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五十节 出访,新招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五十节 出访,新招

  在非洲局工作多年,窦庆文也知道对非关系一直在缓慢升温,尤其是在中国经济实力不断攀升,对外能源需求不断扩大的情况下,像苏丹/安哥拉已经成为中国最重要的原油进口渠道之一,而中国工程建设企业也不断在非洲地区攻城略地,加上五矿企业也进入非洲,非洲市场也越来越被中国企业所重视,所以他也清楚中央对非洲只会越来越重视。

  只是陆为民这一趟来得也太猛了一些,一下子要出访非洲八国,而且涉及面非常宽泛。

  最初他以为陆为民既是要经贸开头,配合着党际交往,顺带也按照陆为民的新思路,通过与各国政党以及一些社会团体组织接触交流,来进一步拓展发展空间,但是越往后他也觉得陆为民的动作力度越大,经贸也就罢了,央企好几家,民企就更不用说了,是大头,浙粤昌三省都很踊跃,而后牵扯到教育文化部门,也说得过去。

  陆为民在后期的工作也是越要求越细,在窦庆文看来,这已经有些超出中联部的工作范畴了,涉及到放方面,有点象是全方位的合作外交了,经贸/文化教育/农业/社会事业,几乎面面俱到,而且陆为民对每一方面都提出了他自己的要求,要求就每一方面现在存在的问题提出应该从哪些方面来解决或者改进。

  以教育为例,他要求教育部门配合提出相关规划,为这几个国家提供相关的教育交流计划,细化到每年多少个,涉及到各个国家的哪个具体区域和具体种族民族和他们的语种,这里边的配合工作就需要外交部和中联部来,很繁复,也需要和中国驻各国的大使馆以及各国驻中国大使馆进行对接,窦庆文甚至都有点儿担心外交部会有些不满。在他们眼中,这一趟中联部显然是有些“逾越”了。

  不过陆为民显然不太在意这一点,又或者窦庆文觉得陆为民是不是获得了“尚方宝剑”可以“自由裁量”,联系的各个部门也都还是比较配合,像商务部/教育部/文化部/民政部/农业部/国资委等部门,基本上都满足了陆为民提出的要求,也在这一轮出访中安排了相应级别的官员,这在以前是比较罕见的。

  但最让窦庆文感到吃惊的还是这一次出访包括了几名和军方相关的人员,虽然名义上军事科学学会的学者,但是窦庆文还是清楚里边仍然有两名属于军方的代表。来自海军。

  窦庆文知道海军方面一直在推动海外补给基地建设一事,像吉布提/塞舌尔/纳米比亚都是潜在的候选地,不过外交部在这个问题上比较谨慎,高层对这个意见也是态度模糊,未曾明确,陆为民显然是希望在这个问题上有所突破,而他的观点显然也吸引到了军方的注意,海军这一次派员参加,肯定也就是要有所作为了。

  虽然不清楚陆为民准备在这个问题上怎么做。但是窦庆文相信陆为民也是获得了上边点头的,这是原则问题,至于如何来具体操作,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窦庆文估计陆为民这一次肯定是要有所作为了。

  想到这里他也觉得有些心潮澎湃,不管怎么说,能够跟随这样一个敢闯敢干的领导出门,他也觉得是个机遇。要不成天就这么蜷缩在机关里,研究研究再研究,建言献策却始终难以获得认可。委实觉得憋屈,这一次终于可以出门,好好干点儿像样的事情了。

  *************************************************************************************************************************************************************************************************************

  按照计划,访问团第一站是埃塞俄比亚,飞机从京城飞亚的斯亚贝巴,是阿联酋的航班,经停迪拜,国航现在还没有直飞亚的斯亚贝巴的航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通。

  代表团一行58人,堪称庞大,对于陆为民来说这也是一个挑战,他还从未率领过如此庞大的代表团出访,同时也为有过如此形式和内容的出访,对他来说压力不小。

  在出发之前,陆为民就要求所有成员都必须进行为期两天的基础培训,就要去造访的八国情况一一由相关人员进行介绍和培训,有什么不懂和问题也要提前问清楚,避免到了目的地之后再抓瞎。

