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八十一节 人是物非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八十一节 人是物非

  苏燕青显然对这些事情看得极为清楚,所以毫不客气地戳穿了陆为民企图和稀泥的想法,这让陆为民也有些无奈。

  他当然清楚这里边的微妙,他和杜崇山关系很好,但又是省委副书记,自己又是土生土长的昌江干部,尤其是长期在宋州和丰州这两个目前在昌江政治经济格局占据重要地位的城市担任主要领导职务,不言而喻就有很大一批干部是从自己麾下成长起来的,或者说是在即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下成长起来的。

  这些干部或许不能不说是属于自己的人马,但是毫无疑问在很多工作思路和观点上都是受到过自己影响的,而这些干部恐怕亦有不少现在在省里边各个岗位上担任重要职务,在一些特定情况下难免就会产生一些很微妙的影响力,对于尹国钊和杜崇山这两位都是外地干部来说,自己站在哪一边恐怕产生的影响力都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关键因素。

  同样,自己四年前还只是一个昌江的厅级干部,但是四年后自己却一跃超越了很多人,这些人里边很多都曾经是自己的领导,现在自己却跨越了他们,位居他们之上了,这些人又会怎么想?对于自己的到来又会有什么样的态度,这也是一个非常难判断的事情,连陆为民自己心里也没底。

  “现在说这些好像也没有多大意义了,我只能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根据情况来处理应对了。”陆为民摊了摊手,表情也有些复杂,“我能怎么办?推翻央的决定,换个地方?不可能。或者畏首畏尾的当个泥塑菩萨?好像我不是这样的人吧?还是那句话,秉承公心,对事不对人,只要我认为是正确的,我会坚持。当然我更会服从组织的民主集原则,同样,我也会讲求工作艺术,尽可能的协调好里边的关系,你相信你老公的领导水平还不至于那么低,处理不好这间的关系吧。”

  “可有些事情不是你协调能力强就能做到的。就算是通过民主集制原则,你会发现你一样会陷入选边站的困局,你自认为是按照自己的观点想法做事情,但是在别人眼里却未必,要么就是坚定不移的站在一把手一边,对昔日有提拔知遇之恩的老领导下狠手。要么就是和拉帮结派对抗一把手的权威,我说得肯定有些难听。但是我觉得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很大。”苏燕青语气不变,但是言语却更是尖刻直白。

  话丑理端,陆为民的心情被妻子的这番话破坏殆尽,他何尝不知道这里边的水深水浅,可是他能有得选择么?没有,只能说是见招拆招了。

  无论是尹国钊还是杜崇山都应该看得到想得到这一点,他们也会考虑这重因素。也会琢磨该怎么来应对这些新变化。

  即便是杜崇山,随着自己身份变化。以省委副书记的身份重返昌江,双方的关系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也是说不清楚的,同样对尹国钊来说,自己作为他的助手,他也一样需要考虑怎么来处理好和自己的关系,这一切对自己是难题,对他们何尝不是?

  问题还很多,包括自己重返昌江,而且是以省委副书记这个有些微妙的身份重返,很多昔日的同事同僚下属都会有什么样的心态反应,真的很难说。

  以秦宝华和邓绍荣为例,秦宝华作为省委组织部长,在昌江省委里边分量很重,而且据陆为民所知,尹国钊对秦宝华很欣赏,秦宝华也与尹国钊走得很近乎,事实上孙章华这一年多时间里身体一直欠佳,多次住院,很多党务方面的工作都是秦宝华在代理,如果不是秦宝华的资历的确太浅,只怕尹国钊内心也是希望秦宝华能接替孙章华的职位的,而本来和杜崇山关系相处甚好的乔国章是有希望接任孙章华的省委副书记一职的,没想到却又提前调任湘省担任省委副书记去了,这让杜崇山也甚是失望。

