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七十节 等待危机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七十节 等待危机

  赵家淮都有些奇怪像陆为民这样的地方干部怎么就这般不简单,你说擅长经济工作这很正常,你说你对政治敏锐性很强也可以理解,毕竟能走到这个位置没有谁是蠢人,可是这对国际大局观的了解掌握,这就真的不是一般干部能具备的。∈↗小,..o

  别看有的官员谈起国际时政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但只要仔细一听,基本上都是什么《参考消息》或者环球网上生吞活剥下来的,要不就是铁血论坛等网络站diǎn上去耳濡目染的一些东西拿出来现炒现卖,你要真的让他提出一些关于当前时政的真知灼见来时,他就支支吾吾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了。

  陆为民则不然,别看来部里边时间不长,但是肯学肯钻,但这还不足以证明他就可以胜任了,可后来的种种表现让赵家淮不得不承认有些人似乎天生就是干这行的,其表现出来的天赋的确让人艳羡,起码赵家淮觉得陆为民不在这条线上干下去太可惜了,但他又知道陆为民恐怕是不会在这一行一直干下去,而且他甚至判断陆为民在中央政研室或者中联部呆的时间都不会太长,也许两到三年就算是长的了。

  陆为民的一些风格特diǎn也给部里边带来了不少触动,说干就干,雷厉风行,认准一个目标就全力以赴的干下去,有股子不达目的誓不休的气概。

  在他的带动下,跟着他的这帮人也似乎都一下子焕发了青春,这说明陆为民这个人很有人格魅力,能够轻而易举的把大家的工作积极性和主观能动性带动起来,让人不由自主的陪同他一起投入到工作中去。

  窦庆文找到自己汇报了陆为民的一些工作安排,说实话赵家淮也还是有些疑惑。

  陆为民提出的一些看法看似颇有道理,但是在赵家淮看来更有diǎn儿像是先有结果再去找证据的味道在其中。似乎是陆为民认定了这个区域会爆发一些不安定的动乱,而理由就是所谓的金融危机带来的高失业率和人民生活水平下降,这些国家政治模式的缺乏稳定性,以及一些似是而非的外界因素可能充当幕后黑手来推动。

  要说,这些因素的确存在,但是这些因素纠合在一起就能产生如此大的化合作用么?不能说不可能。但是金融危机也已经一两年了,也没见这些国家国内出现什么不稳定的征兆,这些国家本身政治民主就欠缺,加上民族/宗教以及历史原因,存在一些潜在不稳定因素也很正常,即便没有金融危机,这些因素也一样存在,现在陆为民如此突兀的怀疑这个地区存在这爆发骚乱的可能性,甚至会影响到这些地区各国政府政权的稳定。就有diǎn儿夸张了。

  中国在这个地区的利益不小,尤其是像利比亚/伊朗/苏丹等国的经济利益,在伊朗和叙利亚这些国家的政治利益,这些都让中国无法对这个地区置之不理,如果真的出现陆为民所说的那种情况,那对中国利益绝对会造成巨大的影响甚至是损害,所以当窦庆文向赵家淮汇报这方面的情况并表示陆为民要求要动用各方面的资源来收集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情报资料时,赵家淮只是犹豫了一下就同意了。实在是陆为民的一些敏锐嗅觉给了赵家淮不少心理暗示,动用一些资源影响不大。权当陆为民在某些方面工作上的一些摸索,作为中联部的副部长,他有这个资格。

  *************************************************************************************************************************************************************************************************************

  陆为民当然不知道赵家淮对自己的一些工作的心理活动,他现在的心思基本上全部扑到了对西亚北非地区的情报收集和形势研判上去了。

  记忆中,北非西亚的“茉莉花革命”应该就是2010年底和2011年初的时候爆发的,而且迅速波及到了整个阿拉伯世界。牵扯进去的国家不少,像突尼斯/利比亚/埃及/叙利亚/阿尔及利亚/也门都被席卷了进去,如果应对不当,恐怕前世中的故事一样会重演。

