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七十五节 多事之秋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七十五节 多事之秋

  对国外某个国家形势的评估应该是外交部门和情报部门的职责,但是中联部这边也一样脱不开关系,当然,从责任上来说要轻淡许多。

  突尼斯爆发的全国性骚乱已经持续三天了,而且看不到平息下来的趋势,这引起了国内的高度重视。

  如果单单是突尼斯,和中国关系谈不上多大,毕竟中国和突尼斯之间的关系只能说是普通,在经贸往来上也是无足轻重,但是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突尼斯周边国家里和突尼斯现在面临的状况相似的国家有很多,比如利比亚/阿尔及利亚/埃及,甚至更远一些的苏丹/也门/叙利亚等国,都面临着金融风暴洗礼之后的经济下滑失业率暴增以及人民生活水平大幅度下降的局面,加上这些国家的民主政治制度也谈不上多么健全,虽然名义上效仿西方国家形成了议会制或者总统制的政治体制,但是由于诸多因素的影响,这些国家政权的实际控制力很脆弱,加上宗教教派和部落以及历史原因的交织,又毗邻着欧洲那些并不友善的邻居,稍微有些风吹草动,欧美国家就会集体发声煽风点火,很容易就造成局面动荡。

  这也罢了,中国本来就秉承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各个国家的问题只能由各个国家的人民来做主解决,但是中国本身却在这些国家有着很大的利益,尤其是像利比亚/阿尔及利亚/埃及/苏丹和叙利亚等国,中国在这些国家的投资项目不少,而且承揽着相当多的工程建设,一旦这些国家出现局面动荡,毫无疑问会直接威胁到中国国家利益,这个国家利益不仅包括项目和资金安全,也包括在这些国家工作生活的大批中国公民的人身安全。

  赵家淮看向陆为民的眼光都有些复杂了,这太妖孽了,或者说是个乌鸦嘴,居然还真被他判断准了。

  突尼斯的骚乱已经进入了第七天。局面似乎有些失控的架势,执政当局已经越来越失去了对局面的驾驭,而民众的矛头指向也开始发生变化,不单纯是为了失业和生活水平下降了。而是指向了该国权力阶层的特权**问题,火似乎越燃越大,而欧美媒体也几乎是一边倒的跟进鼓噪,为民众的游行示威呐喊助威,很有点儿唯恐天下不乱的味道。

  受到突尼斯局面的影响。临近的各国也开始出现了零星的示威,整个西亚北非都处于一种极度紧张的局面。

  “为民,你判断这种局面会蔓延到多大程度?”

  “家淮部长,现在猜测都只能说我自己的一些主观判断,毕竟没有足够的情报资料来佐证分析,但我觉得可能受到突尼斯影响,周邻这些经济结构和状况与突尼斯相似的国家恐怕很难幸免,这个地区宗教信仰/历史/政治模式/生活水平等相差无几,而且根据情报显示,突尼斯的条件应该还优于很多国家。所以突尼斯如此,其他国家呢?”陆为民耸耸肩,“我们只能从最快的情况来考虑问题。”

  赵家淮沉吟不语,很多事情都是必然中有偶然,北非出现的这些情况有其原因,但是骤然爆发并发展到现在这种状态,的确还是很出乎人意料的,至少在外交部门对这样一种局面是没有多少思想准备的,而陆为民却很准确的预言了这种局面的发生,而且也提到了其他周邻国家亦有可能被效仿并卷入这场风暴中。

  “下午国安小组开会。你和我一起去参加。”

  “国安小组开会?”陆为民微微一惊,“我也要参加?”

