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七十九节 皆有可能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七十九节 皆有可能

  工作还得继续干,该哪项工作,还得琢磨着上手,前期在中联部这边花的心思过多,现在陆为民又把心思转到了中央政研室这边。←,

  相比中联部这边还有一些日常的接待事务,中央政研室那边的工作主要就是调查研究建言献策为主了。

  前期中央政研室因为考虑到陆为民还兼任着中联部副部长,所以更多的工作也就是结合着国家对外政策来研究,比如国际研究局这边的工作,除了非洲战略外,也开始介入到了对东南亚和南亚地区的国家政策研究,重点也指向了缅甸/斯里兰卡/孟加拉国。

  在对非战略的调研报告上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这边都受到了好评,这样让国际研究局和中联部都兴致大增,所以当陆为民提出了东南亚和南亚将是中国未来经济转型中的两块重要基石需要进一步加强对这两个地区的研究时,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政研室再度联手了。

  关一介开展的民间智库和社会群体组织在对外交往中的作用发挥这一课题也取得了较大进展,对于有计划的扶持建立一批民间智库和社会群体组织,加强其在对外交流交往和联系中的作用,这一方案雏形也基本上出来了,现在中联部内部也正在进行审议,准备形成正式的方案。

  陆为民很淡定,但是苏燕青却有些不太淡定了。

  当陆为民和她无意间聊起花幼兰的谈话时,苏燕青就陷入了矛盾纠结当中。

  从内心来说,苏燕青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丈夫高居副部级领导,除了去年12月那一趟远差外,接下来这快一年了,生活都相当有规律。偶尔出差去考察调研,时间也不长,一个星期就能回来,丈夫也不是那种喜欢应酬的人,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一般都能准时归家。一家人在一起吃晚饭,周末还能一块儿出去就近踏踏青,或者把曹朗一家人叫上去近途旅游,其乐融融。

  窈窕也在逐渐长大,丈夫在家也能给女儿以更多的父爱,这对女儿成长很重要,哪怕遇上什么不顺心事儿,或者情绪不好的时候,丈夫的关爱能让女儿心情变好。而女儿的撒娇也能让丈夫疲劳顿消,说实话,苏燕青是真不愿意这样的生活被打破。

  但苏燕青却知道丈夫虽然表面上对现在的工作生活甘之如饴,但是内心却并不太满意,这从他日常生活中就能看出来一些端倪,时不时的发愣,或者喜欢看蓝岛和昌江那边的新闻报道,尤其是对在曾经工作过的宋州/丰州/蓝岛以及昌州这些城市的情况格外感兴趣。这都无一不证明他的心在地方上。

  苏燕青也曾经试探性的询问过丈夫的想法,丈夫却不置可否。只说哪里工作都差不多,各有各的好处,没有明确回应自己的问题,而恰恰是这种不正面回应,才更让苏燕青确定了丈夫想要回地方上工作的心思。

  当然丈夫想回地方上工作和能不能回地方上工作还是两回事儿,他才回部委工作一年多时间。怎么看都不像又要调整的,但是很多事情发生在丈夫身上,那就是不正常也变正常了,之前丈夫的每一次调整又有哪一次在大家心目中是正常的?

  只要丈夫存着这个心思,那么他到地方上工作的可能性就无限大。因为他可以在日常工作中通过各种渠道表露出这个意思,同时在上级征求他的意见时也旗帜鲜明地表明态度,这才是苏燕青最担心的,所以她经常在丈夫面前提到女儿在这个年龄阶段是多么需要父爱,父爱对她的成长有多么重要,这对丈夫也造成了一些困扰。

  反转过来想一想,苏燕青又觉得自己有些自私了,丈夫这个年龄走到这一步真的不容易,自身努力和各方面的机遇缺一不可,丈夫渴望能够在更大的舞台上展示自己,希望能够干出更出色的成绩来实现自我的价值,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好男儿志在四方,出去干一番事业才是男人最好的抉择,作为妻子似乎不应该扯后腿才对。

