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六十六节 渔和鱼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六十六节 渔和鱼

  陆为民这一番话让雷志虎和谭伟峰都是面带苦笑,忍不住摇头:“陆主任,这话可真不像您嘴里说出来的啊,我现在算是明白在什么位置上说什么话的意思了,这可真是屁股决定脑袋,您这是在中央政研室工作可以说这种话,可我和伟峰是一方父母官,我们承担着昌西州三百多万老百姓改善生活水平提高生活质量的重任,同时也还肩负着省委省政府的期望,您说我们可以向老百姓解释我们没必要发展工业,没必要去和宋州昌州比?”

  “是啊,陆主任,如果您能给我们指一条道,在不破坏我们的环境,不搞那些急于求成的项目,在保护好昌西这一方山水的情况下,让昌西州几百万老百姓脱贫致富,我们当然不愿意去走一些我们也不愿意接受的路。▲∴▲∴,我们不奢望和宋州昌州比,人均gdp或者农民人均纯收入和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只要能达到和周邻的比如西梁又或者青溪的水平,我们就心满意足了。”谭伟峰也笑着接上话。

  陆为民见这两位也是一唱一和,而且语言也很坦率,略感诧异,谭伟峰有些急躁可以理解,经济工作是政府在主抓,经济发展不上去,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不明显,他这个州长责无旁贷,省委省府要打板子都得要打到他身上来,可雷志虎似乎比谭伟峰还要心急,这就有点儿奇怪了。

  不说昌西州发展本来还算可以,就算是昌西州发展真的不尽人意,这板子也打不到书记身上,毕竟书记统管全局,经济工作只是其中一项,而且也应该是以市长为主具体来抓。更不用说昌西州这几年发展也还挺好,至于说昌西州经济总量问题,那更好说了,底子摆在那里,省委省政府也不可能过于苛责。

  可雷志虎眼下却又如此心态,只能说明雷志虎另有想法了。粗略算一算,雷志虎担任昌西州委书记也有几年了,像昌西州这样的地方,干得好,很容易出成绩,也容易博得领导看重,同样,表现平庸,也就容易被人低看。因为你的经济总量始终在全省最后,所以在这个位置上也就是一把双刃剑,你想在这里打磨熬资历,除非你是年龄到点,不求上进了,否则就是自甘堕落了。

  雷志虎显然不属于此列,年龄上他还有些优势,怎么可能就此沉沦。当然希望能在有所作为了。

  “志虎,伟峰。看样子你们两位对昌西现在的局面是很不满意啊,我离开昌江有几年了,对昌西州现在的情形也不是很了解,但是我觉得昌西州现在的发展思路基本上还是准确的,不要急于追求那些并不适合的大工业,在选择投资项目上也要有所考虑。昌西州怎么来发展,如何寻找到属于一条自己的路径,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做到两者平衡。我知道很难,但是再难,也得朝这条路走。”

  陆为民也感觉雷志虎和谭伟峰是有点儿诚心请教的味道在里边,也许是自己给他们两位的印象实在太深刻,认为自己真的无所不能了,现在到了中央工作,好像锦囊妙计就信手拈来了,这倒是有些为难自己了。

  “陆主任,我们明白您的意思,但是我和伟峰都感觉,目前我们为昌西州的发展也殚精竭虑了,但昌西州和宋州的差别太大,完全不具有模仿性甚至学习性,这完全是连个截然不同的概念,但是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脱贫致富难题却和当初您刚到宋州时的情况一样,我们都需要进一步发展经济来为老百姓提供一个健康的可持续的致富增收路径,我们认为还是只有靠发展工业才是实现这个目标,但怎么来做到这一点,就像您说的,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我们也是觉得难以平衡,甚至我们再说难听一点出门就丢的话,我们就是想多要一点金山银山,都做不到,因为昌西州的情况实在太具体了,真的很难具有实力的投资者来我们这里投资,可以说我感觉的,哪怕是外地房地产商来我们昌西,其规模都要比到其他地市的房地产商要小不少。”

