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八十节 风劲角弓鸣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八十节 风劲角弓鸣

  事实上这个消息也不仅止于花幼兰和夏力行才知晓,像赵家淮也一样听到了类似的消息。

  陆为民在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的表现很优异出色,但是有一点却是无法回避的,那就是陆为民到现在仍然没有真正融入到这个岗位上去,更像是一个外来的旁观者,以他局外人的身份在发现和寻找这两个部门存在的缺陷和不足,以便于他能找准下手之处,而事实上他也做到了这一点,很精准的按照他自己的思路来动手了,而且一动手就收到了极佳的效果。

  无论是对非战略的新构想,还是西亚北非地区出现的新动向,以及对缅战略的调整,这些建议都堪称突破性的,但不容否认,这些新观点新看法找准了当前中国外交战略的一些不足之处。

  赵家淮都很感叹陆为民在这一行的天赋,但很多工作光有天赋是不够的,还得有积淀,而陆为民显然在这上边是存在很大缺陷,如果陆为民能够沉下心来好好在中联部打磨几年,这家伙还真是自己最好的接班人,只可惜赵家淮也清楚陆为民志不在此。

  中央大概也无意让陆为民一直在中央政研室或者中联部工作,这一点赵家淮也通过一些渠道或者和领导交换意见时的旁敲侧击确认了,既然这样,他也只能说中联部能够为陆为民提供一个更好的锻炼磨砺自己的平台了。

  所以当中*组部那边开始有风声出来要选拔优秀年轻干部到地方工作时,赵家淮就想到了陆为民。

  虽然和中*组部提出的一些对象范围有些不太符合,但是赵家淮却不认为这对于陆为民来说是一个问题,特殊情况特殊考虑,陆为民在蓝岛的表现让他能一步到中央,同样陆为民这一年多的表现同样能让他到地方上担当大任,这一点毋庸置疑。

  当然,赵家淮也分析过陆为民的情况,他担任副部级干部时间太短,加上到中央工作这一年多时间。也不过就是四年时间,副部级干部四年任职就到正部级,不是没有,但基本上都是在中直机关或者国务院部委副职。然后以括弧正部级来表示,而在地方上,正部级干部如果除开人大政协主要领导外,基本上就只有省委书记和省长,而陆为民只有四年副部级干部履历就要一步到省长这个角色。似乎有点儿跨度过大,哪怕他的表现非常优秀,也还是需要一些时间来沉淀,所以到某个省市担任一两年的专职副书记作为铺垫应该是比较合适的,也是符合常规的。

  当然,传言始终只是传言,在没有正式的消息出来时,这些东西都还只能停留于大家轻描淡写的闲谈中。

  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当中*组部正式安排见面征求意见时,赵家淮才意识到这件事情真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正在进行时了。

  消息来得这样突然,既在预料之中,又有些让人意外,陆为民接到消息仍然延续了以往的那种格局,不知道的时候就不知道,而一知道,大家就都知道了,电话集中来,弄得他手忙脚乱。

  和上一次不一样,这一次中组部的考察谈话来得很快。而且很快就明确了去向,昌江省委副书记,替代因病无法工作的孙章华。

  陆为民对自己的上一任孙章华并不熟悉,这位前任不是昌江干部。而是外调而来,而且在昌江工作时间也不长,所以只能说是点头之交,从无交道。

  面对接连不断的电话,陆为民也有些烦躁,最后干脆就关了电话。反正中*组部那边的谈话已经结束,现在也就等正式下文,然后走马上任了。

  当然有些电话他不能不接,比如杜崇山的,又比如花幼兰的,好在这两位的电话他已经接到,所以也无虞其他。

  让陆为民有些烦恼的是家里的问题。

  苏燕青不不太愿意自己离京工作陆为民是知道的,虽然妻子从未和自己正面说起过,但是言语中经常提到窈窕的成长,陆为民当然能明白其中意思。

  只是有些事情却不是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何况陆为民本人对重返昌江也是充满期待,他是真心想回到地方上去干,虽然在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这一年多的任职让他受益良多,但终归他还是希望回到地方上去干一番事业,而昌江是最好的选择。

