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三十四节 实质性工作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三十四节 实质性工作

  这是陆为民第一次因为相互在涉及到工作上的事情产生矛盾,而且这种矛盾可大可小,对待一件事情的看法不一致,初看事小,但是如果不及时沟通化解,很容易产生隔阂,进而影响到夫妻感情。

  陆为民也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来和苏燕青进行沟通,对自己妻子他还是比较了解的,强势的性格隐藏在平素娴雅大方的表现之下,而内里倔强的性子更是不逊于男人,如果自己现在贸然再提起这个话题,只会让对方更有抵触情绪,所以当白园把窈窕送回来时,夫妻俩都很自觉的缓和了气氛,恢复到了常态。

  这一夜夫妻俩都有些辗转反侧,显然争执还是对两人的心情有很大的影响,尤其是这种事情很少发生在二人之间,两人都习惯了以前的夫唱妇随,心领神会,像这样的明显分歧还真是第一次。

  苏燕青的表现倒是也让陆为民松了一口气,如果说苏燕青真的觉得这件事情无所谓,她自己的观点态度没什么问题,那这件事情还真有些麻烦了,现在她的心情也有些矛盾,说明自己的态度和意见也还是让对方感觉到了异样,陆为民相信以苏燕青的理性和智慧,她会意识到这里边的问题的危险性,当然,现在算不上什么,但是如果放任这种状态发展下去而不加以控制,苏燕青自己可以想象得到可能会有什么风险,这一点无需自己多提醒什么。

  所以在早上起床之后,陆为民仍然像从未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倒是苏燕青心绪颇为纠结。

  这种心境一直持续到向文东和洪桐两口子来京里小聚,陆为民仍然热情如故,似乎完全没有受到那件事情的影响,连苏燕青都觉得陆为民是不是一时兴起才有那种态度,但是她马上就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丈夫的这种表现只不过是说明他对已经发生的事情不会再去纠缠,但是并不代表他对这类事情的认同。

  只是苏燕青也有些不忿,她始终认为陆为民在这个问题上有些小题大做了,当然你说要提醒一下当然没啥,她自己也有分寸和底线,但如果要上纲上线,苏燕青就觉得有点儿过了,她绝对无法接受。

  *************************************************************************************************************************************************************************************************************

  陆为民却没有那么多心情来想其他,他现在的主要精力都扑在了工作上。

  两边的主要领导都和他谈了话,也就他分管的工作提出了意见和想法。主要还是让他先熟悉情况,结合当前中央的一些思路构想,针对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的工作结合度来开展工作。

  准确的说,这两位领导的话还是有些模糊,尤其是中央政研室这边,而中联部那边要好一些,谈到了他分管的工作,研究室和党群外事协调局,两边都谈到了共同点。一是要结合中央当前中心工作思路,二是要结合中央政研室(中联部)的工作,这让陆为民也明白了一点,自己成为了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之间的结合点。两者相关联的工作就是自己工作方向,而要与当前中央中心工作结合起来,目标就出来了。

  心里有了底,陆为民也就没有那么急躁了。

  在部委里边工作。肯定不可能像在下边那么直截了当,搞清情况,选准目标。这才要提出自己的思路观点,也才能把自己分管联系的这些部门带动起来,围绕工作目标服务。

  陆为民给自己确定的目标是花两到三个月有针对性的收集情况,摸清楚底细,然后再来确定自己主打的方略,这在旁人看来可能有些仓促草率了,但是陆为民却觉得自己真的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消磨,有很多东西在脑海里,他需要有针对性的围绕着这些观点思路来收集了解情况。

  虽然忙碌而充实,但是总体来说工作时间逐渐开始变得有规律起来,早晨到中央政研室或者中联部那边,先把工作梳理一下,会有一些活动安排排出来,政研室这边少一些,但中联部这边不少,很多都是国外政党代表团或者知名人士来中国访问/参观/考察,而政研室那边则更多的安排是下去调研了解。

