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四十六节 游说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四十六节 游说

  热门推荐:、 、 、 、 、 、 、

  唐天涛担任昌州市委书记之后很快就进入了状态,比起他碌碌无为的彭海波以及再上一届的莫计成来说,唐天涛的思路显然要清晰许多。

  他并没有一味效仿宋州,因为他很清楚在当时的情况下昌州与宋州的距离已经拉开,一味去效仿和追赶宋州反而只会让昌州陷入困局,他必须要结合昌州实际,努力发展昌州的优势产业,像昌州的航空航天/大型机械设备/钢铁/汽车/消费电子等产业成为唐天涛担任市长之后就一直大力支持发展的产业,其中航空航天和汽车产业成为最优先发展产业,包括陆为民兄长陆拥军的标准机械工业集团也是在昌州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不断扩张,已经成为国内数一数二的汽配集团,其产值占到全市汽配产业的三分之一以上。

  陆为民离开昌江这几年,昌州的发展速度明显加快,加上房地产业的兴旺,经济增速一直高于全省平均经济增速的五到八个百分点,创造了昌州自九十年代以来的历史最高经济增速,虽然未曾拉近与依然高速发展的宋州的距离,但是却已经反超了一度超越了昌州的昆湖,而且和昆湖之间的距离还在拉大,牢牢盘踞着昌江经济老二的地位,相比之下,昆湖则面临着飞速追赶的丰州,整个昌江除开宋州一骑绝尘之外,其他三座城市都面* 临着三强争霸的局面。

  陆为民在昌州和唐天涛会谈,之后也出席了一个座谈会,形式差不多,效果也还可以,只是相比于浙粤两省发达的私营经济,昌州这边的私营经济显然还没有感受到金融风暴带来的巨大冲击力,其敏锐性要比浙粤两省那边迟钝许多。

  本来昌州市政府方面也邀请了陆为民一行参观几家企业,但是被陆为民婉拒了。因为其中一家就是标准机械在昌州开发区的生产基地,陆为民觉得虽然标准机械已经上市成为公众上市公司,但是其兄长陆拥军仍然在担任标准机械集团的董事长,仍然是标准机械的最大股东,始终还是有点儿这种关系在里边夹缠着,不太方便。

  不过在出席宋州和丰州的座谈会之后,陆为民显然就显得更随便了,先后参观了宋州和丰州的多个工业园区和企业,在宋州逗留了两天,在丰州逗留了三天。在整个昌江省一共停留了一个星期,甚至比浙粤两省时间还长。

  “你觉得我们标准机械去非洲发展会有机会?非洲的经济达到了那一步么?我们国家也是在经历了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汽车消费才算是真正发展起来了,现在非洲的经济状况,我觉得恐怕还差得远吧?”

  陆拥军对于陆为民的这个建议很是不解,在他看来目前国内汽车产业方兴未艾,标准机械的发展势头也很好,目前除了昌州外,标准机械已经分别在重庆/营口新建了生产基地。进一步扩大生产,这个时候陆为民建议标准机械可以考虑进入非洲市场,实在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未雨绸缪这句话怎么说?”陆为民反问:“你觉得像现在国内这样有些疯狂的发展势头能持续多少年?奇瑞在向俄罗斯/东欧发展,人家都知道全球布局。知道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难道说标准机械就真的没有一点儿危机意识?”

  “话不是那么说。”陆拥军摇摇头,不同意弟弟的意见,“标准机械在国内的市场并不稳固。像美国和日本的合资和独资企业在大举进入中国市场,对我们的市场占有率构成了很大的挑战,我们现在需要进一步巩固市场。这个时候贸然向外扩张,我觉得有些草率了,而且标准机械在研发上仍然需要继续加大投入,这一块的投入很大,我们的确有意向外走,但不因该是非洲,而是在欧洲和美国。”

  陆为民微微意动,看了一眼兄长,“标准机械准备在欧洲和美国采取并购行动?有合适的目标了么?”

