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九十二节 人心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九十二节 人心

  抵达固城,陆为民与雷志虎/谭伟峰见面之后,只作了简短的交谈,然后就“赶人走路”了,要求雷志虎和谭伟峰该干啥去干啥,没有必要留下来陪自己,自己是来调研考察了解实地情况的,只要求州委副书记卓仁义留下来陪自己一道进行调研,其他人都一律不必多留。

  雷志虎和谭伟峰也没想到陆为民来得这么直白坚决,说了好半晌,陆为民仍然毫不妥协的要求二人赶紧该干啥干啥去,自己不需要太多人作陪,他是到县里乡里调研,而不是到州里调研,等到调研结束,自然会到昌西和雷志虎/谭伟峰交换意见。

  陆为民的这番态度倒也是情通理顺,让雷志虎和谭伟峰也无话可说,他们倒不是怕陆为民调研出什么问题来,陆为民早就说了,如果没问题,他就不需要下来调研了,就是要找出问题,共同商量,研究出怎么这对这些问题来解决问题,实现工作的提高,这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如果是换了不了解的人,雷志虎和谭伟峰心里恐怕多多少少也还是有些嘀咕,但是对陆为民,雷谭二人还是能信任的,陆为民用不着在自己二人面前玩什么花样,搞虚晃一枪然后来查什么问题,真正要查什么问题,估计也就不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来了,陆为民自然有他的方式,只不过陆为民的态度也很严肃,显然也是想找到当前昌西州存在的现实问题,雷谭二人也还是有些担心真的问题太多,让二人在面对陆为民是脸上不太好看。

  “纠缠”了半天,见陆为民不为所动,雷谭二人也知道陆为民是打定了主意,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叮嘱卓仁义把陆为民陪好,有什么情况及时报告,也就离开固城返回昌西了。

  对固城的调研没有花陆为民多少时间,对于这种条件相对较好的县份。陆为民兴趣不太大,当然他也选了两个较为典型的乡镇进行考察座谈,从中了解该地党建工作的基本情况以及当地对解决贫困户所采取的一些措施和办法,但总的来说,都基本上大同小异,没有太多的新意,这让陆为民也有些皱眉。但是他也知道这不能怨这些基层的政府,条件差。缺乏有效的策略,也没有太多的动力,这种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情况普遍存在,很难说这样的方式能够真正实现脱贫致富的目标。

  回到县委招待所已经是下午快五点了,打发走了其他人,房间里只剩下了陆为民和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曲江。

  “怎么样,老曲,感觉如何?”陆为民对于这个自己前任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没什么反感。

  孙章华现在算是基本上退出了,像曲江这一类的干部恐怕心里也是在打鼓。忐忑不安。

  虽说省委里边这种所谓的圈子观念没那么浓,但是你要说一点没有,那也是不可能,水至清无鱼,就像尹国钊到昌江,这么巧闻一舟也从辽省到昌江担任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你要说没半点关系。没人相信。

  大家也能理解,一个外来户新来昌江当一把手,如果身边全是陌生人,两眼一抹黑,再说大家都是同志关系,也不可能立即上升到推心置腹的地步。而作为省委书记,也需要尽快打开局面,肯定需要一些相对熟悉了解的人,所以提一些要求,中央高层多多少少也要给予一定理解和支持的。

  省委里边的班子这两年都有着较大的调整,像曲江这种刚刚提拔到领导岗位上,结果就遇上伯乐离开的事情。肯定也是有些惶惶不安,最起码也是有些心情暗淡的,没了伯乐,工作再是努力,成绩再是耀眼,也担心无人看得到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陆为民相信自己只要表现出自身的诚意和魅力,自然会有人尾随附从而来,像曲江这一类干部就是最合适的角色。

  陆为民无意要拉什么圈子,结什么派系,在他看来如果刻意去为了某种目的而去做这些事情,只能说明你自身的水准太低了一些,而如果你能够凭借你自身的工作作风和观点思维,凭借你自身的人格魅力和工作能力来赢得大家的信服/尊重乃至拥戴,那么这就算不上什么拉帮结派,也谈不上什么圈子,这不过是在共同工作中结下的战斗情谊,他认为这完全是正常的,也是领导艺术的一种高层次体现。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会有一些小的手腕策略来施展,这不过是“术”上的差别,而非“道”的不同,也就是说大前提是正确的。