  在这些工作的安排上,政研室和中联部这边都会提前征求陆为民的意见,毕竟陆为民初来,也需要考虑他自己的工作思路安排。

  “老林,来坐。”陆为民见林杰铭进来,点点头,站起身来招呼着。

  林杰铭是老资格的国际研究局的副局长,对当前全球格局变化研究有很深的造诣,陆为民现在也就最需要这样对时局情况特别了解的干部,这一类干部能够最大限度地为自己提供最真实直接的情报信息。

  “陆主任,这段时间忙得够呛吧?”林杰铭笑着接过陆为民丢过来的香烟,点燃,吸了一口。

  陆为民不吸烟,但是看见自己分管的国际研究局这帮人,几乎个个吸烟,烟瘾还不小,所以他还是入乡随俗的平时在办公室里准备了几包烟,当然自己不抽,但可以通过散烟来拉近距离,融洽气氛。

  中央政研室的这帮人对陆为民这个有点儿突兀的从地方上调上来的领导还是很感兴趣的,毕竟中央政研室虽然看似位居中枢,影响力大,但这主要还是指这个部门在很多课题话题上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以及研究室一把手这个特定人选在中央里边的特殊地位,真正要说到下边各局来,就说不上有多么神秘了,而陆为民之前却是实打实的齐鲁省委常委/蓝岛市委书记。

  进了中央政研室的干部极少有下地方的,有些即便是出去也是到其他中直机关,而且还是以诸如社科院/中央党校这一类学研机构为主,当然也有到中央部委的,但是要说直接下地方的就很罕见了。

  而同样,地方上的干部进中央政研室一样很罕见,一来进了政研室出去向何处去这是一个问题,很多地方干部也不太适应这类机构的工作,如果表现不佳,就是耽搁自己,就算是表现好,进了中央政研室要想重回地方的情形也比较少见,对于习惯于在地方上担任一方领导的角色来说,这种角色转换很难适应,所以没有多少地方干部愿意到中央政研室这种看似位高,但实际上却并不“实惠”的部门来。

  陆为民算是一个异类,像蓝岛这种计划单列市的市委书记突兀的调到中央政研室来工作,根据林杰铭的分析判断,要么就是大用的先兆,要么就是真正的投闲置散了,下一步也许就是把你搁在诸如社科院这一类的机构去养老吧。

  陆为民显然不属于后一类,如此年轻,且在蓝岛干得如此出色,空降到政研室担任副主任,同时还缀了一个中联部副部长的头衔,的确让人很好奇。

  林杰铭对陆为民也很好奇,这一位年轻的副部级干部到中央政策研究室是来镀金?镀金貌似就不应该还要挂个中联部副部长的职务,这显然是有针对性,也就是要干点儿实事。

  而从安排分管的部门来看,也的确是和中联部那边挂得上号,也就是说,这位年轻的副主任是要来做一番事情的。

  “还行吧,需要一个过程,以前没怎么在这类部门里边干过,心里底气不足,不过这么一段时间下来,觉得还行,和在地方上工作有区别,但我觉得很有意义。”陆为民点点头,“石主任也给我谈过了,让我尽快了解熟悉情况,也要根据中央当前的工作来制定咱们研究方向,嗯,还专门和我提了提,要和中联部那边也要协调一致。”

  林杰铭笑了起来,“陆主任,说实话,咱们政研室以前也和其他部门进行过合作,不过和中联部那边合作机会还真少见,尤其是您现在还兼任两边的职务来抓这项工作,足见领导对这项工作的重视,没说的,您怎么说,咱们怎么干。”

  “好,老林,我就等你这句话呢。”陆为民也不客气,“可能你也注意到了,从去年以来,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越来越严重,包括我国国民经济也受到了很大影响,但是像欧美受到的影响更大,我们国内推动的经济走出去的战略在这种态势下反而更为活跃,因为国外经济受到影响更大,那么也便于我们国内的国企民企走出去,投资建厂也好,承揽项目也好,兼并企业也好,拓展市场也好,应该说我们困难人家更困难的时候,对于我们来说反而是一个好时机。”

  林杰铭目光微动,他意识到了一些什么。

  第一更求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