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九十节 起步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九十节 起步

  专职副书记的工作职责比较模糊,比较官方的说法是,协助书记负责党委日常工作,也就是所谓的党务工作,或者党的建设工作,同时还要受书记委托处理一些专项工作,比如脱贫。

  在未减副之前,党委副书记的职数较多,三个四个甚至五个,也就有了分工,有分管党群宣教工作的,也有分管纪检政法的,也还有分管经济工作的,也还有以省会城市或者较为重要城市的市委书记同时兼任省委副书记的,但是随着减副工作的推开,各省市到现在已经基本上完成了这项工作,一般来说,除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外,其他省市基本上都只保留了两名副书记,一名兼任同级政府首脑,一名专职副书记,同时大大的强化了常委的权责,所分管工作直接对书记负责。

  这个时候专职副书记的地位就显得有些尴尬了,既没有直接分管的具体工作和单位,唯一能搭得上的也就是省委办公厅,但是省委秘书长也是省委常委,同时省委书记很多时候也是直接要对省委办公厅,所以专职副书记的权责也被弱化,如果说一定要挂得上钩,称得上是直接针对的工作,大概也就只有工青妇这一块了,工会,共青团和青联,妇联。

  所以怎么看这个副书记都显得有点儿曲高和寡,无人问津的味道▽但这只是从一方面来看,真正明白这个专职副书记的分量的人,绝不会小觑,没有哪个想要进入党政主要领导岗位上的不经过副书记这个职务,早几年,还有从政府常务副职直接晋位政府正职的,但是现在基本上杜绝了这种可能。从同级党委政府中要担任政府正职的,必须要从省委专职副书记这一岗位上锻炼过,这已经成为约定俗成的规定,概莫能外。

  正因为如此,副书记这一职务才会成为十多名常委中竞争的唯一目标,不经过这一岗位。那么要想进步就成为虚妄。

  陆为民在担任蓝岛市委书记时也曾经考虑过自己是否有机会竞争齐鲁省委副书记,他给自己得出的结论是有,毕竟自己表现在那里,但是可能性不大,竞争太强,像组织部长/常务副省长,乃至泉城市委书记,这几位竞争力都不比自己逊色,而自己的短板也很明显。担任副省级干部资历太浅,所以最终他进京走了这么一遭才重返昌江担任副书记。

  就任现职之后,陆为民也就把心思放在了本职工作上,虽然也很关心宋州和丰州的发展,但是他也知道只有在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前提下,自己才能在其他工作上更具有话语权,而现在时机尚不成熟。

  在向尹国钊汇报之后,陆为民就开始了他的调研之旅。

  既然脱贫工作也交给了他。那么这一轮的调研也就自然有所侧重,要有机的把这两项工作结合起来。做到相辅相成。

  从昌州出发,一直向西,是一马平川沃野,地势低平,河汊众多,其中最重要的河流有清水溪/浊水溪/楠木溪/皎月溪。清水溪与浊水溪在青溪市区的南端处汇合,自此以下称之为青溪,这也是青溪市的得名,而青溪在穿越了青溪市区之后继续向东北,分别接收了楠木溪和皎月溪。水量进一步增大,最终进入昌州,最后注入蠡泽湖。

  整个青溪市大部分地区地势低平,属于典型的冲积平原,同时也有部分零碎起伏的浅丘低山,发展农业的条件相当好,从唐宋以来,这一区域就是著名的鱼米之乡,青溪大米至今仍是保留贡品。

  不过在穿越青溪市区进入青溪西边县份新田县之后,地势变得略有起伏,越是往西,地势起伏越大,在靠近昌西州境时,已经变成了颇有气势的深丘,而从新田进入昌西州的第一站固城,已经是真正的山区了,而虽然也算是山区,但是若是要和再一直往西的蒙山比,固城的山区还真算不上什么,蒙山山区才真正称得上是大山,云在山中绕,雾从脚下起,景色美则美矣,但是却总是多了几分说不出的原始落后状态。

