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五十五节 加分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五十五节 加分

  热门推荐:、 、 、 、 、 、 、

  当陆为民一行圆满结束出访回到京城时已经是元旦已过的一月初了。

  这一趟出访整整跑了33天,可以说长途跋涉数万公里,横跨了亚非两大陆,尤其是在抵达东非之后还要纵贯整个非洲大陆一直到西南非的纳米比亚和南非,堪称陆为民有生以来最漫长的一次航程。

  出访八国,陆为民粗略的算了一算,总共参观了17处各类地点,参加会见42拨,座谈会23个,出席各种活动19个,33天里除了在飞机上消耗的时间外,基本上每天都有三到四个活动,可谓争分夺秒,但是收获却是超出预料的丰厚。

  回到京城之后,陆为民甚至没有多少时间休整,他需要把这一次出访各个方面的成果整理出来,并进行一次全方位的综合评估,因为预计高层将就这一次的出访情况听取代表团的汇报。

  要汇总各方面所取得的成果,还需要与代表团的代表们进行分门别类的具体商谈,了解具体情况,尤其是与参团的国企和民企代表们,他们这一次出访虽然从表面上看并没有签署任何相关的协议和合同,但是作为一次前期的考察,究竟达到了什么目的,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和想法,也都需要汇总起来。

  而各个部委代表的情况也一样,他们一方面需要向各自的领导汇报此次出访的工作情况和成果,一方面要也要和陆为民进行沟通,介绍这一次自身的收获。

  这个时候陆为民才意识到这样一个包罗庞杂的代表团出访要汇总情况是多么复杂,一方面要了解具体实情,另一方面还要进行分析评估,还要预判下一步可能的发展,因为这一次的出访很多领域都是初次接触,对于下一步的发展状况还要有一个比较客观的评判。

  比如和各国新闻媒体人群体的接触交流以前就比较少,而尤其是对这些国家国内的一些地方媒体,更是少有打交道,但这一次都基本上覆盖了。而且交流的程度还比较深;又比如和一些社会民间群团组织的见面交流,以前也比较少,特别是一些地域性和行业性的社团组织,像行业工会/农会/环保组织等。之前基本上都没有太多正式的交道,所以这些群团组织对中国企业和中国人的印象都不是太好,而发出的声音也都是倾向于负面的,虽然他们也认同中国企业和中国资本的到来的确给他们国家和地方上带来了巨大的机会和变化。

  但是这一次陆为民以相当重视的姿态邀请这些组织群体的代表见面座谈,也让这些群团组织颇有些意外。尤其是在陆为民一行以相当理性客观的态度和他们进行沟通交流,交换意见,畅谈一些发展规划中可能遇到的各种问题时,双方的态度都很务实,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拿陆为民的话来说,很多问题还是由于双方的陌生和缺乏沟通带来的误解造成的,其实很多问题如果能够其他进行沟通协调好,这些误会完全可以避免,而有这些群团组织的理解和支持。中国企业在这些国家和地区发展推进要顺畅许多,同时也更容易赢得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普通民众的支持和好感。

  美美的睡了一觉,陆为民发现自己居然有些想赖床了。

  回来调整时差花了一两天时间,人精神状态也显得不太好,但是再不好,工作也得继续赶起走,半点也不敢落下,说不准哪天中央领导就要听取汇报了,这一点上中央政研室这边和中联部那边两位领导都专门交代了陆为民,要抓紧时间把出访情况和成果汇总出来。形成报告。

  光是报告还不行,那只是代表一些已经成熟或者确定了的东西,如果中央领导要听取专题汇报,肯定不会只局限于书面报告上的东西。领导是要听你这个代表团负责人对这一次出访所到之处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悟,也就是说,要听的不仅仅是所见所闻,更重要的是所感所悟,也就是你对所见到的所听到的所接触到的种种情况,有什么看法意见和建议。