  雷志虎这番话算是相当直白了,也把当下昌西州急于通过发展经济来解决老百姓脱贫的心情表露无遗。

  “我们也考虑过有没有其他渠道,通过多层次多方面来帮助昌西州经济实现多元发展,但是发现这条路似乎更难,一二三产业,扳着指头算,各种制约因素都很多,吸引外部投资不是我们政府剃头担子一头热的事情,你希望人家来,给人家画了无数美好的大饼,但是你得让别人相信才行,原来在苏谯,不需要你画大饼,人家投资者自己能估算得出大饼有多大,现在我们党委政府画大饼,人家不信,奈何?”谭伟峰也是很心伤,甚至用了一句“奈何”两个字来调侃自己。

  陆为民点头,他不相信这雷谭二人来自己这里只是一味诉苦叫难,肯定也还是有一些想法,“志虎,伟峰,你们俩的门道我不是不知道,我不相信你们在宋州能干得热火朝天,到昌西就束手无策了?是不是有什么想法,想要和我唠嗑唠嗑,你们知道我现在的身份,有多大能耐,你们心里也明白,说吧,如果我能帮得上忙,当然义无反顾。”

  雷志虎和谭伟峰都笑了起来,“陆主任,我们可没有打上门来逼宫的意思,就是想请老领导多关注一下我们这些贫困地区,现在昌江未脱贫的县份基本上都集中在我们昌西州,州里脱贫压力很大,我们也在找寻路径,但总觉得缺点底气,什么底气?就是缺乏让一些优质项目来我们昌西州的最基本的东西,可这一点我们昌西州却无力靠自身来解决,而省里也一样力有未逮,这种情况不仅仅在我们昌西州,我们了解过,像湘/黔/川/甘等省的革命老区和少数民族地区都存在着,我们就在考虑是历史和地理原因导致了我们这些地区发展滞后,为什么国家就不能从更高层面予以这些地区以特别的支持呢?我们也不希望原有那些扶贫政策,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但是这个渔也还是有条件,不是说你学会了打渔,就能打到鱼,你还得要有诸如小船/渔网/鱼饵这一类的东西,否则你把打渔技术练得再熟练,但是没有基本的设备,那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唔,我明白了,你们俩今天来就是想要找一找渔网/小船和鱼饵啊。”陆为民点头应道:“我理解你们的难处,也承认国家在扶贫政策上存在一些问题,如何更好的发挥社会主义优越性,来进一步解决老少边穷地区的落后问题,中央也在着手研究新的扶贫计划和扶贫政策,我虽然没有管这一块,也是有所耳闻的,不过就我目前的情况来说,我还真没有多少渔船渔网这一类的东西给你们。”

  “陆主任,适合我们昌西州的渔船渔网您也得来看看我们昌西州的实际情况才能知道不是?昌西州有你这么多老部属,于公于私您都该来看看才对。”雷志虎大大方方的邀请着,他也知道这一番话肯定不可能有什么结果,如果能够年后把陆为民拉到昌西州来调研视察,那也许就有机会了。

  见雷志虎和谭伟峰都很认真,说实话陆为民也很想去看看李幼君/冯西辉他们工作的地方,另外年前中央政研室那边领导也给自己有些交代,说自己可以就自己长期在基层工作,针对基层工作的一些想法和意见也可以提一提写一写,他也有意出京跑一跑,而扶贫这一块的工作是较为独特的,他也很感兴趣。

  “行,年后我争取抽出时间来跑一跑。”陆为民也就没有再客套。

  *************************************************************************************************************************************************************************************************************

  送走了雷志虎和谭伟峰,陆为民也在思考。

  年后的事情他还真不少,除了需要就中国对外交往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他要拿出一些东西来外,他也还要根据中联部这边的安排有一些工作要开展,比如他自己提出来的关于成立民间社会性质的智库机构和公益机构,积极参与与非洲/南亚和东南亚各国的交流活动,进一步畅通双方民间交流探讨渠道,完善双方全方位的沟通交流体系,这也是一项重要工作。

  患病中,尽量多码字,求票支持!(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