  可苏燕青又的确有些舍不得现在的这份生活,于情于理她该支持丈夫,可又要回到以往那种两地分居的生活,想到这里苏燕青就说不出的憋屈。

  *************************************************************************************************************************************************************************************************************

  夏力行回到家中的时候,妻子已经把饭做好了。

  孩子们都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像这种只有两人吃饭就成了常态,只有到了节假日,一家人才能有团聚的时候,平时各人工作都忙,也就没多少机会。

  看到茶几上还摆放着水果和茶杯,夏力行微微扬了扬眉,家里来了客人。

  妻子的社交圈并不宽,退休后也就是亲戚走动,要不就是在家练练书法,早上出去打一打太极。

  注意到丈夫的目光,白圃平静的道:“燕青中午来了坐了一会儿。”

  “哦?燕青怎么想起今天过来了?”夏力行有些讶异。

  苏燕青来家里时间还是比较多的,不过多是周末才对,很多时候和连襟两口子一起过来,带着孩子,热闹热闹。

  “也没啥事儿,就是过来坐坐,聊一聊。”白圃很随意的把筷子摆好,“吃饭吧。”

  “无事不登三宝殿,平时都是周末来,今天怎么会无缘无故来了?”夏力行摇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为民的?”

  白圃知道丈夫很敏感,不过的确也是,燕青不是周末一个人过来,若是没啥事儿也不可能,也没有遮掩什么,“老夏,是不是又有人事变动?燕青担心为民要下地方?”

  夏力行皱眉,拿筷子的手也顿了一顿,“怎么,燕青不愿意为民下地方?”

  一听丈夫这么一说,白圃也知道苏燕青那边恐怕也不是空穴来风了,微微蹙眉,“也不是,燕青现在很纠结,拿她自己的话来说,为民肯定还是想下地方去干一番事业的,但是窈窕现在也读小学了,刚适应了学校的情况,燕青不希望孩子转学转来转去,影响到孩子的成长,所以现在也是矛盾心理。”

  夏力行不语。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陆为民这两口子看似完美,也一样有各种难处,孩子逐渐长大了,要读书要成长,父母都希望她能有一个稳定的学习生活环境来健康成长那种随着父母四处转学的,肯定会有影响,而且可能苏燕青也不愿意让孩子到地方去读书,以免学校因为陆为民的身份带来的环境因素而影响到孩子的成长。

  见丈夫不吭声,白圃忍不住问道:“老夏,是不是真的有这种可能,为民要下去?他不是才回京没几天么?”

  夏力行摇摇头,还是没有说话。这种事情不好说,他也听到了一些消息,中*组部据说在对一批年轻优秀的干部进行考察,尤其是一批六零后的干部,准备选派下到地方上去担任更重要的岗位,但是为民应该不在其列才对,为民才从地方上上来,而且以前也一直在地方上工作,和中*组部这一次选拔干部的目的不一样,中*组部选拔这批干部的对象主要集中在长期在中央和国务院部委里边工作的年轻优秀干部,陆为民显然不属于此列。

  但很多事情也说不清楚,为民这段时间风头正劲,他在国务院这边也时不时听到相关的传闻,说陆为民在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那边也是动作不断,出手了不少新的思路观点,颇得最高层的欣赏,照说在现在岗位上表现优异,本该继续留在现有部门里发挥才能才对,但是陆为民的风格恐怕很多人都不太认可他能一直留在像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这种部门里边,这一点连夏力行都认同,你说来当一条鲇鱼打破一下沉闷的环境氛围,带动整个工作的开展,可以,可要一直用这种方式来推进工作,也不是长久之计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高层让为民重返地方去扛起更重要的担子,也未必就不可能。

  在这个层面了,夏力行也知道自己也不可能也无力去影响什么了,像陆为民的调整,不比其他岗位,肯定是中央高层的集体决策了,所以无论是谁,都只能说静观其变,顺其自然了。所以苏燕青担心也好,纠结也好,其实都无济于事,真正决定下来,那只有一个结果,服从组织安排。

  继续求1000张推荐票!(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