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四十八节 充分准备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四十八节 充分准备

  陆为民飞回京城时也没有给雷达一个明确的答复,这个问题只能雷达自己来决定。

  在陆为民看来,雷达这个时候脱手华达钢铁未必就是坏事,下一步当钢铁企业进入寒冬时,苦苦煎熬的滋味不好受,选择最佳时机出手也算是智者所为。

  就像当初华民集团起家时创立的补精益髓液一样,面对三株集团的激烈竞争,果断抽身将补精益髓液连品牌带知识产权以及生产线一下子全部卖给了三株集团,也就是觉察到了当时的保健品行业已经有点儿疯魔的感觉,人人都在上,广告满天飞,几乎要包治百病了,这种状态下的环境是不可能持续的,跳出去是最明智的选择,而获得的现金也成就了现在华民集团的基础。

  现在的钢铁行业也是如此,本来去年的金融危机来袭时一个产业结构调整的好时机,通过市场竞争来去掉过剩产能就是最正常不过市场经济行为,但是国家却为了继续维系经济高增长而推出了万亿刺激政策,结果就是过剩产能得以进一步红火,但这份红火其实是虚火,只不过现在的人都被眼前的繁花似锦给迷住了眼睛和心神,认为中国城市化进程还会进一步加快,房地产行业还会继续繁盛,却没有想到这只是回光返照,中国经济要进入一个中高速发展的新常态了。

  从钢铁行业来说,华达钢铁从各方面来说都不是最优的那种,无论是规模也好,产品结构也好,资源配置也好,管理水平也好,都不属于第一流的。它的成功得益于中国这十年来的经济超高速发展以及选择好了特定的投资环境,现在退出,将华达钢铁交给一些更具实力和管理能力的大型企业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当然对雷达来说,拓达集团的主要资产就两块,一块就是华达钢铁,一块是拓达水泥。其他都是附着于这两个企业之上的,而且华达钢铁的规模远大于拓达水泥,一旦让出了华达钢铁,虽然可能换来大笔的现金,但是对于雷达来说,旗下只剩下一个拓达水泥,而且一样要面临今后几年的水泥行业大萧条的竞争,雷达心里肯定也不是滋味。

  所以陆为民给雷达的建议是,如果能够想好自己下一步要干什么。那么不妨早一些出手华达钢铁,这样可以有更充裕的时间来寻找更合适的机会。

  雷达表示会好好考虑陆为民的建议,但是他也表示一旦他做出决定,他希望陆为民给他一些更为具体的建议,他对陆为民的信任和依赖已经根深蒂固,尤其是在这种战略抉择上。

  因为陆为民下一个月就要出访非洲,这一去可能就是一个月,雷达也表示他会在陆为民出访非洲回来之前作出决定。而陆为民却觉得其实雷达现在已经就做出了决定,这一段时间不过是要好好和复兴那边好好谈一谈价钱罢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陆为民认为雷达不算是一个最优秀的企业家,但是却是一个最优秀的投资者。

  *

  对来自各个渠道的消息赵家淮还是比较灵通的,陆为民对这一次出访很是重视,这让他很满意,照理说像这样的出访任务本来不该是陆为民这一类刚进入中联部不久的新人来承担的,但是有两个因素促成了陆为民的成行。

  一是陆为民还有一个中央政研室副主任的头衔。这代表着中央也需要从更宽广的角度来看待党际交往带来各方面影响,二是陆为民本人的一些观点近期也频频在一些刊物上发表,而一些更为深层次的意见据说也获得了高层的认同,所以最终中央决定由陆为民带队出访,而且选择了八个国家。临时加上了纳米比亚。

  这样一来东非和南非各国都基本上兼顾到了,只是如此规模的出访也还是让赵家淮有些担心,不过后来的陆为民的表现证明了赵家淮的担心是多余的,陆为民提前了一个月就开始做准备,尤其是奔赴浙粤昌三省考察调研,而且频频与外交部/商务部/国资委以及一些大型国企和地方民企接触,座谈会一个接一个,很明显陆为民这一次是有备而行,而且陆为民也还和一些民间智库机构接触甚多,邀请一些民间智库负责人和相关的专家学者进行洽商,欢迎他们参加此次出访,这一点上也还是让赵家淮有些佩服陆为民的好气魄。

