨琢磨,恐怕就能得出结论了。”刘斌嘴角挂笑,“再说简单一点,你自己掂量一下你为什么会被放在这个位置上,恐怕你也清楚,中央看好你的哪些做法和观点,到了新岗位上,怎么来把你的这些做法观点与新工作结合起来,拿出意见建议,建言献策,推动工作,就是你要做的了。”

  努力码字,认真求票!(~^~)君子聚义堂官道无疆

  ———————————————————————————————

  正文第二十卷冷眼向洋看世界第三十节悟透完,您可以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