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九十六节 露馅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九十六节 露馅

  当陆为民他们又乘车前往茂源县城,找到县委和县政府大院时,仍然是以要承包山地为名四处打听,基本上在县委县政府大院里溜达了一个遍,二人这才离开。

  从茂源返回蒙山的路上,陆为民一直没怎么说话,脸色也很平静,但是曲江知道这位新来的副书记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在固城的所见所闻就已经让陆为民有些不太满意了,到蒙山情况类似,而到了茂源,这大概是因为根本没做过准备,陆为民又是以“微服私访”的方式来直接进入到了基层第一线,所以最直观的感受到了县乡干部们的真实状况。

  在离开石井镇之前,陆为民和曲江还假意以要承包山林为名和那位星月茶楼的张老板聊了一会儿,而张老板甚至想把他们俩引荐给那位面色通红酒意熏熏的男子,对方是石井镇建环国土所的所长,拿张老板的话来说,哪怕是获得了侯镇长的点头帮忙,但是具体选山选地也还的要那一位来具体操作,而和那一位搞好关系,无疑可以获得很多便利。

  不过陆为民和曲江都以先要和侯镇长见了面之后再来确定为由婉拒了张老板的牵线搭桥,只是把那位国土所所长的电话留了下来,表示下一步会和对方联系,这让那位国土所长很不高兴,大概是觉得陆为民和曲江二人有些不识抬举,但是碍于陆为民和曲江二人是侯镇长的“朋友”介绍来的,才没有发作。

  陆为民和曲江二人离开之后乘车又在石井镇溜了一大圈儿,找到了那位张老板所提到了开采石场最佳的地带,一条乡道,虽然是用水泥打成,但是却还是被重车碾轧得有些破碎变形了,沿着山沟,林林总总大概有七八家采石场分布在这一区域,

  整个河道基本上呈现出一片白沫浆水状,也许是前几天下了雨。河道里的水量还比较大,白色浆水沿着河道下泄,在一处平缓的河湾处形成了相当大规模的沉淀,让人触目惊心。

  而采石场基本上是依山而建。不断向周边采掘,大功率的机械设备在采石场里发出震耳欲聋的噪音,陆为民已经无心去了解这些采石场是否有合法采矿手续了,在他看来,这些采矿手续即便是有。那也肯定是存在问题的,环保这一关怎么过的,这种显然是破坏林区山地的行径,怎么获得批准的,他不得而知,但是以一个镇长的朋友就能够打保票拿下所有手续,这里的情况可想而知。

  县里边的工作纪律和作风情况略好,但是陆为民和曲江还是很轻松的发现了很多人办公室都是关门闭户,三三两两的工作人员在办公室里闲聊,更有甚者。陆为民从一处关闭的标着档案局的办公室里看到一个满脸通红的男子就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当然这个办公室在角落里,大概是平素很少有人走到那里去。

  与陆为民一道行动的曲江几乎是胆战心惊的跟随着陆为民经历了这一幕幕,虽然陆为民态度似乎毫无变化,甚至是早就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是看到这一幕幕情形,曲江还是在为雷志虎和谭伟峰感到压力。

  曲江也知道雷志虎和谭伟峰都算得上是陆为民的老下属,这两位都是担任过现在仍然排在全省十强县前三的苏谯县的县委书记,而昌西州又是全省脱贫任务最重的市州,可以说陆为民也许是带着些许希望而来。结果看到的却是一幕幕不堪入目的情形,这份打击可对陆为民来说也许真不小,也幸亏是在固城和蒙山的所见所谓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所以落差不至于太大。但即便是这样,昌西州的这些情况还是太令人失望,曲江不知道陆为民对此作何感想,又会有什么什么样的反应。

