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七十三节 走好每一步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七十三节 走好每一步

  对于缅甸那边的情况赵家淮还是比较了解的。

  缅甸不比其他国家,和中国有着胞波之谊,和中国有着漫长的边境线,而且两国边境地区老百姓沾亲带故很多,民间联系相当紧密,而且自建国以来中国和缅甸两国邦交一直十分密切。

  缅甸军政府时代也一直保持着与中国的良好关系,即便是现在缅甸方面推出了路线图,准备逐步推进政党政治,但是以军方为背景的巩党仍然与中国保持着十分密切的互动往来。

  同时缅甸另一大政党——民盟方面和中国也有很深的渊源,民盟现任领导人的母亲与中国老一辈领导人有着良好的友谊,只是由于缅甸政局的变化,民盟屡屡被缅甸军方打压,而中国方面又从国家利益角度考虑不得不慎重行事,谨慎展与民盟之间的关系。

  但在6为民看来,这个谨慎政策与当时的特殊历史环境有一定关系,现在国际形势已经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即将成为第二经济大国,又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其国际影响力和地区影响力都不可同日而语了,中国与周邻国家打交道也应当更加自信和主动了,尤其是对一些涉及到原则的问题上,更是应当坦率而明确表述出自己的观点,否则反而容易被一些国家所利用。

  像中国与缅甸除巩党外的其他党派联系不多,在6为民看来随着缅甸国内局面变化,推进政党政治已经成为大势所趋,作为中国一个重要邻国,中国积极主动的与缅甸各政党展关系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巩党方面纵然是心里有些隔阂,估计也难以拿出来对人言,毕竟他们国内的民主进程也是他们自身主动推进的,他们也希望通过堂堂正正的政党竞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那么很多东西摆上台面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对于6为民提出来要拿出一份东西来让自己看。赵家淮也有些头疼,这意味着自己这个新副手是早有打算了,而且是定议了,成形了的东西再交给自己看。就算是你想修改都难了,而且你如果不认可,但这份东西摆在这里,迟早也得要流传出去,像这种观点性的东西。本来也可以拿出来探讨,自己若是强行压下来,反倒是显得自己气量狭小了。

  “为民,你就对缅甸的局面这么不看好?”6为民既然对接触包括民盟在内的缅甸其他政党如此积极,也就意味着他不太看好巩党的展前景,这和现在缅甸那边反馈回来的信息是有些不一致的,虽然缅甸国内已经提出了路线图,但是巩党的根基深厚,和执掌大权的军方态度密切,而且也从制度法律层面进行了很多约束性的设计。所以从目前局面来看,民盟和其他政党要想撼动巩党一家独大的局面不太可能,除非民盟这些政党能在大选中获得绝对多数,但是制度性的设计又让民盟在当前的局面下不太可能有多大斩获,所以赵家淮也很疑惑6为民怎么会这么看好民盟。

  “家淮部长,不是我不看好缅甸局面,而是缅甸既然选择了走这条路,那么无论是渐进还是突变,变化都必然的。巩党有军方背景,实力雄厚。它的实力雄厚是建立在军方对它的绝对支持之下的,而在底层民众对其方案心态很重,现在国际国内的形式对军方直接执政这种模式是不太认可的,巨大的国际国内压力也就迫使军方不得不推到幕后。必须要通过民主选举来实现执政。他们也做了很多制度性设计,但是就目前缅甸局面来看,民众求变的心态很重,所以我觉得制度性的设计恐怕也难以抵挡这种局面的变化,当然这是一个渐进式过程,一两年可能还见不出分晓来。但能看出端倪,而随着缅甸国内求变的思潮泛滥,那么这一波变化迟早会来,而引领民心的民盟迟早也会登上政治舞台,反观背着历史包袱的巩党,就很难了,你越放开,相当于是再给民盟这些在野党反对党提供土壤,你不放开,又会像压制弹簧一下,反弹力会更大,所以这就是两难了。”