  省委副书记这个职务对于陆为民来说也是可以接受的,毕竟自己担任副部级干部时间太短,杜崇山都是从蓝岛市委书记先到昌江担任常务副省长过渡之后才担任省委副书记的,自己也差不多,相当于是在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来过渡了,重返昌江担任省委副书记了,不过杜崇山担任副省级干部的时间科比自己长太多了,自己这短短四年,怎么看都有点儿单薄了。

  苏燕青回到家中时,很意外的看到了丈夫居然先回家了,而且坐在沙发上,似乎是在等待自己。

  心中咯噔一声响,苏燕青心湖顿时波澜泛起,其实前一段时间她已经意识到了一点儿什么,但是却总是不愿意去多想,下意识的想要去回避,但她也知道自己就算是想要躲避也躲避不了。

  无声的把手里买的菜放下,苏燕青默默的给自己倒了一杯凉水,喝了一大口,这才慢慢的走到丈夫对面的沙发坐下。

  陆为民没有说话,苏燕青也没有吱声,两人就这样默默的静坐相望,似乎都在寻找着更合适的话语。

  最终还是陆为民打破了沉寂,“燕青,估计你都应该猜到了。”

  “嗯,你都这个姿态在家里我能猜不到么?”苏燕青嘴角浮起一抹有些伤感的笑容,但随即就有些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该来的终于来了,我也可以放下心里的石块了,说实话自打你给我漏了那点风之后,我就一直心里压着什么东西似的,现在可好,石头可以卸下了,到哪儿?”

  “昌江。”陆为民点点头,苏燕青的表现还算正常,他还真有些担心妻子不愿意,但转念一想,自己和妻子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妻子的脾性他也很了解,在大事情上是能够分得清楚轻重的。

  “副书记?”苏燕青也点点头,“看来你还真的是被花书记给说准了啊。”

  “嗯。”陆为民点轻轻扬起下颌,“没想到走来走去,最终还是走回了昌江,离开了四年,物是人非,也不知道这一去,会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杜省长不是还在么?”苏燕青对昌江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不过省委*书记尹国钊是个很强势的人物,听说他在国土资源部任职时就很霸道,令行禁止,雷厉风行,这大概也是尹国钊和杜崇山之间关系不睦的主因吧?”

  陆为民不太喜欢评价领导,尤其是自己即将赴任昌江,尹国钊和杜崇山都是领导,自己处于其中本身就有些微妙,也不知道中央这样安排是出于什么目的,中*组部和自己谈话也没有说一个所以然,都是一些大话套话,林林总总一大堆,总结起来就四个字,工作需要。

  见丈夫微微皱眉,苏燕青也知道丈夫的脾气,轻轻一笑:“怎么,我心里还不舒坦呢,就不许我随便说说?就咱们俩,有多大关系?”

  陆为民摇头,“领导的事情最好少去评价,实际上我去拜会过杜省长,没外边传言的那么邪乎,尹书记和他可能在一些具体工作上有不同意见,也有过一些矛盾,但是都是工作上的正常分歧,也都在可控范围之内,都是被有些人以讹传讹,才弄得这么大。”

  “恐怕也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苏燕青不以为然,“你去昌江,看似熟人熟路,但是也正是因为你人熟地熟,恐怕有些工作开展是有利的,但是有些工作却是不利的,尹国钊是个很强势的书记,杜崇山作为省长,又是外来干部,但和你关系又挺好,你与尹国钊之前又没有任何交情,下一步尹国钊和杜崇山如果在工作中发生矛盾,你站在哪边?还有,你这一趟回去,本来省里也就还有不少是你的老上级老同事吧?你现在是省委副书记,第三把手,这些人心里怎么想?恐怕光是这种心态要平复下来都不是一件简单事儿,你就得要在这种氛围中开展工作,一样不好做。”

  求票!(未完待续。)

  ...君子聚义堂官道无疆

  ———————————————————————————————

  正文第二十卷冷眼向洋看世界第八十节风劲角弓鸣完,您可以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