  毕竟这个团成员实在太庞杂了,素质也参差不齐,尤其是这几十位私企代表,陆为民也不熟悉不了解,真要出点儿什么状况,那就麻烦大了。

  九个小时的飞行,在迪拜逗留了几个小时之后,再飞往亚的斯亚贝巴,降落在巴博勒机场。

  除了中国驻埃塞俄比亚使馆相关人员外,埃革阵一位执行委员率队前来迎接陆为民一行,由于连续飞行,代表团一班人都比较疲倦,所以埃革阵这边接机人员也和陆为民等人进行了简单的会晤之后,陆为民他们就先行进入亚的斯亚贝巴酒店中休息。

  在埃塞俄比亚的活动也安排得很紧凑,陆为民代表的中联部与中央政研室一行人要参观友谊学校和埃塞俄比亚农业技术示范中心以及埃革阵的两个基层组织,而埃塞俄比亚方面还要为来考察访问的企业代表们举行一次双方的座谈,介绍埃方在投资方面的一些构想和政策。

  应该说埃塞俄比亚的各方面条件都算得上是东非地区比较好的,政局稳定,无论是从事一些轻工业投资还是农业合作,都具有相当广泛的前景,对接座谈和参观考察都进行得很顺利,陆为民也知道自己这第一次出访的第一次亮相还算是顺利,双方的沟通交流也算是比较满意,陆为民和教育部相关官员也与埃方的教育部门和大学有关人员进行了交谈,表示中方在推出的欢迎埃方青年大学生到中国留学,并提供助学金支持计划,埃方也表示欢迎。

  同时在另一个层面,陆为民也主动向埃革阵提到了欢迎埃革阵的青年干部和基层领导干部到中国进行中短期的培训,并表示中方可以帮助埃方建设埃革阵的中央党校,以进一步加强埃革阵的干部培养能力,这一提议引起了埃方极大的兴趣,埃革阵一位执行委员当即表示会将这两个意见带回埃革阵,希望能够尽快就这一构想进行研究,与中方进行对接磋商。

  几乎是马不停蹄,陆为民又率队与埃塞俄比亚新闻媒体代表进行了座谈交流,并代表中国记协欢迎埃方的新闻媒体代表访问中国进行交流。

  在埃塞俄比亚的两天时间里,陆为民几乎没有喘息之机,除了考察和走访,一个会见接着一个会见,一个座谈接着一个座谈,但是陆为民却能感觉到通过这种方式的谈话沟通,的确能够起到很好的效果,尤其是和埃塞俄比亚的新闻媒体代表以及反对党代表的见面进行沟通,的确能够更全面的了解埃塞俄比亚当前的状况。

  “庆文,是不是有些吃不消了?”陆为民见窦庆文也是精神有些萎靡,笑着打趣:“你可是和我同年啊,缺乏锻炼啊,就这么一折腾,你就变成这样了?”

  “陆部,谁有你这么精力好啊?”

  窦庆文是真的有点儿吃不消了,陆为民精力太旺盛了,体力也真好,事必躬亲,而且晚上还要写工作日记,忙到十一二点才休息,第二天又是一大堆的各种活动,而且窦庆文感觉到陆为民参加各种座谈也好,会谈也好,都不像其他领导冠冕堂皇的套话居多,而他则是属于自己个性化的特色很浓,经常询问一些更为细节的问题,连翻译有时候都有些跟不上,比如像昨天的埃塞俄比亚新闻媒体代表,陆为民就径直表示希望埃方的新闻媒体多关注中国和埃塞俄比亚的交往合作,同时对中国个别人在埃的一些不良表现不要刻意夸大和丑化,可以多和中国驻埃大使馆进行对话沟通,尽可能的维护好中埃之间的友谊。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一副强健的身体,你很多时候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陆为民扩展了一下胸肌,“我也是近几年锻炼不够了,老说要加强锻炼,但是却做不到,地方上事情太杂,现在到部里边来了,相对好一点,我打算要把晨练重新捡起来,而且还要加长时间。”

  “呵呵,那我也可以向陆部学习了。”窦庆文点头笑道:“陆部,我可真有些佩服您了,跟您出来大长见识啊,您是怎么想到要协助埃革阵方面建中央党校并为他们提供教育体系支持的呢?这一点我们原来可是真没想到。”

  继续求票,最后时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