  6为民分析着,“我们如果现在不未雨绸谬,可能就会在今后的一些事情上陷入被动,我们和缅甸合作的一些大型项目很有可能就会被很多人推出来当作对执政党攻讦的靶子,这些包括民盟在内的政党站在在野的角度可以恣意攻讦难,只有等到他们自己执政时才会意识到我们中国的这些合作项目对缅甸国家的重要性,也才会重新调整政策,但是有些事情一旦你在前期拨弄民心过火,要想重新把民心理顺挽回来,却没有那么容易,甚至其他在野的政党也会一样用你曾经用过的方式来攻讦你,这些因素可能会对我们国家在缅甸的项目造成很大影响。”

  “所以你认为现在应当要和那些潜在的可能取代巩党的在野党进行主动接触?但是你们认为他们会接受我们的观点么?”赵家淮反问道。

  “他们有他们的立场,民粹是在野的他们现在不得不选择的方式,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吸引到更多的民众注意力。”6为民继续道:“我们现在去接触他们,不是要讨好谁,而是要促进双方的接触了解,把我们的做法想法以及观点介绍给他们,让他们明白我们中国在缅甸推进的这些大型合作项目不是单纯的要攫取什么,这对两国是双赢之举,同时也欢迎他们来我们国内参观考察,看看我们中国是如此做到三十年时间实现经济翻两番,人民生活水平快提高的,我相信只要是有志于执政的政党,无论是在全国还是他们国内的邦,都会对我们中国的这方面执政经验感兴趣的。一次两次的接触交流也许未必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但是只要我们坚持相互交流了解,我相信会起到作用的。”

  赵家淮微微颌,6为民的这番观点应该说还是有些道理的,只是中缅之间的关系很复杂,尤其是在这个敏感时段,如果真的要主动和缅方包括民盟和一些地方政党在内的在野党接触,肯定需要经过中央高层的批准,中央高层也需要综合评估这里边的利弊。

  6为民觉得自己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前世记忆留给他的“资源”越来越说,而且运用这些“资源”还得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否则你无缘无故拿出一通观点来,根本无法说服人。

  就像他提出的缅甸政局变化一样,从现在的格局来看,缅甸的格局并无大的变化,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和缅甸国内推进路线图,缅甸国内的各种民粹情绪就会越来越浓烈,而恰恰在这个时段,中国又在力推和缅甸方面的重大项目建设,从中缅输油管道到密松电站再到莱比塘铜矿,这一系列本来该是双赢的项目却因为缅甸国内的民粹情绪受人利用,或者说被政党拿来作为攻讦的武器,结果不得不搁置,也给中国方面造成了巨大损失。

  明知道有些事情会生,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滋味真的很难说,所以6为民在考虑这些因素的同时,也必须要找到合理的依据来支撑自己的观点,就像自己“怀疑”西亚北非可能会迎来一个不稳定期一样,那么就必须要有三局拿出确凿的证据来,哪怕没有确凿的证据,起码你也要有综合许多可能性结合在一起之后的风险,只有这样你才能勉强让高层关注和看重,也才能有一些基本上的应对措施。

  现在海军方面正在推动中国海军和吉布提海军在红海和亚丁湾举行联合军事演习,也算是一个举措,6为民甚至给海军方面一些建议可以先行租用吉布提港口作为临时驻泊地,先行把脚站住,以防不测,只是这个建议却实在欠缺充分的理由。

  缅甸的情况也差不多,而且延续时间更长,一两年内可能还见不到什么,要等到三五年之后才能见出真章,但等到那时候,中国利益已经受损,要想重新弥补起来,不但费时耗神,而且一样可能面临各种挑战,尤其是来自西方国家处心积虑的抹黑和刁难,所以6为民才会这样不遗余力地要推动着先把这些工作做起来,最起码也能够赢得一些先手。

  求支持!(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