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六十五节 寻路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六十五节 寻路

  昌西州的情况陆为民从冯西辉和李幼君那里都能知晓一些,实事求是的说,雷志虎和谭伟峰搭档这两年,昌西州发展速度不慢,增速基本上都还是保持着全省前几名的,但是关键在于昌西州的底子实在太差了,即便是距离这几年一直处于低位挣扎徘徊的曲阳和宜山两市,昌西州的地区生产总值也只有宜山和曲阳的三分之二不到。△↗小,..o

  这几年昌江的发展也极不平衡,宋州一骑绝尘,昌州追赶了上来,昆湖开始沉沦,丰州开始发力,其他地市中呢,昌西州经济增速也比较快,但限于经济总量在那里,始终无法摆脱千年老幺的地位,经济下滑最快的还要数宜山,这个昔日排在全省中等偏上的经济强市,似乎是从谭学强开始担任宜山市长时就陷入了泥淖,传统产业急剧下滑,又找不到新的经济增长发展方向,所以近七八年间几乎一直是全省经济增速的最后一名,换了三届书记市长,都未能打破这一魔咒,经济总量也滑落到仅比昌西州强的地步。

  和宜山情况相仿的是曲阳,经济增速也仅比宜山略好,都大大低于全省平均水平,陆为民从章明泉那里也得知,省委可能翻了年之后就要对曲阳市委市政府班子进行调整,省委书记尹国钊对曲阳市委市府的庸庸碌碌早就不满意了,只是一直没有考虑好班子搭配问题,所以才迟迟没有启动,估计现在是实在忍不住了,所以要动手了,据说谭伟峰都有可能是曲阳市委书记的有力人选。

  像其他几个地市,黎阳和洛门两市的情况还不错,而青溪/桂平和普明三市情况则起伏不定。时好时坏,只能说是差强人意。

  整个昌江省的发展这几年都显得很不平衡,这也是尹国钊对当前昌江经济不太满意的主因,拿尹国钊在省委扩大会议上的话来说,昌江省的经济发展不能寄托在两三个城市上,言外之意也就是昌江经济不能依赖于某一座城市。无论它是宋州还是昌州,还是要靠全年均衡发展来解决问题。

  昌西州的发展速度不慢,但是经济总量始终上不去,要说这也不能怪雷志虎,这是历史欠账问题,底子太薄,雷志虎担任州委书记能做到这一步也不容易了。

  如果说尹国钊真的要对地市州班子要动,他雷志虎也只能走一个更好的地市一把手位置上去,照说雷志虎也不该这么急迫才对。但是对于雷志虎来说,他最担心的也就是省委觉得他还行,要把他放在诸如青溪/昆湖/桂平这一类排在全省中上游的城市去当市委书记,他雷志虎现在年龄上还有diǎn儿优势,可如果尹国钊真的要把他雷志虎放在青溪或者昆沪去当市委书记,这一干又是三五年,他雷志虎的年龄优势就不在了,届时还有没有机会升任副省级干部。就真的是个未知数了,何况就算是有机会。多半也就只能去争一争人大政协的位置了,这却不是雷志虎想要的。

  雷志虎自认为他自己在昌西州的表现还是不错的,但是这个不错也仅止于不错,距离想要一步跨上一个台阶,比如副省长,却始终还欠缺一diǎn火候。他希望能够找到一diǎn儿突破来吸引尹国钊的注意力,或者说博得尹国钊的认可,为他下一步的竞争打好基础,这是雷志虎这一次来拜访陆为民的另一个隐藏在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因素。

  因为在他看来,陆为民每每能够在换到新岗位之后都能迅速的选择正确的路径方向。迅速打开局面,然后沿着正确的道路前进,最终鱼跃化龙,不仅仅是他善于选择路径那么简单,谁都艳羡陆为民能照准路径推进工作能力,却忽略了陆为民在关键时刻的飞跃能力,这恰恰是陆为民的高明所在。

  谁都知道在仕途上,如果你不能抓住时机促成飞跃,那么也许你就只能在一个层级上徘徊,这最后一跃的时机极为关键,但很多人却无法捕捉到这个时机,或者不能实现最后完美的凌空一跃。

