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九十九节 心疑则隙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九十九节 心疑则隙

  对于昌西州的发展思路规划,尹国钊不是没有考虑过。

  作为昌江省唯一的少数民族地区,昌西州在老少边穷四个字里边占了三个,革命老区,少数民族地区,欠发达地区,只有边这个字不占,而且昌西州的落后是连片的,整个九个县市区里边,除了昌西市勉强不算,其他八个县都是典型的贫困落后县,而且昌西州这几个县还与北面的西梁市的三个贫困县连成一片,成为整个昌江省西部最大的一块贫困地区,这块贫困地区的面积是如此之大,占到了全省面积的五分之一,人口占到全省人口的7%。

  这样大一片,占全省总人口百分之七的区域,如何来实现脱贫致富,从尹国钊来昌江担任省委*书记开始,他就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

  对昌西和西梁的考察尹国钊来昌江之后也已经两度前往,每一次他也要下到县乡一级,与干部们进行座谈,从中寻找合适的发展路径,他认为这些县份的贫困落后,总的来说还是因为产业的薄弱不足,没有真正形成一定规模的产业,尤其是第二产业,缺乏足够的税基税源使得财政瘠薄孱弱,完全依靠上级的转移支付来维系行政机关的正常运行,城市化进程严重滞后,老百姓尤其是山区农民缺乏有效的谋生致富机会和技能,这种情况下,要解决这些生活在贫困线之下的老百姓的生存和脱贫问题,只能依靠发展产业,尤其是发展第二产业。

  当然,这些县份的自身条件本身就差,要谋划发展第二产业有不小的难度,只有通过不断的改善这些地区的投资发展环境,不遗余力地吸引外来投资项目,真正建立起一定规模的工业。这才能真正完成这个区域的脱贫重任。

  所以在这个观点上,他也是给昌西州和西梁市方面都提出了要求,要求两个市州要有针对性的根据这些贫困县的特点因地制宜地引入一些工业项目,夯实这些贫困县的产业基础,积极培育一些能够为县里带来税收,解决就业的产业,省里也要出台配套的政策来支持这些贫困县的经济发展。

  从表面上看,陆为民的观点也还是和自己的意见是一致的,都是认为这些县份的投资环境太差,需要改善。但是自己的重心着眼在基础设施建设上,而陆为民则侧重于这些县份的班子观念意识和工作作风上,认为领导干部的观念意识和作风对这些地方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制约作用和负面影响,应当首先解决这个问题。

  其实这两者之间并不矛盾,尹国钊也认为这些落后地区的班子建设存在问题,干部作风不适应当前发展形势,但他认为各项基础设施的滞后带来的影响更大一些,而陆为民这么强调班子建设和干部作风问题,让尹国钊觉得似乎陆为民有点儿借题发挥的意思在里边。

  雷志虎和谭伟峰与陆为民之间的关系尹国钊略有耳闻。作为省委书记,他不需要他关注这些东西,那样会让自己掉份儿,雷志虎和谭伟峰与陆为民有些工作上的交织。可能也有一些私谊在里边,他甚至也做好了陆为民替雷谭二人说话的心理准备,没想到陆为民却反其道而行之,认为昌西州在班子建设和干部作风问题上存在诸多问题。这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作为省委副书记,对自己提出了这样一个意见,自己是需要有所回应的。但是怎么回应?对方意图何在?他不能不考虑清楚。

  尹国钊对雷志虎和谭伟峰的观感都很一般,谈不上多好,也谈不上太差,要说这二人没有能力,当然不可能,据说这两人都是在苏谯担任过县委书记的,而他们担任县委书记期间也正是苏谯经济发展如日中天的时候,这说明这二人也还是在搞经济上有一套的,但是在昌西州主政这两年,尹国钊觉得昌西的发展还是慢了,虽然从整体发展速度来说,一直位居全省前三,但是这是建立在低基数的前提下,这二人似乎失去了在苏谯工作时的那种锐气和魄力,昌西州的工业经济一直没有太大的起色,这是尹国钊最为不满的地方。

  他也听到了一些反应,认为雷志虎和谭伟峰两人在怎么打造工业经济板块这一点上显得太过保守,认为昌西州生态环境相对较好,但是由于地处山区,也相对脆弱,认为过度发展工业经济可能对整个昌西州的生态造成破坏,影响到昌西州的发展生态平衡,得不偿失。

  对此尹国钊是很不以为然的,他觉得这是一种托辞,或者说一种缺乏担当进取的表现。

  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并不矛盾,偌大一个昌西州,涉及到这么多县份,土地面积辽阔,难道说就找不到几个适合本地县情的工业项目?难道说就只能吸引到那些高污染高耗能的项目?

