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九十三节 下基层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九十三节 下基层

  昌西州的情况他早有了解,无论是冯西辉还是李幼君那里,都能得到比较真实的反馈,但是情况糟糕到这种程度,还是让陆为民有些沮丧。£∝,

  这个糟糕,并不是指经济状况多么糟糕,也不是说老百姓穷困潦倒到了多么糟糕的程度,而是在于一个地方的干部的精气神境界,就像刚才曲江所说的那样,精气神散了乱了颓了,要想在扭转过来,那就必须得动大手术才行。

  这不是简单的搞一搞什么整风运动,或者来一个什么专题学习活动就能解决问题的。

  这些东西都是多年来积弊日深的痼疾,深入骨髓,对于有些领导官员,他们已经从骨子里就浸润透了这种思维模式/工作作风和生活习惯,甚至可以说,基本上是扭转不过来了,换个方式,他干脆具没法当领导干部了,而最让人糟心的是,这些人很多还担任着相当职务,这些人准确的说,就是树干上的蛀虫,是改革的敌人,甚至比正面的敌人更难对付,你要推动这些方面的变革,那么他们就会是最大的阻碍,阳奉阴违,软磨硬抗,用各种方式来暗中阻挠,而且让你防不胜防。

  这些人大错误不犯,或者说很难让你抓大把柄,但是小细节上问题却不少,可以体现到各个方面,精神萎靡,毫无斗志,没有规划,心思都放在自己个人身上,争权夺利跳得比谁都来劲,一说到工作就两眼无神,推诿搪塞,早上一杯茶,下午一把麻,晚间喝喝酒。成天沉迷于这种消遣性的生活中去了。

  陆为民和昌西州干部接触不多,但是仅从固城县的三个乡镇跑下来,他的感觉就很不好,从表面上逆势看不出多少端倪的,一个个精神抖擞,满面红光。说起工作来似乎也是头头是道,存在的问题也就是各种客观难处,总而言之他们很努力,但是客观条件限制了他们,所以他们已经做到了最好云云,你要让他谈一谈想法和意见,那也是云山雾海,绝对是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加强学习。提高认识,几里哇啦一大堆废话套话,具体解决老百姓的实际问题,那就是伸手要项目要资金。

  并非说所有干部都是如此,但是作风和风气上的精神缺失却的确很大程度的存在于县处级和科级干部当中,这是多年积弊沿袭下来的官僚劣根性。

  在省内其他地市诸如宋州和丰州有没有,也有,但是昌西州这边却是如此盛行。还是让陆为民始料未及的,在他看来落后和贫困起码应该让领导干部们产生一些思想压力。压力也能给他们带来的一些动力,一些知耻而后勇的动力,大师现在他看不到这一点,很多干部甚至有些甘之如饴,颇为享受这种落后贫困带来的“好处”,反正我都落后了。我也就这么贫困了,就该上边帮扶了,懒点儿松点儿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这种惰性心态表露无遗。

  陆为民也曾问过昌西州委组织部门负责同志是否组织干部出去学习考察过发达地区和干得好的典型。回答是出去过,到苏杭,到深圳广州,就差点儿去港澳新加坡了,但是似乎效果不佳,陆为民估计学习考察大概也就变成旅游观光了。

  总而言之,这第一站给陆为民印象就不太好,这连带着陆为民对雷志虎和谭伟峰的观感也有些微妙的变化,下边县里这样一种精神状态,州委州府能说没有责任?你雷志虎和谭伟峰意识到这一点没有?或者是你们自己都已经习以为常觉得是理所当然了?如果是这样,那就真的很危险了,要想打赢这场脱贫攻坚战,陆为民觉得很悬。

  这还是第一站呢,而且固城据说还算是条件比较好的,其他县呢?为何冯西辉所说的马腾虽然也很落后贫困,但是却不像自己所看到的这样糟糕呢,难道是冯西辉也再给自己打马虎眼糊弄自己?

