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三十三节 裂痕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三十三节 裂痕

  看见丈夫脸上露出自傲自信的神色,苏燕青也笑了起来。

  她最喜欢丈夫这种得体的自信,不狂不傲,但是却又有着一种独有的睥睨众生的气势,这种气势源于自身的信心和实力,可谓心中有数,从容淡定。

  “哦,对了,洪桐和向文东这个星期要到京里来,洪桐给我打了个电话,我说到京里就给我联系,到时候请他们两口子吃顿饭,聚一聚。”苏燕青轻描淡写地道。

  “哦?文东他们两口子要到京里来?有什么事情么?”陆为民也是精神一振,看了妻子一眼,他知道妻子和洪桐关系一直维系得很好,两人来往很多,而且经过苏燕青的引荐,洪桐和柯岚也迅速熟悉起来,基本上每个月洪桐都要来京里一趟,几家人关系也越发热络,甚至有超过自己和向文东之间关系的趋势。

  “也没啥大事儿,洪桐想要调到京里来,柯岚帮她找了找关系,前一段时间就在联系,调总政治部,嗯,估计问题不是很大,两边关系都协调好了。”苏燕青有些不太愿意说这件事情,但是她又知道如果不说的话,日后丈夫知道了,肯定要更不高兴,所以也只有硬着头皮道。

  “调总政治部?”陆为民眼神凌厉起来,看着妻子,语气却尽量保持平静。

  他对向文东两口子印象都不错,尤其是向文东,沉稳有度,在蓝岛工作期间,向文东对自己工作支持也很大,所以自己离开蓝岛太过于匆忙,所以对向文东的事情也没有能帮上什么忙,心里也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歉疚地,但话说回来,向文东到蓝岛时间也的确太短,他在泉城时只是资历最浅的常委,到蓝岛之后一下子排序排到了第六。可谓进步不小,现在又要想动,肯定也有些不合适,所以也说不上个什么来。

  不过洪桐这个女人非常精明厉害。这是陆为民一直有的感觉,到蓝岛警备区任职时间也不长,现在就要动了,而且是调总政治部,柯岚牵线。柯岚虽然在中组部工作,但是军队里她不可能说得上话,不用想肯定是曹朗家这边,也就是杨家这边的关系,柯岚在曹朗家这边的印象很不错,无论是曹家还是杨家都对柯岚很满意,所以如果柯岚托杨家这边的关系帮忙,要调动一个团职干部也不算是什么难事。

  看见丈夫脸色不太好看,苏燕青心里也是微微一颤,竭力不动声色。装出一副很平淡的样子,解释道:“你们蓝岛警备区司令员薛凯峰不是刚提拔了么?到津门警备区担任政治部主任,也推荐了洪桐,……”

  “推荐了洪桐?”陆为民语气有些冷,“推荐到总政治部工作?”

  苏燕青脸色也一僵,自己的话不过是个托词,薛凯峰的确也是推荐了洪桐,但那不过是在考察时的一种推荐,而那时候洪桐调动的时候已经在运作了,本来希望丈夫不要在这个事情上纠缠不放。没想到丈夫是半点面子不给,直截了当就挑明了。

  “为民,我承认我是帮洪桐一个忙,但主要还是柯岚帮忙。洪桐和柯岚关系也很好,人家帮帮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洪桐的能力你不也是很认可的么?在泉城在蓝岛,表现大家都有目共睹嘛,你至于这么横眉冷对的么?好像我们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样。我不认为我们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苏燕青脸色也没有那么好看了,语气也有些冲。

  陆为民真心没想过要和妻子在这些事情上发生争执,但是他又最腻歪这类事情,但话说回来,这年头这类事情还少么?不就是所谓的人脉关系在发挥作用么?有人脉关系不用在人家眼里才是大傻*逼呢,这种算不上什么走后门的调整,实际上在这个时候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妻子才会对自己这种态度呲之以鼻。

  不过陆为民觉得这真是一个不太好的兆头,当初自己还在蓝岛工作时,就对妻子和柯岚等一群人经常邀约在一起吃吃喝喝,搞什么小聚会不太感冒,还提醒过妻子要注意影响,不要搞那些太庸俗的圈子,本来就不是一个单位的,也不是在工作中结下来的情谊,这种因为各自家庭或者自身所处的地位而“纠合”在一起的所谓朋友圈子,陆为民是最腻歪的,很容易就会变味变质,甚至成为某种裙带圈子的先兆。

  当时苏燕青似乎接受了自己的一些提醒,也就是在这个圈子里的范围缩小了,门槛更高了,大家忌讳也多了一些,注意言行了,但是根子上似乎并没有因此而收敛,还是有些这么个来来往往的活动,他甚至也很隐晦的提醒过曹朗要注意这方面的兆头。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起来,陆为民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他不理解苏燕青怎么在这个问题上就如此迟钝呢?她真以为这是大家都在干的事儿,这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儿?

