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四十四节 教诲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四十四节 教诲

  陆为民把自己最后一站安排是在昌江。

  无他,昌江的情况他最熟悉,也最有把握。

  虽然浙省和粤省反映出来的态度都很热烈,但是陆为民并不太放心。

  很多时候都是看起来热闹,但是真正到了要落实的时候,估计很多人就要打退堂鼓了。

  但是在昌江,在宋州和昌州,他自信还是比较了解的,而这些人也信得过自己,这一点他还是很有把握的。

  比如雷达的拓达集团,又比如袁连美和臧梅两口子的美佳集团,再比如新麓山集团和华廊集团,这些他都又把握,当然也可以包括华民集团,他更有把握,这是他却不愿意和华民集团牵扯上,以免日后是好是坏都很容易和自己牵扯上关系,这不是一个好主意。

  昌江他走三个地方,昌州/宋州和丰州。

  昌州是不得不去,省会,丢开不去,说不过去;宋州和丰州就不用说了,熟人熟路,吆喝几声,多多少少都能有附和的,不至于太冷清。

  到昌江,自然要拜会昌江的主要领导。

  昌江的人事调整在这一两年里变化比较大,方国纲升任琼海省委副书记/省长之后,省委副书记是空降而来,常务副省长乔国章是外调而来,纪委书记也换了人,同样是由中纪委空降而来,而原来与陆为民关系较为密切的宣传部长马道涵也已经调任水利部担任水利部副部长去了,一位原国家教育部一位副部长下来接替了马道涵这一角色,左云鹏走后由秦宝华接任组织部长以及唐天涛担任省委常委/昌州市委书记大概是本土干部提拔的两个配角,就连陆为民觉得应该给予考虑的茅道庵也都被交流出去,到晋省担任副省长去了,不过据说茅道庵有可能会进常委。但愿如此。

  荣道声在**之后不久就调任中央了,出乎意料的是杜崇山没有能够接任省委书记,而是从中央直接下来的国土资源部部长尹国钊担任省委书记,杜崇山继续担任省长。

  这让陆为民也感觉有些遗憾,杜崇山对他帮助很大,他很感恩。但是他也觉得杜崇山的性格的确是柔和了一些,这种性格在担任一省的主要领导时就很容易显现出一些不足,而当省委书记强势时,担任省长就更容易被省委书记的光环所笼罩,作用就会发挥得更不足,如果说省委书记的手脚又喜欢伸得长喜欢插手政府这边工作的话,这个省长就当得更难受了。

  荣道声担任省委书记期间和杜崇山相处还行,但是据说尹国钊出任省委书记之后和杜崇山就处得没那么愉快了,尹国钊原来曾经在辽省担任过省长。然后到国土资源部短时间担任部长,现在又重返地方上。

  尹国钊对政府工作也很熟悉,所以下意识的喜欢插手政府工作,杜崇山虽然生得一副好脾气,但是在尹国钊屡屡插手政府工作之后,泥石人也有几分火气,所以两边也产生了一些矛盾,甚至隐隐冲突过那么一两次。只是大家还都算克制,还在可控范围之内。不过这种氛围一旦被破坏,就很难在弥补起来了,加上尹国钊又是一副软硬不吃的牛脾气,所以杜崇山也过得很难。

  这些消息陆为民也是通过多个渠道获得的,照理说他来昌江肯定是需要拜会尹国钊的,但是杜崇山对他有知遇之恩。他不可能不去拜会杜崇山,所以这要去拜会杜崇山,只怕又会引来尹国钊的不悦,不过陆为民却没有顾及那么多,在拜会了尹国钊之后。还是大大方方的去拜会了杜崇山。

  祁战歌也终于进了省委常委,但是很勉强,拖了一年多时间之后才任命,这显得很是牵强。

  照理说以宋州的地位,宋州市委书记进入省委常委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祁战歌这里却卡了壳,硬生生了一年,而且也有传言说尹国钊对祁战歌的表现不太满意,有意要调整祁战歌,位置似乎都已经选好了,省委统战部长。这本来说是由原来的省委秘书长谭建华来担任的,但是谭建华已经到了吉林担任省委常委/副省长,所以传言就该是祁战歌来接这个位置了。