  作为中央政研室副主任和中联部副部长。各自职责是不一样的,中联部的工作是推进执行,而中央政研室则要给出看法意见和建议,但这两个职务落到了你陆为民一个人头上,那就意义更不一般了,也就是说你兼具了推进工作——反馈分析——给出意见——继续推进这一循环性的过程,当然这看起来有些不靠谱,推进工作也得要上边有指导性意见,但是上边指导性意见也是你要给建议的,一句话,你的双重身份决定了你要扮演的角色很独特,更具含金量了,说话也就更有分量了。

  收集整理,评估分析,然后去芜存菁,并根据这些东西来建言献策,这就是现在陆为民要做的,而这建言献策可谓字字珠玑,都是要上达天听的,政治局可能都要进行研究讨论的。

  苏燕青煮好早餐把女儿安排在餐桌边儿上吃东西,这才回到卧室,发现丈夫居然瞪大眼睛躺在床上,还没有起床的意思,有些惊奇:“咦,你这两天不是很忙么?晚上回来都还要加班加点,怎么今儿个还赖起床来了?今天准备好好休息一下?”

  陆为民摇了摇头,然后做了一个要鲤鱼打挺的动作,最终还是放弃了,怕床经受不起,坐了起来,接过妻子递过来的衣物,开始穿衣:“没那好命啊,待会儿还得去研究室那边,情况整理得差不多了,写的东西的粗框架也出来了,也就是后续的填充和丰满润色了,紧赶慢赶,好久没自己动过手了,还是有点儿手生了,很多时候总觉得词不达意,想要写出某种感觉却又达不到,有点儿意犹未尽的味道。”

  “你是历史系毕业的,不是中文系毕业的,别以为你自己文字功底有多高,原来给姨夫当秘书,那个时候的层次和现在能一样么?”苏燕青毫不客气地打击丈夫的自尊心,“你的文字水平要当秘书,也就只能停留在给副厅级干部当秘书的层次。”

  被妻子的话给气乐了,陆为民咬牙切齿:“行,我当秘书,也就是给副厅级干部当秘书的水平,那我不当秘书行了吧?那总是一个副部级干部的水平了吧?”

  “嗯,差不多,也许打磨一下,就是正部级干部的水平了。”苏燕青美美的一笑,“是不是听到这个夸赞,你觉得心里很舒坦?”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陆为民也和妻子开玩笑,走了这么久,电话通得也少,回来之后很有点儿小别胜新婚的滋味,尤其是这种语言之间的亲昵,对他们这种中年夫妻来说,就更能够让夫妻之间的感情更融洽,“如果是中央领导人这么说就好了,我估计顿时就有神清气爽天地为之一宽的感觉。”

  “官迷心窍了?”苏燕青没好气的道。

  “这话怎么说的?你觉得我是那种人么?”陆为民摇头,“但你不能否认,职位上的升迁是组织对一个干部官员工作的最大认可,谁不希望能够有一个更高更大的舞台平台来供自己施展更大的抱负?我不是圣人,做不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希望获得组织的认可,也希望组织能够给自己更多的机会来施展我心中的抱负,就这么简单。”

  苏燕青沉默了一下,坐在床边,这才幽幽的道:“你这一趟出去这么久,我都有些不太适应了,原来你在地方上工作也就罢了,可你在京里工作几个月,我发现我就有点儿很享受这种生活,结果你又一出去这么久,我觉得就不适应了,连窈窕都一样,老是问爸爸怎么还不回来,你也懒,不打电话回来,说实话,我还真怕组织如果对你委以重任,让你又下地方去怎么办?”

  陆为民微微一怔,他没想到苏燕青这么敏感,照说这么多年来都过来了,聚少离多,孩子也这么大了,可没想到自己才回京工作几个月,妻子就有些眷恋这种生活了,而且妻子是也有些感觉,大概是觉得自己这样努力工作,成绩做出来了,也许下一步就有可能会提拔重用,也许就未必能留在京里了。

  他不能说妻子是想多了,提拔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但是他感觉自己这一趟的出访,恐怕也的确会为自己加不少分。

  来吧,票票,老瑞很需要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