  国内官场政治生态需要涤清这一呼声已经很高了,一些官员干部大吃大喝,拉帮结派,热衷于搞小圈子,什么同乡会,战友会,同学会,本来如果按照正常的理解,这不算个什么事儿,但是有些人却总喜欢把这些同乡会/战友会/同学会搞变味,搞成那种拉帮结派遥相呼应利益输送的勾当,现在高层已经有一些想法,可能要整肃这方面的风纪,虽说苏燕青他们这个层次低了点儿,也还谈不上什么拉帮结派权钱交易,但是陆为民感觉已经有点儿开始变味的预兆了,如果不早一点打预防针,遏制这种发展势头,很难说以后会发展到什么程度,真要陷深了,那再想要把自己摘出来就难了。

  “燕青,我要说明一点,我不赞同你或者柯岚在里边去牵什么线,搭什么桥,洪桐在蓝岛警备区的表现你不知道,我也不清楚,柯岚更不清楚,薛凯峰推荐,那是他工作分内的事情,但我不认为他有这个能耐可以推荐到总政治部。”陆为民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语气平缓下来,“我不否认以前,包括我在内在有些方面可能不太注意,或者说认识上有些问题,觉得人脉关系是一种资源,就应当好好利用起来,你是我妻子,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可以把话挑明,如果我了解的人,我认可他的能力,那么我可以去推荐,因为这是为了工作,我没有违背自己的原则,除了公心,也还有那么一点私谊在其中的话,在同等条件下,我也许会选择私谊更好一些的,我所说的私谊,并非是指其他,而是指在工作相处中的一种相互了解和认可,但是如果是一个我自己都不了解或者不熟悉的人,无论是谁给我打招呼,或者递话,要我怎么怎么安排,我不会接受,最起码我不会去把这个人安排到我认为重要的岗位上,这是我最起码的原则。”

  陆为民这番话说得很费劲儿,外人恐怕理解起来都有些难度,这就是要阐明自己曾经担任过多个地方主要领导的用人观,他把这个意思告诉给妻子,就是要让妻子明白,自己在识人用人上是采用一个什么样的原则。

  苏燕青不能理解。

  她不明白陆为民怎么就突然变得这么刻板了,这算个什么事儿?自己和柯岚也就是帮忙牵线搭桥,引荐了一下,杨家门生故旧很多,在军队中不少,像洪桐这样一个团职干部,的确算不上个什么,而且她和柯岚都觉得洪桐豪爽大气,为人处世也很精明,调入京里也算是多一个可以谈得来或者说相互照应的朋友,尤其是自己,陆为民长期不在京里,柯岚也有一家人,多一个这样的朋友,自己也免得那么寂寞,怎么丈夫就对这种事情这么忌讳?

  这未免也太大惊小怪了,还是因为丈夫刚回京进入中央部委里边工作变得谨小慎微起来了?也不像啊。

  看见妻子有些陌生的目光望着自己,陆为民忍不住又揉了揉太阳穴,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太大惊小怪了?但他总有一种预感,妻子这么热衷于这种小圈子,现在已经开始有了有些苗头,虽然以前从未涉及到自己的工作,但他觉得以后也许就很难说了。

  他希望自己这种预感是错误的,但他却知道,坏的预感一般说来都会变成现实,而好的预感往往都是空欢喜一场。

  “为民,我觉得你可能太敏感了,我想我没干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是不是这段时间你太累了,情绪不太好,所以……”苏燕青吐出一口浊气,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但是她还是竭力让自己语气变得温柔体贴一些。

  当苏燕青这番话出口时,陆为民就知道对方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说下去,他也不想,早一点打住正好,他只能说但愿自己多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