  穿过固城/蒙山就是昌西州首府昌西市所在,而昌西市则是处于两座山脉的夹沟之间,夹沟面积较大,土壤肥厚,在昌西州算得上是一个适合农业生产的“膏腴之地”,但是这也是仅仅只能在昌西州内部来矮子里边拔高个儿了。

  经历了两个五十分钟的长途跋涉,陆为民一行乘坐的柯斯达终于抵达了昌西州的最东端固城县。

  省委办公厅这是提前了一周给各地市下了文,表示省委副书记陆为民一行会到各地考察调研,至于说先走哪里,具体事件如何,省委办公厅那个也一直没有透露。

  陆为民是最腻歪迎来送往的,所以他有意没有通知调研地的具体时间,而是已经登车了,才让省委办公厅通知所在市州。

  雷志虎和谭伟峰的电话都打了过来,表示会在固城界来接陆为民,这是对省委书记的规格,被陆为民严词拒绝,表示无此必要只需要在固城县委等待就行,雷志虎和谭伟峰也都知道陆为民的风格,所以也并没有强求,表示会在固城县委迎候。

  趁着柯斯达还没有到,雷志虎和谭伟峰也站在固城县委大院的院子里探讨。

  “伟峰,你得承认,冥冥之中,似乎还真的有些缘分,陆书记到中央工作,咱们去拜访,说了那么多,希望能借助他在中央政研室的影响力,帮咱们这些贫困地区呐喊呐喊,要要政策和项目,没想到这才多久,陆书记就到昌江了,而且还真的就分管脱贫工作了,这说这巧不巧?”

  雷志虎和谭伟峰都很感慨,世事变幻莫测,上半年还在考虑陆为民有没有可能来昌西州,为昌西州的发展把把脉,找找路,现在倒好,来了,而且是以省委副书记的身份到来,而且也开诚布公的表示他打算在昌西州呆10天,要把昌西州的穷困先好好转悠了一下,以点带面的情况了解清楚。

  中央政研室副主任和省委副书记的职责权限是大不相同的,下来的目的也完全不一样,这一次陆为民下来显然不仅仅只是考察调研那么简单了,从他在会上表的态,就能知道,这一次老领导是有备而来,有为而来。

  “说巧也巧,说不巧呢,也在情理之中,脱贫工作是老大难问题,乔省长走后,这脱贫工作该谁来接,一直没有定论,但这项工作不能拖,不好等到新的领导来之后再来安排,而陆书记的表现恐怕在很多人心中也是记忆犹新的,尹书记大概也知晓一些,诚如这党校开设专题培训班所提到的名目,脱贫和发展,密不可分,两位一体,所以搁在陆书记身上也正常。”谭伟峰点头。

  “陆书记说要在咱们昌西州呆十天,今天就住固城,看样子中午吃了饭,估计就要下乡镇,咱们都知道陆书记的脾性,所以我给老袁也说了,别刻意准备,被陆书记觉察到点儿什么,反而不美,就这么随他去看,原生态,是怎么样就怎么样,该汇报汇报,该解释解释,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该挨批评就挨批评,没什么,陆书记不就喜欢这种实事求是的作风么?”雷志虎叉着腰,语气淡然,“这些乡镇咱们也不准备,就让陆书记看最真实的一面,说不定效果还更好呢。”

  “陆书记不也是说了么,要看好一点的,最典型的,最落后的,也要听咱们针对这些情况拿出来的对策,这才是关键。”谭伟峰眉头深锁,“固城这边还好一点儿,下一站罗崮,恐怕就有点儿麻烦,这几年的情况都不好,发展迟缓,脱贫人口量大,所占比例高,关键是县里边提的一些想法,我担心陆书记会觉得咱们要不就是好高骛远,要么就是无所作为,官耀良和米文贵这两人怕是不好过关啊。”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还不得由他们去?”雷志虎脸色也有些不好看,“现在你想要粉饰一下都来不及了,而且官耀良和米文贵这两人都是一个德行,工作拿不起来,还挺牛气,一味埋怨州里省里支持不够,我就担心被陆书记当作典型来处理啊。”

  努力求每一张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