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零二节 问题的复杂性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零二节 问题的复杂性

  对于整个昌江的经济发展状况,陆为民不认为自己一直在昌江工作,就有多么大的发言权了,自己从未在省一级部门工作,这是一个短板,而且在地市工作也局限于宋州和丰州,虽然宋州和丰州目前的发展态势都不错,但是恰恰是发展不错的是最不需要关注的,需要大家关注的是那些发展下滑的,甚至可以说是“失败城市”才是最值得重视的。∑,

  所以第一站到昌西州,第二站到西梁,这两个地方一个是全省最落后地区,一个是下滑速度最快的城市,稍不留意,西梁也许就要步曲阳和宜山的后尘,变成第三个“失败城市”。

  对于经济发展,陆为民知道自己现在还不太好发过多的声音,但是对于党建也就是组织建设这一块的工作,陆为民觉得自己恐怕要表明自己的态度。

  昌西州的问题不少,但是陆为民认为主要还是县一级的问题,从州委班子来说,有一些问题,但是并不严重,更主要是的需要落实到县乡这一级党委政府,也就是说州委没有把他们的思路观念和作风贯彻执行到县一级,这是一个执行力的问题,陆为民也给雷志虎和谭伟峰开诚布公的提了出来,而贯彻执行州委精神的主要责任人,除了雷志虎和谭伟峰外,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卓仁义以及组织部长余敏德有很大责任。

  卓仁义和余敏德都是土生土长的昌西干部,一个是原来的常务副州长,曾经担任过天龙架林区党工委书记/蒙山县委书记和州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一个是原来的州委宣传部长,曾经担任过茂源县长/罗崮县委书记/新峡县委书记和副州长,两个人关系密切。在昌西州政坛有很大的影响力,尤其是在吕腾从州委组织部长调任西梁市委副书记之后,余明德积极谋求接任组织部长,而雷志虎和谭伟峰当时都是持反对态度的,但是在省委那里却没有能奏效,最终省委还是任命了余敏德担任组织部长。这对雷志虎和谭伟峰的打击颇大。

  卓仁义和余敏德两人在昌西州的关系盘根错节,战友/同学和门生众多,尤其是在县一级更是关系密织,即便是雷志虎和谭伟峰两人担任了主要领导,在很多时候仍然受掣肘的影响很大。

  这些情况都是冯西辉在和陆为民谈话中很含蓄的介绍过的,尤其是吕腾的调离对雷志虎影响很大,加上原来谭伟峰一力想要推荐担任副州长的谷伟却被调到了宜山担任副市长,同样也是让谭伟峰很是郁闷,这相当于折了雷/谭二人的有力助手。使得两人都有些失落和沮丧。

  陆为民觉得要推动昌西州的发展,还是需要进一步加强州委班子的建设,同时要强化州委对县一级党委政府工作的监督执行力,这两者不可或缺。

  但相比于西梁,昌西州情况有要算好得多了,西梁的情况是南北迥异,北边几个区县因为资源富集,这十多年来发展速度很快。但是却因为这一两年经济骤然下滑遭遇了困境,而南边三个县则因为缺乏资源。又是山区县,基础设施落后,和昌西州这边的县份情况相似。

  西梁在组织建设上失之于宽/失之于软/失之于松的情况相当突出,市委与市政府之间对立情绪严重,主导作用发挥差,市委威*信单薄。对下边区县的党委政府驾驭能力明显不足,陆为民这和西梁市委书记/市长有很大关系,彭伟国本身性格就偏软,加上年龄偏大,而陈昌俊个性强。私心重,心胸狭窄,所以对市委那边做出的很多决策也是阳奉阴违,使得很多政策无法执行,很多工作无法推动,陆为民觉得西梁的问题才是最严重的,对西梁班子调整的紧迫性甚至比曲阳和宜山更甚。

  陆为民也很清楚,现在自己要提出这些意见是不太合适的,但是形势又是如此紧迫,2011年的国际国内的局面都还会进一步严峻,如何引领一个地方的社会经济事业发展,如何带领一个地方的老百姓致富增收,刻不容缓,已经容不得在拖下去了。