  对于这些国家存在的问题不一,但是出现动乱的基本要素却差不多。欧债危机带来的金融风暴席卷全球,使得这些国家的经济受到重创,通胀加剧,失业率高企不下,贫富分化悬殊,而这些国家国内政治格局僵化,家族式的政治权力结构突出,执政党治政能力薄弱,加之**盛行,而这些国家缺乏合适的疏通管道来排解宣泄普通民众情绪的不满,所以一旦出现苗头而应对不当的话,就容易形成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进而变成无法扑灭的大火。

  中国的国策就是不干预别国内政,在这一diǎn上使得中国某种程度上可以避开这些因素的直接冲击,但是经济全球化时代,中国在这些国家的投资利益不小,尤其是像利比亚/伊朗/阿尔及利亚/苏丹等国,一旦有事,经济利益受损的可能性极大,陆为民自认为无法干预到这个大趋势走向,只要这些国家出现苗头,基本上就属于不可控了,连锁反应可能会使得整个阿拉伯地区都陷入混乱之中,而谁会在其中被烧成灰烬,就真的很难说了,但陆为民觉得利比亚仍然属于最大的风险diǎn,除非有强力国家予以它支持,但是在当前的局面下,以利比亚现在领导人的狂人风格,似乎不太可能赢得支持。

  陆为民发现从现在收集到的各方面情报信息显现,还真看不出西亚北非存在这多么大的动乱风险,虽然情报显示也的确出现了一些诸如自己所描述的那些情况,但是如窦庆文所说,这些情形并非现在才出现,而是起码有一两年了,但是并没演化成为危机,所以他自己也有些疑惑,是不是自己这个蝴蝶翅膀真的把这场风暴都给煽乎没了?

  现在他也只能保持着观察,更大力度的从各个方面收集各类情报,尤其是要从各个国家社会面上的深层次来收集情报,只有从这些层面收集起来的情报加以分析,才能找出一些蛛丝马迹,为此他还不能求助于外交部门,而且还不能透露真实原因,否则只怕又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讥讽嘲笑。

  “你凭什么就这么肯定这个地区存在潜在的动乱风险?你是预言家,还是神棍?”曹朗嘴角挂着一抹揶揄的笑容,“这些地区都是产油大国,资本雄厚,就算是遇上了金融风暴,那也比其他国家抗冲击能力强得多吧?”

  “我和你在这个问题上没法说。”陆为民也懒得和曹朗在这个问题上争论,事实上他自己也没有多少底气,“但是我觉得现在新兴媒体,尤其是网络媒体以及新出现的各种移动即时通讯对各种信息甚至是谣言的传播将会起到极大的放大作用,我不知道你们宣传部门对此有没有足够的认识?像qq和sn这一类的即时通讯就不说了,而国外的推特和脸谱,我们国内的博客/微博/论坛这一类的网媒和即时通讯方式,我觉得现在缺乏足够的管控手段,尤其是对于一些侵权/谣言这一类的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或者传递有害信息的新型方式,宣传部门怎么来进行管控?现在网络上的水军力量都很强大了,而且似乎都形成了气候,甚至用这种方式来搏出位出名,也成了新鲜时髦的方式,同样用来攻击,也一样威力不小,这是双刃剑,我觉得国家应当有必要的应对策略和方式手段才对。”

  曹朗的反应也很快,立即道:“你的意思是说像推特和脸谱以及短信/微博这一类的新型信息传播方式可能会给社会管理带来挑战?比如谣言对社会稳定的冲击?”

  “是啊,举个简单例子,如果在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微博上或者推特上脸谱上发出一条某某银行因为经营不善可能面临破产,会不会引发挤兑?再比如一条针对某家企业或个人的攻击性言论照片哪怕是谣言或者ps的照片会不会造成巨大的伤害和影响?”陆为民diǎn头,“那怎么来管控,怎么来应对?传统的信息来源是政府控制的报纸和电视广播等方式,也包括网络门户网站,但是想网络上的论坛呢,贴吧呢,微博呢,推特和脸谱这一类呢?你们怎么来管理?有没有更科学更有效的方式?”

  求票,仍然坚持不懈的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