  “陆书记,怎么说呢?大同是多种因素造成了这些地区的贫困,老百姓致富无路,基层组织束手无策,基层干部缺乏信心,都是伸长脖子等靠要,我觉得如果说固城算是相对较好的,那么整个昌西州的情况堪忧。”

  接触时日不多,但是曲江也多少了解过这位陆书记的风格,不喜虚滑,喜欢直截了当,来昌西州却把书记州长都撵走了,自顾自的按照自己确定的计划进行,基本上不按照县里推荐的路子来,的确有点儿个性,所以他也“投其所好”,就这么直来直去。

  “唔。”陆为民略感诧异,没想到这位办公厅的副主任说话也是来得这么直接,半点客套话都没有,直奔主题,而且如此不客气,这倒是让他有些意外,但是却很满意,“是啊,固城在全州里边基础条件好一些,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的组织建设和作风建设就干得比其他县份好了,矮子里边充高个儿,有时候反而会让他们妄自尊大,你说的那些,我也看到了,的确心情不太好,忙于表面,流于形式,说起来头头是道,但是能落到实处的有多少,能见到实效的有哪些?我都不忍心戳穿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这样忽悠我们,自己脸红不脸红。”

  “陆书记,这可能也是多年痼疾,这种思维的,意识上的,作风上的惯性定势,已经有些固化了,要改变,难度很大。”感觉到陆为民话语中的赞许,曲江精神也是一振,只有两个人,他也无所顾忌,能抖落出来的都抖落出来了,“总的来说,还是一个作风上的问题,缺乏精气神,感觉他们骨子里的萎靡,尤其是今天下午我们跑这个谢家镇,照说地处城郊,也距离高速公路出站口不远,应该是完全有条件因地制宜地发展一些城郊产业的,商贸也好,蔬菜种植也好,但是感觉党委政府缺乏一个系统的规划,或者说心思就没有在这上边,……”

  “嗯,说得好啊,曲江,你说的这个心思没在这上边,说到了实质核心。”陆为民吁了一口气,“这个心思怎么来理解?我的理解,没有用心,缺乏信心,更失去了决心,也就是说,他们脑子里就没有想到过怎么能够把自身的工作更上一层楼,得过且过,觉得在全县里边算不错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却没有想过你自身条件摆在那里,怎么就没有去和其他县市比一比,和其他地市条件相若的乡镇去比一比,斗志萎靡,精神薄弱,班子就像患了软骨病,这种作风,这种心态,不仅仅是谢家镇,在龙坞镇,在太子乡,都或多或少存在,我不知道固城县委的主要领导们感受到没有,但我的感觉,他们似乎还自我感觉良好,这尤为让我心惊,就这种心态情绪,你怎么能振奋精神,怎么能奋勇当先,我觉得这是问题最大所在。”

  曲江听得出陆为民话语中的一些情绪,不过他却没有发言权,只能就事论事,“陆书记,我的理解,可能这也正是落后地区之所以落后的主因,客观条件的不足固然占很大因素,但是真正拖累这些地方难以改变的,我觉得还是人心的问题,尤其是我们的干部官员,其中又特别是领导干部的心态心境心思问题,心态扭曲沦丧,甚至盼望着贫困县能多捞点儿帮扶资金,心境懒散,怠倦,怕苦畏难,缺乏斗志,心思放在其他上边,自顾着自己的乌纱帽或者腰包去了,或者这些因素都不算特别明显,放在其他普通市县上,也就是庸庸碌碌一点儿罢了,但是你要搁在这贫困县,那就真的是耽误了一个地方的发展了。”

  “老曲,点评得好啊,一阵见血,关键还是人心,人心散了,乱了,堕落了,那就没治了,不换思想就换人,这句话很多人总觉得是在吓唬人,我这工作几十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凭啥把我撸了?我又没没犯啥大错误,凭啥?怠政惰政,混日子,得过且过,根本就没有把老百姓最急迫需要解决的问题放在心上,成天就琢磨着自个儿的小心思,哪里又有更好的位置空缺了,哪里去跑两趟,没准儿就能挪上一挪了,心思都放在这上边去了,怎么可能有改变?”陆为民语气里也充满了沉郁,仅仅是一个固城的情况就让他有些心情低落压抑。(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