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零三节 女人之间的战争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零三节 女人之间的战争

  对于季婉如的冷淡,齐蓓蓓倒是不太在意。

  已经不是一路人了,自己和季永强的关系已经完全是路人了,季永强现在也已经是麓城县检察院的副检察长了,各行其道,互不干涉,而且季永强也重新有了家庭,照理说双方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没有必要再纠结于以往了,只是这季婉如好像还有些丢不下,对此齐蓓蓓也无可奈何。

  齐蓓蓓从未后悔过自己以前的选择,如果自己没有和季永强离婚,按照季永强的性格,自己只怕一辈子也就只能在学校那个圈子里转悠了,安安心心当个家庭主妇,相夫教子,而现在,自己的命运可以自己做主,而且现在自己所从事的一切,也让自己更有成就感,她很满足而自豪。

  齐蓓蓓也很清楚外界的风言风语,但是她不在乎,一个漂亮女孩子在仕途上前行,哪有不经历一些闲言碎语的?这一点从她开始担任红旗路小学团委书记时就已经深刻体会到了。

  这么多年她仍然坚定不移的走过来,就是凭借着这一股子不屈不挠迎难而上的韧劲儿,无论是在市招商局,还是在经开区管委会,亦或是都麓溪担任区委副书记,一直到现在到叶河担任代理县长,每一项工作她都从不甘后人,就凭着这股子劲头,她才能从那么多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全市最年轻的女县长。

  “哦,那我就先走一步了。”齐蓓蓓笑了笑,欲待离开,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犹豫了一下才又道:“婉茹姐,陆书记回昌江了,你应该知道吧?不知道婉茹姐见过陆书记没有?”

  季婉如心中微微一动,有些警惕的看了齐蓓蓓一眼。

  她知道齐蓓蓓这女人顺杆子爬的本事,就那么一回,齐蓓蓓就能厚着脸皮搭上了陆为民的线。可以说齐蓓蓓之所以能起家,能这么快混到叶河县长位置上,很大程度还是源于她非常善于拉起了陆为民这张虎皮当大旗,而据季婉如的了解。齐蓓蓓与陆为民之间这女人根本没有她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么熟络,在季婉如看来,这完全就是齐蓓蓓的一种手段,刻意制造出一种她和陆为民关系非常密切的姿态,让这种姿态能够为其在仕途上的升迁助力。

  像谭伟峰也好。郁波也好,其实季婉如并不太相信齐蓓蓓和这些领导有什么瓜葛,那无外乎是有些眼红齐蓓蓓爬得这么快的人,或者是齐蓓蓓仕途上的竞争对手们恶意的造谣中伤罢了,只不过谭伟峰和郁波的确是在齐蓓蓓的仕途升迁上也发挥了重要作用,而这要论源头,似乎也能牵扯到陆为民最初的“慧眼识才”。

  但是齐蓓蓓的确是把陆为民这面虎皮用好了,而且用到了极致,哪怕是陆为民离开了,这面虎皮仍然在为齐蓓蓓“保驾护航”。

  据说这齐蓓蓓和现在的市委副书记张静宜关系极好。也就是因为张静宜原来就和陆为民有些瓜葛,陆为民曾经给其前夫当过秘书,而齐蓓蓓既然是陆为民“这条线上的人”,张静宜自然也就要关照。

  季婉如也知道齐蓓蓓算是有些本事,如果要把齐蓓蓓能爬到现在的高位完全归结于齐蓓蓓的钻营也有些不公平。

  齐蓓蓓工作起来的玩命劲儿她也是有所耳闻,尤其是在经开区工作期间,为了招商引资拉来项目,齐蓓蓓也是煞费苦心,相当地拼命。

  季婉如在宋州也算是有些门道的人,政府内部也有不少熟人朋友。也能听到一些关于齐蓓蓓的评价,除了一些传言外,也还是能听到不少人对齐蓓蓓的正面评价,只不过季婉如下意识的不愿意去接受罢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季婉如冷冷的反问道。

  “没什么。陆书记回昌江了,这段时间很忙,我就是想找个机会去拜访一下陆书记,也顺带看有没有机会请陆书记吃顿饭,婉茹姐也是陆书记的老朋友了,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也想请婉茹姐一道,一起坐一坐。”

