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四十节 国家利益至上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四十节 国家利益至上

  “你和军方搭上线了?”曹朗很有些不可思议的摇着头,“行啊,你还说你不太适应部委里边的工作,这才多久,连军方的人都找上门来了。”

  “我再申明一点,不是军方的人,只是军事科学学会的人,民间智库,研究人员,希望就一些方向性的问题和我进行一些探讨,我觉得这是好事儿,没什么不能见人的。”陆为民不以为然的道。

  “可是你要明白你的身份不一样了,你的一言一行也许就会被人解读为中央的态度。”曹朗提醒道。

  “是啊,所以我很保留啊。如果都还有人把个人观点视为中央态度,那就是他们脑袋进水了,也不想想我能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么?”陆为民没好气的道:“他们问我在蓝岛担任市委书记时的一些私下探讨的观点,我都予以否认了,说那是一些私人私下的探讨,不代表我现在的观点,更不代表我作为中央政研室副主任和中联部副部长的观点,这让他们很失望,不过我还是给了他们一些念想,认为可以多就这些方面进行一些探讨,也表示中联部会通过党际交往加强与印度洋沿岸国家政党和民间的联系,出击双方各方面感情升温,尤其是在经济上的投资,提升中国在这个区域的影响力,也希望军方能够多通过民间和官方渠道与印度洋沿岸诸国进行更多的交往沟通,增进了解。”

  “全都是官方措辞,你现在怎么也学着这些腔调了?”曹朗翻着白眼,一屁股坐在陆为民办公室沙发里,“是不是到了部委里边都会变成这样?”

  “官方措辞里边也一样隐藏着很多耐人寻味富有深意的东西,就看你能不能领会到了。”陆为民笑了起来,“每一句话里都有极其深刻的内涵,你仔细琢磨就能悟出不一样的味道来,军事科学学会那帮人显然比你聪明。人家就能听明白我话语里的含义。”

  “我们家的一些长辈都在说你的观点和海军方面走得很近,你在极力推动海军走出去,连我妈都在问我你是不是一个海权主义者,问你的目标是什么。”曹朗的表情变得正式起来,“我要给你一个建议,你现在的身份不同,不要和军方靠得太近,有些话也需要三思而后说。”

  陆为民当然明白曹朗说是他母亲在问,其实也代表着军方一些官员在试探态度,这让他也有些头疼。他还真没想那么多,只是想在属于自己的工作范围内提出他自己的一些看法,供中央高层参考,可这又很容易引起一些人的多想,他打了个哈哈:“我的目标是星辰大海,可不可以?曹朗,我举得你妈他们可能多虑了,中国国情是党指挥枪,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任何方面的态度都必须要和中央保持一致,当然他们可以提出自己的一些观点意见,但是在战略层面,中央需要站在更高高度来考虑。捍卫国家利益是军人天职,这一点上中央也不会含糊,但有些事情咱们不能指望一蹴而就,要达到一些目的。我们就需要做很多的前期准备工作,水到渠成这句话最适合不过。”

  曹朗松了一口气,受人之托。他内心也是有些纠结,说内心话他是真不愿意陆为民太过于掺和有些事情,虽然陆为民的工作无法回避,国内军方虽然是在党的统一领导之下,但是在很多学术观点上还是鹰派和鸽派之分,而像军事科学学会内显然是鹰派占据主流意见,不过他也知道陆为民既然已经走入国家中枢体系内,涉及到国家政策和国家利益,不可避免的要和各方打交道,沟通,交流,探讨,求同存异,凝聚共识,这些都是他的工作,军方也是无法回避的一方面。

  “为民,你明白你自己现在的身份敏感性就好。”曹朗叹了一口气,“我可真没想到你一回京就会搅起这么大的风浪来。”

  陆为民笑了笑,“曹朗,你也别把问题想得太复杂,中央既然把我安排在这个位置上,肯定是有意图的,肯定不是让我在这里尸位素餐,我当然会秉承中央意图,按照我自己的理解和想法去尝试做一些事情,这是正经八百的工作,你不要理解我这是在个人出风头,那你就错了,我没那份闲心,在这些问题上,你要相信中央也绝不会允许谁去用国家利益和声誉来开玩笑出风头,这一点你应该清楚才对。”