  雷志虎分析过陆为民的发迹史,陆为民的除了善于审时度势寻找发展契机外,更重要的还是他捕捉机遇的精准性,同时在关键时刻表现出来的灵敏度和爆发力,这是陆为民成功的关键。

  执行能力和推进工作水平的强大雷志虎自认自己和谭伟峰都不缺,关键在于最后的飞跃阶段,可以说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你不能在最后关键时刻爆发自己实现飞跃,前期的努力和辛苦可能就会变得黯淡,领导的兴奋diǎn也是时效性的,可能两三年你的工作都很不错,但是在进入最后的博弈阶段了,你表现平平,可能他的注意力和目光就会被别的表现优异者所吸引,这就可能导致你在最后竞逐中失利,虽然你的总体表现也许并不逊色与对手。

  以陆为民的表现为例,他在蓝岛工作干得风生水起,以“三创”——“创新/创业/创意”为名,玩出的“三创”概念让蓝岛在全世界都出了一把风头,欢呼雀跃的年轻创业者们都纷纷往蓝岛跑,而各类创投资本也是蜂拥而来,一时间“北看蓝岛,南看深圳”的说法不胫而走,红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

  但雷志虎觉得光是经济上的表现还不足以让陆为民从蓝岛市委书记直奔中央政研室副主任这种要害位置去,虽然副主任这类位置更像是过渡或者镀金,陆为民提出的“法治蓝岛”才是真正的大杀器。

  这一提法迎合了“法治构建和谐社会”这一理念,成功的让他的思路与**的精神理念结合起来,或许在外界看不出什么,但是对于高层却无疑是一个尝试的典型范例,如何来构建和谐社会本身就是一个综合性的工程,需要各地来根据自身实际情况来不断进行尝试,而蓝岛无疑开了一个好头,而且还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这在政治意义上的影响甚至超过了陆为民在蓝岛搞得风车斗转的“三创”。

  正是这关键的“法治蓝岛”活动,使得陆为民才能从无数个副部级干部中脱颖而出,进入中央高层的眼帘,进而直入中央政研室这一类核心部门中,他能进中央政研室不仅仅是他的表现和能力,而在于他的思想理念和观diǎn获得了中央认可,或者符合中央高层的施政意图,这才是关键。

  这样才是陆为民最为厉害之处。

  这一趟来雷志虎就是想诚心诚意想要向陆为民请教,当前的昌西州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是如何能够再上一步,尤其是能够以较为耀眼的表现来为昌西州赢得更好发展机遇,雷志虎不指望陆为民能给自己一份锦囊妙计,但是起码可以指diǎn一下自己应该向哪个方向尝试。

  *************************************************************************************************************************************************************************************************************

  宾主坐定,雷志虎一方面对陆为民到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任职表示祝贺,同时也对陆为民上一次来昌江考察没来昌西州表示“埋怨”,“埋怨”老领导不看顾老下属,明知道昌西州现在的情况正处于负重前行追赶的时候,也不给昌西州推介一些项目,起码也该支一支招。

  对于雷志虎的假意埋怨,陆为民也能理解,自己到中央工作了,下边人都想来沾diǎn儿光,比如介绍一些投资项目,寻找一些政策,这都在情理之中,只是自己这个中央政研室副主任和中联部副部长的分量实在值得考究,本身中央政研室就是一个研究性的部门,中联部就更不用说了,和国内事务沾不上多少边儿,现在真要让自己干diǎn儿啥,自己还有些头疼。

  “志虎,别再我面前打马虎眼,昌西州的情况我还是知晓一些的,这几年经济增速都保持在全省的前三,还不满足?”陆为民笑着道:“欲速则不达,昌西州底子薄,你们尹书记和杜省长又不是不知道,我记得你们昌西州不是也提出了要打造生态昌西么?要可持续发展,要青山绿水,昌西州的发展不能一味盯着工业,尤其是那些所谓能带来高p的重化产业,还是要根据昌西州的实际情况来定,我想这一diǎn你们昌西州现在做得很不错了,不要一味想和宋州/昌州这些工业化城市比。”

  身体不佳,忍痛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