  齐蓓蓓语气和心态都显得很平和自然,仿佛她和季婉如就像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这份姿态连季婉如都不得不佩服,身处不同位置上,的确气度心态都已经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齐蓓蓓不再是十多年前那个红旗路小学的小教师了,也不是季永强身旁那个爱慕虚荣而又爱发脾气的小女人了,现在的齐蓓蓓举手投足间俨然一副领导的范儿,你还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这份范儿很有气场。

  当然,感慨归感慨,季婉如并没有打算要和齐蓓蓓握手言欢。

  她这个人记仇,尤其是发生在自己弟弟身上的事情,她很清楚这个女人的离开给自己弟弟带来了多么大的伤害,尤其是男人自尊心和自信心上的伤害,如果不是后来自己通过陆为民的帮忙帮助永强在仕途上有所存进重新让永强树立起自信和自尊,以永强的性格,真的有可能一蹶不振而毁了一生,对于这件事情,她永远不会原谅,哪怕她也承认这个女人有权利选择走她自己想要走的路,而且这个女人现在走得也很风光。

  “对不起,我想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到那个程度,陆书记回昌江我知道,我有时间会去拜访,我想我们还是各走各道吧。”季婉如摇摇头。

  乳白色的雷克萨斯lx570无声的滑了过来,停在了季婉如面前,季婉如没有多废话,径直拉开副驾车门,上车,和齐蓓蓓挥了挥手,雷克萨斯无声的消失在车道中。

  *************************************************************************************************************************************************************************************************************

  看着季婉如有些僵硬的表情和动作,齐蓓蓓笑了笑,一直到雷克萨斯消失在视线中,齐蓓蓓才仪态悠闲的漫步上车。

  这个女人的确是发家了,据说身家起码也是上亿了,永华集团不但是宋州最大的汽车销售企业,而且现在在昌州/丰州都是打开了局面。

  季婉如表情里隐藏的对自己的不屑和轻蔑齐蓓蓓不是感受不到,的确,季婉如是有资格在自己面前有这种态度的,毕竟自己也是通过季婉如才认识了陆为民,在季婉如眼中,大概自己也是搭上了陆为民这条线,才能在今天爬到叶河县长这个位置上吧?齐蓓蓓承认陆为民是自己的贵人,没有陆为民的提携看重,自己不可能有今天,无论是谭伟峰还是郁波以及张静宜,最初都还是源于陆为民对自己的提携,这一点无需否认。

  不过,齐蓓蓓也不认为她季婉如就比自己高贵到哪里去,她不清楚季婉如和陆为民之间的真实关系,但是男女之间有可能存在那种没有**关系的心灵上的知己关系么?齐蓓蓓不信。

  季婉如是怎么起家的?从永华汽车销售公司的最初,没有陆为民的帮助照拂,她哪来资本一下子就能搞出来这样大一个企业?没有陆为民的影响力,她真以为她就凭着她一张俏脸蛋和一对大奶*子就可以在宋州无往而不利,政府招标,企业采购,她都能如鱼得水,早期黄鑫林不是也传出和她关系不一般么?黄鑫林不是看在陆为民的面子上,会那么热情的为她铺陈关系介绍客户?没有陆为民的影响力,永华汽车一个外来户又怎么可能在丰州市场上攻城略地,迅速打开局面站稳脚跟?

  齐蓓蓓不知道陆为民在其中发挥了多大作用,但是她可以肯定季婉如在鄙薄自己的同时,也一样心安理得的运用着陆为民的影响力,只不过这个女人心理上不愿承认或者下意识的回避了这个因素罢了。

  对于季婉如的这份态度也在她的预料之中,她也并不希望获得季婉如的回应,季婉如要真答应了下来,她还真要考虑怎么来处理这个情况了,有季婉如参加,自己要想找机会向陆书记汇报工作的这个机会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了。

  陆为民回来了,当得到这个消息时,齐蓓蓓简直有些不敢相信,真的回来了,去年陆为民到中央政研室工作之后,齐蓓蓓就有些说不出遗憾,她觉得陆为民恐怕很难再回昌江了,因为陆为民到中央工作明显是要为下地方做准备,而像陆为民这种在昌江成长起来的干部,一旦出去之后,再要提拔任用,多半是要考虑异地任用的,但是没想到陆为民就回来了,而且是以省委副书记的身份重返昌江。

  求票支持!(未完待续。)

  (启蒙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