  可以说现在的昌江已经不是三年前陆为民离开时的昌江了,省委书记换了,省长杜崇山倒是熟人,但工作不太如意,省委副书记不熟悉,常务副省长乔国章倒是有些交道,但也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感情自己就离开了,纪委书记新来的,宣传部长新来的,政法委书记邓绍荣则是不对路的,省委秘书长据说也是辽省一位副省长过来的,应该是尹国钊的熟人,另外常委/统战部长兼总工会主席杜克锡倒是熟悉一些,毕竟陆为民离开昌江到齐鲁也是担任他在昌江这一角色,陆为民还专门打过几次电话来向杜克锡请教过。

  真正和陆为民比较熟悉一点儿的也就只有组织部长秦宝华和宋州市委书记祁战歌了,再加上一个杜崇山,可以说相隔三年就真有点儿物是人非了。

  回昌江肯定和到浙粤两省不一样,虽然从经济角度来说,昌江的经济远无法和浙粤两省相比,但是从熟悉程度来说,昌江又不是浙粤两省可比的,对于昌江省内的企业陆为民可以如数家珍,信手拈来,而昌江省内的企业对陆为民的信任度也不是浙粤两省可比的。

  *************************************************************************************************************************************************************************************************************

  “和尹书记谈得还算合拍吧?”杜崇山看上去并不像陆为民想象中的那么差,气色很好,人的精神状态也很不错,而且也不像是强打精神,是真正挺自在。

  “还行,尹书记也说欢迎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到昌江考察,要求我这个昌江老乡有什么好事一定要多照顾昌江,我就说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都是没搞头的清水衙门,不敢和国家发改委和国土资源部这些油水单位比,只能帮忙摇旗呐喊一下了。”陆为民也很随意,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还是昌江的水好,喝起来都别有一番滋味。”

  “你是说我老家齐鲁的水就不好了?”杜崇山故作不满,“莱山号称天下奇山,莱山矿泉水举世闻名,不亚于法国依云,你在蓝岛生活几年难道没品尝过?泉城以泉出名,难道你没感受过?”

  陆为民赶紧举手投降,“省长,我没这个意思,呃,也就是个还是觉得家乡山水感情深的意思,您也一样,不是么?”

  “昌江都是我第二家乡了,一晃就是这么多年了,除了齐鲁,就是昌江。”杜崇山唏嘘了一番,若有所感,“你在蓝岛,我也没有机会回来一趟,真是有些遗憾,现在我都还在后悔,该找个机会去看看的,不过我知道你在蓝岛干得很好,我有不少朋友同事和老下属,都纷纷和我说,蓝岛在你手上时间不长,但是却有脱胎换骨的效果,现在都说北看蓝岛,南望深圳,蓝岛和深圳,一北一南,已经成为当下一片下行局面的国内经济中的两大亮点了。这一点上,你比我强多了。”

  陆为民为之汗颜,在杜崇山面前他可不敢居功自傲,赶紧道:“省长,你这一夸,我都不知道手往哪里放了,蓝岛是赶上了这个时机,我也就是因缘际会的推波助澜了一把而已,可能我的确在其中起了一些作用,但是绝对不是外界传言的那么神乎其神,我没有点金手,没那份本事可以移山填海沧海变桑田,那都是蓝岛干部百姓干出来的,现在老董在那里一样干得很顺手,一样发展很快。”

  “你不用在我面前谦虚,就是审时度势的推波助澜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得到的,何况你做的远不止于你说的这点儿,中央也不是瞎子,看不到你做的这一切,你真以为这中央政研室副主任和中联部副部长双职兼任是那么好当的?谁都能享此殊荣?哼,你自己怕是心中窃喜又有点儿惴惴不安吧?”杜崇山没理睬陆为民的谦逊,“为民,好好在这两个岗位上干点儿实事,中央对你们这批六零后干部很重视,你是其中佼佼者,而且眼界胸襟和实际工作能力都是出类拔萃的,你现在这两个位置就是对你下一步的工作的最好的一个铺垫台阶,要好好锻炼磨砺,不要辜负中央对你的期望。”(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