  曲江揣摩陆为民心境时,陆为民的心境的确不太平静。

  他对昌西州的情况没有抱太高有要求,越是落后贫困地区。存在的问题越多,那种知耻而后勇的事情往往不会发生在这一类地区,习以为常,安之若素,见惯不惊,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倒是经常在这些地区存在,但是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起码冯西辉和他说起的一些东西,还是让他对昌西怀有一丝希望的,只不过连续几个县的情况给他上了残酷的一课,可能冯西辉说的那些也的确是事实,但是这些事实都还是夹杂在这些更灰暗的现象中,也足以说明冯西辉会干得那么疲惫,那么不容易。

  要在这样一种大环境下取得成绩,真的不容易。

  茂源的情况应该是当下昌西州最真实一面,落后地区基层政权政府的真实表现,基层领导笃信风水,楼堂馆所仍然大建不休,上班纪律松懈,人浮于事,无所事事,执法部门监督流于形式,相关单位和人员搞利益输送,裙带之风,各种问题似乎都云集在了这里,越是落后,就越是严重,这几乎就成了一个悖论。

  也难怪雷志虎和谭伟峰年初会专门来京里拜会自己,可能他们也是意识到了这种落后地区要改变局面的艰难程度,不仅仅是资金项目,更重要的还是机制体制上的改变,怎么来实现干部作风制度机制的彻底转变,这才是实现这些地区真正脱贫致富的关键,离开了这一点,一切都是空谈。

  陆为民不知道雷志虎和谭伟峰对这一类情况是否知晓,或者说知晓程度有多深,亦或是他们也觉得束手无策,还在苦苦寻找解决之道?

  党建,基层政权组织建设,进一步巩固党在基层政权的执政能力,提升基层党组织的履职尽责能力,这应该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但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而这恰恰又是摆在陆为民手上的难题,作为省委副书记,他责无旁贷。

  *************************************************************************************************************************************************************************************************************

  雷志虎接到卓仁义的电话之后也是半晌没有说话,从雷志虎复杂的脸色表情,谭伟峰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省委副书记在考察调研过程中“失踪”,这当然不是好事情,其实他们两人从卓仁义每天的电话汇报中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陆为民对这样的考察调研安排很不满意,但这也已经是他们能做到的最好的了。

  他们俩也考虑过这方面的情况,干脆就让陆为民去看一看最真实的一面,但是最终还是没敢这么做,如果那样做了,那他们俩可能都会在昌西州成为众矢之的,但现在陆为民丢开了卓仁义,自己去“微服私访”了,那也就怪不得他们俩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反而去掉了一块心病,只是真正想到陆为民看到各种陋习,雷志虎作为州委书记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把最难看的以免暴露在领导面前,哪个一把手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

  “陆书记去了哪儿?”谭伟峰忍不住问道。

  “估计是茂源。”雷志虎揉了揉脸,“老卓也不知道,还以为陆书记身体不舒服在宾馆休息呢,没想到到吃晚饭的时候都没见着人,后来才知道陆书记和曲一起出去了,而且是晚上八点过才回来,出去那辆越野车是泥浆沾满了,看样子也是跑了不少地方,而且是下了乡村。”

  茂源?谭伟峰心里也是一紧,茂源是他的老家所在,对自己老家的情况,谭伟峰也是有所知晓的,自己还有不少沾亲带故的亲戚朋友在那边,他基本上不愿意回茂源,就是怕被各种复杂的关系所牵绊,但即便是这样,谭伟峰也知道有些东西是逃不掉的。

  “现在还不确定,但我估计是茂源,本来茂源是最后一站,现在陆书记提前了,也不知道陆书记究竟去看了一些什么,也没有接到茂源那边的报告。”雷志虎自我解嘲的笑了笑,“也罢,露馅了,咱们俩心里也就踏实了,免得总是提心吊胆,该挨批评就挨批评呗,总要面对。”

  谭伟峰也苦笑,“雷书记,这没报告才最危险啊,也就是说茂源是在没有发觉的情况下就被陆书记看了个底儿朝天,你我还不了解县里的那种工作纪律和作风,下午能够有啥好的表现?只怕陆书记现在对咱们俩的会是‘大为改观’啊。”

  努力的求票,推荐票,人气票,月票,还有的都支持一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