  同样邓绍荣这个和自己关系不睦的政法委书记,却与杜崇山保持着较为密切的关系,而尹国钊对邓绍荣的工作却不太满意,黄旭就曾经和陆为民谈起过,尹国钊在省委常委会上就很不客气的批评过政法委工作流于形式,喜欢做表面章,据说让邓绍荣相当狼狈。

  这样诡异的格局陆为民都觉得头疼,昌江省委已经不是四年前的那个格局了,有句话是物是人非,但是陆为民却觉得现在昌江省委里边很多却是人是物非,这个人是指的是人也许还是那些人,而物非就是指随着各人的身份地位的变化,他们的态度立场也会发生变化,用一句俗一点夸张一点的话来说,敌友之间的关系都有些莫辨了。

  就像秦宝华,自己当初和她关系融洽,但是随着自己以省委副书记身份重返,对方作为组织部长,她还会对自己言听计从么?显然不可能了,即便是丢开尹国钊这层因素,作为组织部长也不可能完全听命于一个省委副书记,同样对邓绍荣来说,昔日他和自己都是省委常委,现在自己是省委副书记,他仍然是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那么自己的意见,他恐怕就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以一种漫不经心无所谓的态度来对待了。

  “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做?”陆为民反问妻子。

  “我不知道。”苏燕青很断然的道:“这只能取决于你自己,或许你说的对事不对人这种态度很好,但是我要说的是可能事情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一件事情也不可能如你所愿的那么只有黑白是非两面,非此即彼,很多时候是具有两面性的,这就要看你自己去如何去权衡利弊了。”

  “得,还是一句话,就事论事。”陆为民也撇撇嘴,“谁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

  同样,随着陆为民将重返昌江担任省委副书记的消息传开,和陆为民一样情绪也十分复杂的人亦是不少。

  杜崇山并没有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喜悦高兴,他很清楚,时移势易,陆为民也非昔日的陆为民了,甚至和几个月前与自己相谈甚欢的陆为民不一样了。

  当时他是以央政研室副主任和联部副部长身份来昌江,拜访自己也带有一份私人感情在里边,以他当时的身份,的确可以不太在意尹国钊的感受,因为尹国钊无奈他何。

  但现在呢?他陆为民是省委副书记了,从党内职务来说,他是和自己一样的了,而作为省委专职副书记,他理所当然是省委*书记在党务,也就是党群工作这一块上的第一助手,而处于这一位置上,基本上都要求他在重大事务和问题的态度上要和省委书记保持一致,这几乎是一种约定俗成的规矩。

  个人感情也许会在某些时候起到一些作用,但是在工作,这种个人感情能起到多大作用,利益取舍,有几个人能丢得开?杜崇山不看好。

  陆为民他重返昌江肯定也是有一番想法的,他也需要在他的岗位上干出一番成绩来,而他想出成绩,很大程度上还是需要尹国钊这个省委*书记的支持,缺乏了尹国钊的支持,陆为民纵然在昌江根基再深厚,一样会很难,尹国钊这个省委书记也不是白干的,要手腕有手腕,要魄力有魄力,要能力也有能力,这几年来他的影响力也在日益深入,任何小瞧对方的都会付出代价,否则自己也不至于现在这么难。

  当然,陆为民来昌江也不是坏事,起码比一个素未平生的人来昌江要好,哪怕陆为民有他自己的立场,但是从工作角度出发,杜崇山相信自己和陆为民之间应该是有很多共同观点的,那陆为民最起码可以在其起到一个缓和和桥梁的作用,当然这也还要看陆为民与尹国钊之间关系如何相处了。

  不过,杜崇山相信以尹国钊和陆为民的政治智慧,两人肯定不会有太大的冲突,尹国钊作为一把手,陆为民作为他的主要助手,都应该能够很好的处理好双方之间的关系,这是最基本的素质,只是说具体到某一项工作时,尤其是在自己和尹国钊之间观点不一致时,而陆为民个人观点又倾向于自己一方时,就要看陆为民怎么来应对了。

  啥也不说,求500张推荐票,可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隔壁老王手机请访问: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