  中央国家安全领导小组开会,不是中央国家安全领导小组办公室开会,也就意味着中央已经把北非发生的事情上升到了战略安全层面来考虑了。

  中国在北非西亚的利益点很多。而在这个片区的中国的影响力却有些片面,经济上投入不小,但是军事投射力却远远不足以保卫自身的利益,所以也才有不遗余力地推进吉布提海空军事基地建立,现在双方关于在吉布提租赁土地建设海空军事基地的协议已经签署生效,中建集团在吉布提已经正式动工开建。但是要真正建成并投入使用估计起码也得要两年时间,而这期间中**事力量在这一区域的存在仍然很脆弱,尤其是在后勤保障上不得不依赖于其他域内国家。

  “嗯,你对北非西亚地区的局势判断很准确,中央高层十分重视,下午开会可能要就这一情况进行研究和探讨,同时也要考虑如何来维护我们国家在这一区域的利益,你先考虑一下,到时候估计要发言。”赵家淮点头,然后才又道:“不必太拘束,也不必局限于某一方面,只要是你认为有必要说的,都可以说。”

  *************************************************************************************************************************************************************************************************************

  参加国安小组会议对陆为民来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国安小组会议不是随时都会开的,这不比国安小组办公室会议,几乎云集了中国高层,这个会议的层次堪称顶级。

  这种会议照理说是轮不上陆为民来说什么的,情报信息有外交和军方的渠道,分析判断也一样,而决策拍板有大佬们,陆为民要说也就是一个打酱油的。

  但是这一次会议却破例给了陆为民一个发言的机会,陆为民也很清楚,也许自己就这么一次机会,能够在这场风暴中留下一份印记,提供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也就如此了,历史已经有了一些偏差,比如时间提前了,而哪些国家会被卷进来,谁也无法预料,必然性和偶然性的结合本身就是无数个偶然性的碰撞造成。

  陆为民的发言持续了35分钟,可以说在这种会议上能给他10分钟以上的时间就是稀罕事儿了,但是这一次他却获得了35分钟时间发言。

  他把自己这么久来的一些看法和想法糅合在北非西亚局势中阐述了出来,认为北非西亚的局面可能会进一步恶化,波及的国家会更多,甚至可能会有一些国家会出现政权更迭,中国必须要迅速有力的做出反应,包括从政治/外交和军事上做出反应,否则中国的利益可能就会在这场风暴中遭受巨大损失。

  有人直接问及陆为民所说的会出现政权更迭的国家有哪些,依据何在,陆为民按照前世中的情况点了名,也阐述了自己的一些观点,并没有获得一致认同。

  随后包括陆为民在内的一些参会者离场,剩下的则是更高层面的决策者来进行研究拍板的事情了。

  陆为民很坦然,他觉得自己已经尽到了自己最大努力了,本身这种事情就没有绝对性,现在历史已经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时间提前了,而且波及面似乎也在扩大,反应更快。

  曹朗的电话来了,话语中充满了兴奋:“为民,你他妈真是一个福将,说啥啥准!那边真的乱了起来,而且推特在其中发挥了意想不到的巨大作用,这引起了部长甚至更高层的高度重视,我的那几篇文章部长要求重新进行整理,拿出一个系统化的东西来,而且要得很急,还专门给我安排了几个人打下手,要求我们尽快拿出来,如果需要考察,也是马上就去,基本上是要什么给什么了,我这会儿才真有点儿扬眉吐气的味道,当时我这几篇文章可是受到不少人的非议,认为我这是在危言耸听哗众取宠,……”

  听得曹朗在电话里呱嗒呱嗒,说个不停,陆为民没好气地打断对方:“曹朗,这叫福将么?这叫战略眼光和判断力,懂么?干哪一行,就得精哪一行,保持清醒头脑和深远的目光,跟着哥学学,准没错!”

  “哟,说你胖你就喘上了!”曹朗在电话里笑骂,心情简直好得不能再好,“在哪儿呢?晚上聚一聚,我让柯岚做几个菜,就在我家里吃,你把燕青和窈窕都带过来,我也得要请教一下你。”

  “高级会议,保密,刚出来。”陆为民也不知道赵家淮这会能看到啥时候,他和赵家淮一道来的,看样子赵家淮短时间也回不去,干脆就叫司机送一趟回去:“也行,晚上聚一聚,我琢磨着也该迎来一个多事之秋了。”

  票票稀少啊,求几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