  虽然说陆为民的这些举措也是先行报告并获得了中央的批准的,但是陆为民如此积极且如此大规模的动员邀请,还是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起码已经有一些国家的外交使节开始通过各种渠道来了解这一次出访的意图,混合了大量工商业企业家和一些智库专家学者,甚至包括一些和军方有联系的智库专家学者,这不能不让人瞩目。

  这种事情也保不了密,在出访前所有人员名单都要确定下来,报经中央批准,当然涉及到比较多的是企业界人士,现在粗略估算一下都已经超过了三十人,而且可能还有增加的可能性,因为一些国企的人员尚未最后敲定,这已经大大超出了最初的预计,同时还涉及到一些智库学者专家,也有接近十人,算上部里边的出访人员以及工作人员,还有商务部/文化部和教育部的一些较低级别的官员和工作人员,整个出访的代表团要超过六十人,这个规模可不算小了。

  陆为民的准备工作做得很认真,而且各方面也考虑很周全,这让赵家淮也比较放心,他就怕陆为民对这次出访大大咧咧不在意,结果本身就不熟悉情况,最终出去了工作没有开展好倒在其次,如果弄出一些什么问题来,那就不好了,不过从前期陆为民的准备来看,赵家淮可以放心了,陆为民不是一个鲁莽冲动的角色,纵然可能有些他自己的主见想法,但正如上边的态度一样,有些事情总要去试试你才知道究竟如何,毕竟这也只是一个党际交往为主题的代表团,陆为民的级别也并不高,并不代表国家层面,更多的是一种沟通探讨。

  敲门声响起,赵家淮看见陆为民手中拿着厚厚一叠资料,胳膊上还夹着笔记本,笑着点头:“来坐,为民,准备得怎么样了?”

  “千头万绪,最开始还觉得自己应该能行,结果越准备冒出来的问题越多,加上工商界和一些专家学者,他们也有一些其他的考虑,所以在交流层面上也牵涉越来越宽泛,我已经让部办公厅和外交部那边联系了一下,也请驻各国大使馆帮忙协调日程安排,尤其是和当地工商界以及相关政府职能部门的座谈,还有一些社会团体和组织以及媒体组织的对话交流,安排得太满了,我都担心一个月时间有点儿紧了,现在正式日程还没有报过去,但也差不多了,所以我打算先汇报一下,准备就敲定了。”陆为民脸上疲倦中也带着一丝振奋,

  “为民,你也别太拼了,外交战线上的工作不可能一蹴而就,有些需要持之以恒的努力。”赵家淮见陆为民也有些疲惫,关心道。

  “部长,我明白,只是这一次机会难得,我也是才摸索着上路,想踏踏实实做点儿工作,非洲在咱们国内外交领域也是一个重头戏,和欧美那些地区相比,这一块大陆将是我们今后国内经济交流往来的重要目的地,而且还会越来越重要,我觉得我们前期有些工作还是落后了一些,现在需要赶上去,反正我这个人也算是新丁,就算是出点儿纰漏,也有部长帮我挽回场面。”陆为民笑着道。

  “你啊你,还琢磨这些!”赵家淮笑着责怪道:“外交战线无小事,你自己可得要悠着点儿,别太过了线。”

  赵家淮也不多说,陆为民也不是蠢人,自然有底线,前期中央相关领导也和自己与陆为民一道交了底,对有些方面也划了线,明确了态度,陆为民当然清楚有些工作该如何去开展,都说过了,探讨沟通摸索,就是一个尝试,生意不成仁义在,这句话应该很适合用在这上边,而陆为民之所以这么大规模的调动整合各方面资源,也就是要在最好充分的准备工作者下来开展一些交流合作,最大限度地促成一些交流成功的几率。(未完待续……)

  (启蒙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