  曹朗身体微微一震,目光汇聚在陆为民脸上,若有所思的看着陆为民:“为民,你的意思是其实你的这些构想和意图都是获得了中央……”

  “这要看你怎么理解,中央高层只是高屋建瓴的提出了宏观战略目标,具体怎么去实现,怎么来实施,这是属于战术层面上的,提供了很多可操作的余地,殊途同归,异曲同工,都是围绕一个目的来开展工作,但是出发角度,采取方略,各自侧重,都可以不同嘛。”陆为民没有正面回应,“中央政研室也好,中联部也好,我们的工作都是围绕战略目标来进行战术层面的具体工作,怎么来开展,我们和各方都可以接触沟通,倾听各方意见,汇聚各方智慧和资源嘛。”

  曹朗也知道自己也只能说到这个份儿上,虽然两人关系密切,但是涉及到工作上秘密,很多东西也只能是点到即止,再要深问下去,对方可能也不好回答,而且也不妥当,他也相信陆为民自己有分寸,明白自己在干什么就行。

  *************************************************************************************************************************************************************************************************************

  “你要出访?”苏燕青手里的包刚搁下,就听到陆为民给她带来一个不太让人高兴的消息,“去哪儿?”

  “嗯,非洲七国。”陆为民淡淡的道,这是运作已久的一次出访,作为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中联部副部长,可以说这一次出访算得上是他就任以来最重要的一次政治活动,之前他虽然也出席过诸如察哈尔学会成立/非洲国家青年干部研修班结业庆典等一系列活动,但是都显得很低调,毕竟那些都是外交部为主导,但这一次出访不一样,是应非洲五国所在国家的多个政党邀请,其中既包括执政党,也包括这些国家的一些在野党的邀请,是为了加强中国**和非洲五国的政党之间的交往了解的出访。

  “七国?这么多,那不是你要去很久?”苏燕青叹了一口气,她也知道这是免不了的,既然走到了这个位置,这一系列的外事活动就少不了,只是一来就走非洲,相隔万里,这么一去又是七个国家,估计起码都得一二十天时间。

  “嗯,差不多一个月吧,从东非到南非,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吉布提/乌干达/卢旺达/坦桑尼亚/南非,正好,这边天气冷了,我就去非洲享受温暖阳光去了。”陆为民开着玩笑,“要12月份去了,还早着呢,之前,我还要到国内出几天差。”

  “你现在可是大忙人了。”苏燕青也打趣,“初来乍到,干劲儿十足啊,我听我爸说你现在的声名不小啊,政协外事委那边对你评价很高啊。”

  陆为民也笑了起来,“是啊,在这个位置上不做点儿事情,不发出自己的声音,对不起这份工资啊。”

  “那你现在是不是太过活跃了一些?”苏燕青还是问出了一个更敏感的话题,这也是父亲问她的,说丈夫到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任职,本来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现在他的一些观点看法也逐渐在国内某些特定群体中传播,很有点儿风头正劲的感觉。

  “你听到了什么?”陆为民反问,“担心我狂言无忌,还是擅作主张?”

  苏燕青没吭声,好一阵后才道:“军方那边据说很欣赏你的一些观点,但是你知道的,这不可避免也会受到一些人的批评,认为你的观点有些过于超前,脱离了中央确定的韬光养晦的战略,这很容易引发欧美和相关国家的警惕和疑忌。”

  “意思是我们偃旗息鼓,人家就不警惕和疑忌我们了?”陆为民嘴角浮起淡淡的笑意,“经济发展到这一步,中国的**执政,以及和周边国家的特殊历史和国情,决定了我们无论怎么做都会有苍蝇在一旁嗡嗡叫,我只有一个观点,国家利益至上,至于方式上可能会有不同解读罢了。”

  继续更新求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