  你雷志虎和谭伟峰在苏谯都能搞得红红火火,难道说在昌西州就束手无策了?在尹国钊看来,有些人就是坐在更高的位置上,惰性重了,敢拼敢闯的勇气少了,安于现状的心态更浓了,觉得反正是条件限制,也就这样了,上边也说不上个啥来。

  从这个方面来说,陆为民的观点还是比较切中时弊的。

  但是,陆为民提到了另外一点,这让尹国钊有些难以接受。

  陆为民提出应当根据昌西州的情况制定相对应的考核机制,适当降低gdp/财政收入等方面的指标分值比重,而着重考核诸如农民人均纯收入和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长分值上的比重,还要加上生态环境保护方面的分值,这也引起了尹国钊的警惕。

  他觉得这是陆为民在变相的为昌西州的发展滞后找借口找理由,甚至他觉得陆为民先前提了那么多都有点儿打掩护的味道,其实还是在替雷志虎和谭伟峰寻找经济发展不力,脱贫效果不彰的原因,在这个问题上尹国钊觉得陆为民是不是有些太感情用事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尹国钊觉得自己恐怕就不得不考虑陆为民的态度了。

  闻一舟也感觉到了尹国钊态度的复杂变化,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回应尹国钊的话,毕竟陆为民才来省委,日后也将作为尹国钊的助手来协助他处理党务工作,而自己做为省委秘书长,省委的大管家,和陆为民接触也会相当多,他是真不愿意见到这两位从现在就开始不合拍,那无疑是自己这个省委秘书长的最大灾难,尤其是在另外一个省委副书记杜崇山和尹国钊也有些格格不入的时候。

  沉吟了良久,闻一舟才缓缓道:“尹书记,我觉得陆书记的观点也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昌西的条件不太好,但是随着公路交通建设条件的改善,昌湘高速公路这条主干线的通车对昌西州沿线的几个县投资环境改善还是比较大的,但是事实上我也了解过,像沿线的固城和蒙山,本来条件是相对较好的,但发展却不及马腾和山门以及天龙架林区这三个县区,而这三个县区并不靠高速路,条件要说更差,但为什么能发展比较快?我觉得这里边的原因值得深思。”

  “一舟,你认为这还是和干部队伍的思想观念和作风有很大关系?”尹国钊对闻一舟还是比较信任的,原来在辽省的共事,他就对自己这个副手很看好,所以才会想法设法把对方从辽省要到昌江来。

  “是啊,否则难以解释得过去。”闻一舟点点头,“马腾和山门的条件怎么样,尹书记您也是清楚的,天龙架林区就更不用说了,但为什么这几年发展势头都还不错?而固城和蒙山呢?固城紧邻青溪的新田,论条件不比新田逊色太多,但是您看两县的产业经济比较,天壤之别,固城去年的gdp才多少?不到20个亿,而新田呢?已经逼近60亿了,而新田人口只比固城多几万人,这里边的原因也可以略见一斑。”

  尹国钊当然清楚这个情况,昌西州和青溪紧邻,而固城是昌西州最靠东面的县份,同样新田是青溪最西面的县份,两个县唇齿相依,但经济总量和农民人均纯收入的差距都是以倍数计,从新田一进入固城县境内,就能明显感觉到巨大变化,从周边建筑到来往行人的穿着都能感觉到差距。

  “陆书记这一趟去了十多天,看样子也是很花了一番心思,而且他和老雷/老谭他们都是熟识,是他们老上司,都知根知底,估计老雷和老谭他们也不敢在他面前打马虎眼儿,所以陆书记调研回来才有这番感受,当然,陆书记的调研不是还没有结束么?我听他的意思,估计还要继续,我觉得这也好,等陆书记把这一趟跑完了,估计也能有一个比较完整的意见出来,党建工作,脱贫和发展,这些都息息相关,我相信陆书记应该会给省委一个圆满的汇报。”闻一舟很好的给尹国钊了一个台阶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