  他也在考虑,该怎么来把自己的担心忧虑向省委反应,提醒省委应当尽早考虑,像彭伟国还有大半年时间,也就是要明年8月份年龄才到,而陈昌俊这种明显不胜任的角色,省委应该当机立断来进行调整,而不能因为对方没有什么明显错误就犹豫不决。

  也许通过秦宝华来传递一些信息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陆为民琢磨着,秦宝华能一步到省委组织部长这个位置上,很显然是获得了尹国钊的信任,这对自己来说也算是一个好消息,大家知根知底,很多事情也可以挑明来说,不至于被误读误判,自己的一些想法也可以通过秦宝华传递给尹国钊,或者说自己和尹国钊的一些意见交换,尹国钊也可以通过秦宝华来进行分析评估。

  走到窗户边,陆为民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做了几个扩胸运动。

  窗外秋意正浓,昌江的秋色宜人,陆为民望着窗外出神,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昌江省委这个院子老则老矣,但是却别有一股风味,也难怪历届省委书记都从未考虑过要把省委搬出去或者翻修一番,就现在这种味道最是舒服,换了是自己也一样不会考虑。

  而省政府那边却已经改扩建过两次了,建筑物规模越来越大,楼层越来越高,好在都是原址改扩建,所以影响到还不是很大。

  他回昌江这么一个多月,和杜崇山也只单独见过一面,没有谈太多的工作,杜崇山倒是很高兴,只是希望他尽快熟悉工作,能最快速度的进入状态。

  陆为民感觉到杜崇山心思似乎也有些飘忽,他也说不出来其他,也许是自己身份的变迁也使得杜崇山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需要一些时间来调整两人之间的关系和定位了。

  *************************************************************************************************************************************************************************************************************

  整理了一下的衣着,铁锈红的风衣裹在女人身上把女人娇俏玲珑的身体显得更加浮凸有致,季婉如游目四顾,车还没有过来,她拿出手机准备给司机打电话,谈话结束得提前了一点,司机大概没有考虑到。

  一辆黑色奥迪开了过来,似乎是看到了齐蓓蓓,车速放慢,后座的车窗放了下来,露出一张仍然娇媚而熟悉的粉靥。

  “婉茹姐,等车?”车上的女人很热情的打着招呼,但是季婉如内心不想理睬对方,不过作为一个生意人,她早已经学会了隐藏自己内心的情绪,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哟,齐县长啊,到市里来办事?”

  “嗯,刚到市政府去开完了会,准备回县里,婉茹姐准备去哪儿,要不我送你一程?”女人似乎完全感觉不到季婉如的冷淡,干脆下了车来,婀娜娉婷的走了过来。

  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婊*子很会打扮自己,而且在对方脸上也还真看不到岁月的痕迹,这让季婉如都有些艳羡嫉妒。

  也许永强和这个女人离了婚真的是幸事,以这个女人的本事,还真不是永强这种老实人能降服得住的。

  市里边关于这个女人的传言很多,有说她和原来市委常委/苏谯县委书记现在都是昌西州州长谭伟峰有一腿的,有说她和现在的副市长钱瑞平关系不清不楚的,还有说她和现在已经是普明市委副书记的前市委常委/经开区党工委书记郁波夹缠不清的,总而言之,和这个女人共事过的领导,都传出过各种流言蜚语,但是却丝毫没有影响到这个女人的仕途升迁。

  现在这个女人已经是叶河县的县长,实打实的正处级干部,十多年前这个女人却还是一个小学教师,这中间的际遇变化有多大?

  “不用,我的车马上就过来了。”季婉如淡淡的婉拒。

  齐蓓蓓知道这个女人对自己还是很不待见,不过相比于以前的横眉冷对,现在季婉如的表现已经好太多了,至少懂得克制自己的情绪,长袖善舞,也难怪这个女人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大,永华车业的分公司都已经开到了昌州/丰州/宜山以及西梁,宝马/雷克萨斯/广汽本田/一汽丰田几大品牌都被这个女人纳入囊中,永华车业已经成为昌江排在前三的汽车销售龙头企业。

  继续求票!(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