  见陆为民并不反对在欧洲和美国的并购,陆拥军也觉得很正常,点点头:“有几个意向目标了,意大利和德国有两家企业,我们正在接触,美国也有两家企业,这些企业规模不大,但是在某一领域却有比较高的造诣,持有专利技术也不少,标准机械要想进一步做大做强,需要通过各种方式来弥补我们在技术储备上的短板,毕竟我们的历史太短,积累太少,和国外这些动辄几十上百年的老店相比,还是太稚嫩了一些,所以我们需要用并购的方式来增强我们的底蕴。”

  “现在是收购的好时机,欧美一些企业受到金融风暴重创,经营出现困难,这一点我觉得主动出击是合适的,但我认为这和进入非洲市场试水并不矛盾。”陆为民沉吟着道:“东南非共同市场6月份在津巴布韦举行的第十三届东南非共同市场首脑会议上宣布正式成立关税同盟,实现该地区对外贸易的高度统一,而对内部市场却是一大喜讯,这个市场人口高达四亿,绝大部分国家都属于不发达国家,发展潜力很大,我即将出访的几个国家都属于政局比较稳定的国家,相对发展环境较为稳定,以肯尼亚为例,该国本身汽车制造业有一定基础,有汽车装配工厂,但是对零部件的生产能力却很欠缺,该国对于愿意到本国投资的工业项目极其欢迎,也愿意给出一系列优惠政策,我觉得标准机械应该提早做一些准备,不一定马上就要上多么大或者多么高端的项目,一些最基本的零部件生产是不是可以考虑选址在那边设一个厂呢?你们的零部件生产企业通用性很强,不也一样在为日资和德资企业提供么?我觉得是可以得。”

  陆为民的耐心劝说让陆拥军有些意动,他也犹豫了一下,“为民,这对于你的工作很有帮助么?”

  陆为民笑了起来,“大哥,我是在中联部任职,不是在商务部任职,这方面和我关系不是太大。我之所以和你说这事儿,一方面固然有加强中国和非洲经贸往来对巩固双边关系有利,但是更重要的还是我觉得咱们国内的汽车市场以这种势头发展是难以持续太久的,当然中国市场够大,但我们国内产业膨胀太过迅猛,这基本上是我们国内产业发展的通病,一拥而上,然后迅速形成成本上的恶性竞争,所以跳出这个圈子,非洲市场很广阔,就像是二十年前的中国,一旦非洲市场进入发展进程,我相信这个市场不会比中国市场小,现在欧美国家对这个市场还不够重视,或者是因为对这些国家政治体制和市场的不放心,而不愿意进入,这恰恰是我们中国企业的机会,我们中国企业最擅长的就是在夹缝中求生存,闯出一个市场来。”

  陆拥军终于点了点头,“为民,不是你大哥这么谨慎,而是现在国内市场的确前景很可观,我们标准机械在重庆和辽宁都有新建基地,加上又有几个并购项目要考虑,公司也打算定向增发部分股票,以此来加快新基地和并购项目推进,所以涉及到其他考虑,就不得要小心一些,这步子也得一步一步的走才行啊。”

  “大哥你作为企业当家人,考虑仔细一些也是应该的,你看吧,我觉得你可以安排人过去看一看,了解一下,至于说条件是不是合适,我觉得还是得你们公司自己来评判,我只是做一个推荐罢了。”陆为民也能理解陆拥军的谨慎,毕竟现在国内市场的情况的确很火爆,也难怪陆拥军没有多少心思去开拓外部市场,只是这种火爆场面能维系多久呢?也许三五年之后,就该迎来一波寒潮,就要说洗牌的事情了。

  “那行,我会安排人随团去考察,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未雨绸缪,真要等到试产变化时才来谋出路,恐怕也来不及了。”陆拥军能走到这一步也不是不明白其中道理,“如果真的条件合适,哪怕增发股票数量多一点,多募集一些资金,也可以去试试水,咱们不求马上见成效,趟趟水,找找路,混个脸熟,也还是可以的。”

  晚上十二点打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