  “陆书记,我在想这种情况可能在落后地区要严重一些,但是也不能一概而论。”曲江也不好解释,陆为民不好糊弄,你要说得没道理,反而自取其辱,所以也只能泛泛的安慰一下。

  “谁说不是呢?也许吧,落后的主因未必就是因为这些干部精神和意识出了问题,但是干部精神和意识出了问题,那肯定会给本地的发展带来致命影响,这一点毋庸置疑。”陆为民看了看表,“六点了,休息一下,吃了晚饭,早点睡吧,明早一大早就要走。”

  曲江有些纳闷儿,明天到蒙山,距离不算远,似乎不需要一大早走才对。

  陆为民笑了笑,“明早我们先到蒙山,抓紧时间,上午直接看一个乡镇,下午就不安排,就说太累了,我们另走。”

  陆为民嘴角浮起的笑容让曲江似乎明白了点儿什么,“陆书记,下午走哪儿?”

  “到时候再说。”陆为民摇头。

  *************************************************************************************************************************************************************************************************************

  从蒙山县城悄悄溜出来时,才刚刚一点钟。

  给省扶贫办主任老薛打了个招呼,说下午要出去一趟,不安排工作时,老薛显然有些无法接受,在他看来陆为民的这番举动有些离谱了,这年头微服私访无疑是遭人厌恶的,而且这种带有浓烈封建青天大老爷风格的做派也不符合**领导干部的行事准则。

  陆为民也没有多解释,他并没有什么要搞什么微服私访的意图,他只是纯粹的想要丢开卓仁义一党人,想要真正的了解一下昌西州县乡这一级日常工作的原始风格,看看他们的现状究竟如何,有卓仁义他们陪着,始终难以真正了解到最直观最真实的一面,这是陆为民最不愿意接受的。

  在固城的调研考察让陆为民很不满意,同样,在蒙山的情况也差不多,无论自己怎么打招呼要求不要提前准备,要看最平常最典型的一面,但是早有准备的县里,无论如何也不会把最真实,或者说不太入眼的这一面暴露给省委副书记,这种风险太大了,关乎领导的乌纱帽,哪怕陆为民并无意如此,他们也不愿意去冒这种险。

  正因为如此,陆为民觉得自己这一趟如果要一直这么下去,恐怕看到的听到的,始终与最直观的东西隔着一层,他并无他意,就是想要了解一下最基层政权组织,尤其是在落后贫困地区的最基层组织,他们现下的工作状况如何,作风如何。

  他这一趟来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脱贫工作,更重要的还是要了解党建工作状况,而县乡一级党组织的情况无疑是重头戏,但如果在州委副书记的作陪“监控”下,显然很难拿到最原始的材料。

  途锐拉着陆为民和曲江两人从蒙山县城出来就直接向北,这是一条省道,从这里直接向北可以抵达茂源县,而继续沿东北上行,就进入西梁市境界了。

  陆为民没带其他人,就把曲江一个人叫上了,当然还有司机,这让曲江也有些受宠若惊,能以这样一种方式跟随陆为民出行,无疑是一个拉近与陆为民之间关系的绝佳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一口就应承了下来。

  途锐的越野性能还是相当不错的,当然这也是相对而言,但起码对从蒙山到茂源的这条省道是勉强够用了。

  从孟山到茂源的省道是s218,很显然这条路和青溪到昌西州的高速公路相比差距太大了一些,从路宽来说,这是一条二级公路,但是从修缮程度来说,这条路显然够不上二级,柏油路面时不时出现一个凹陷的大坑,有的用泥土填补了一番,有的干脆就是明晃晃的任它如此,这从离开蒙山县城二十多公里之后靠近茂源一线之后就显得更明显。

  昌西州的形状有些近似于一片不太规则的树叶,昌西市居于中部靠西,固城居于最东端,然后中间是蒙山,再往西就是昌西市了,而茂源和罗崮一南一北夹峙,算是树叶的东半部份的两片叶肉。

  对昌西州来说,从昌州经青溪到昌西州一直延伸到更细面的湘省这条高速公路无疑就是一条黄金生命线,没有这条高速公路,昌西州的情况恐怕还要糟糕几分,而有了这条高速公路,起码整个昌西州的交通投资环境的底气都要足了几分。

  但这也只是相对而言。

  今日有事,欠一更,争取补上,兄弟们马上十二点了,给几张推荐票吧!(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