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零六节 “宋州帮”?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零六节 “宋州帮”?

  陆为民听出了池枫话语中的一些隐藏的意思,瞪了一眼池枫:“池枫,你现在好歹也是正厅级干部了,说话要注意一点儿,要讲政治,没头没尾的话少说,什么叫尹书记迫不及待了?形势逼人,整个省委都迫不及待,我也一样,国钊书记作为省委一把手,压力更大,他能不着急么?”

  池枫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傻子都知道尹国钊肯定是对陆为民的重返不太欢迎的,不给陆为民下点儿绊子出点儿难题,怎么能压下陆为民的威风和影响力?

  尹国钊和杜崇山在昌江这两年斗而不破,大家隔空交手,虽然作为省委书记,尹国钊有先天优势,占据上风,但是杜崇山好歹也比尹国钊早来昌江几年,而且从常务副省长干到省委副书记再到省长,就算是荣道声也对杜崇山尊重几分,两人配合也很默契,但是尹国钊来之后,省委省府两边的关系就有些变了。

  尹国钊不但性格上强势,在人格魅力上却不及荣道声那么有亲和力,再加上他喜欢抓具体事务,对省政府这边的工作插手甚多,最开始杜崇山还能忍让几分,但是后来就反击过几次,弄得双方都有些不愉快,好在尹国钊也逐渐意识到了这一点,后期也收敛了一些,但是两边默契已经被打破,再要想恢复到以前那种和谐融洽,就很难了,加上孙章华的患病,缺少了一个缓冲器,所以这一年来省委省府的工作都有点儿磕磕绊绊,也直接影响到了昌江全省工作的开展推进,这一点连中央都意识到了,所以在陆为民来昌江的问题上,中央没有征求尹国钊和杜崇山二人的意见,直接乾坤独断了。

  陆为民的重返无疑是为昌江政坛投下了一个重磅炸弹,陆为民何许人?一直在昌江工作,纵横宋州丰州两个目前都算得上是昌江最重要的经济体,宋州的GDP几乎占到了整个昌江省经济总量的三分之一。而丰州则是当前昌江省经济增长最快也最具有成长性的城市,陆为民在这两座城市都具有很强的影响力,而且从宋州/丰州成长起来并走出去的干部不少,这一点无论是谁都很清楚。再加上陆为民原来在昌江时就和杜崇山亲善,陆为民的到来无疑会对整个昌江政坛格局产生深远影响。

  尹国钊不会看不到这一点,作为省委书记,他不可能因为陆为民一来就主动向陆为民抛橄榄枝,那太掉价不说。也会影响到自己作为省委书记的尊严和威信,对自己下一步工作的开展也会产生不利影响,所以他需要策略性的来应对,一手打,一手拉,这才是刚柔并济之道,好歹他是省委书记,陆为民是他的助手,只要陆为民头脑清醒,是应该明白该怎么站好队的。

  只是池枫觉得尹国钊的这些动作也太露骨了一些。甚至有些肆无忌惮了,而陆为民似乎也显得很安分守己,“俯首帖耳”的接受了尹国钊的安排,完全没有了昔日在宋州时的霸气风骨,要知道当初邓绍荣有意刁难宋州时,陆为民可是没有半点退让,强硬的回击对方,迫使对方后来不得不妥协,要知道当时陆为民那时候也还没有进省委常委,还只是单纯的市委书记。甚至可能面临上级的机会时,都一样是霸气凛然,好不客气的对阵。

  在陆为民面前,池枫是半点儿忌讳都没有。啥话都敢说,而且还敢把话说透。

  “陆书记,你知道我不是说这个,脱贫工作历来都是省政府那边的在抓,怎么你来了就成了你的事儿了?能者多劳,还是有意要考验你看看你的能耐?我看后者居多吧。”池枫也没客气。“不是这个道理啊,鞭打快牛,那也得根据工作分工来啊,哪有这样不按规矩出牌的?大家都是明眼人,不会看不到这些东西。”

  陆为民没想到自己接下了这个脱贫工作的活儿会在池枫这些人心里引起这么大波澜。

  他本来觉得这也不算啥,省委书记有权利就某项具体工作进行调整,只要这是符合大局需要的,而且尹国钊也在和自己谈话时专门谈到了,之所以把这项工作交给自己而没有放到省政府那边,也就是考虑到自己曾经长期在昌江工作,对经济工作比较擅长,而脱贫工作虽然是一个综合性工作,但是从本质上来说还是经济问题,经济发展起来了,贫困问题就自然迎刃而解了,所以他希望自己能够扛起这个担子。

  陆为民对这个说辞也能接受,毕竟书记亲自给你交代任务,你作为副手怎么可能撂挑子?而且对方说的也有一定道理,言外之意也还是希望自己在抓脱贫工作的时候,多给这些贫困地区的发展支支招,出出主意,帮助这些落后贫困地区尽快摆脱这种局面。

  池枫的观点恐怕也不是他一个人的想法,恐怕有不少人都这样看,这也充分说明昌江政坛上原有的政治互信度被打破之后,你想要重新恢复这种信任有多么难。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在尹国钊来昌江之后,昌江的经济发展出现一些问题的原因,这倒不是说单纯是尹国钊的责任,而是说缺乏这种默契融洽和信任,工作效率就会大打折扣。

  陆为民很清楚自己回昌江,已经不我完全是代表自己一个人了,很多人有意无意都会把原来自己在宋州和丰州工作时关系比较密切,观点比较一致,工作比较投缘的那些干部与自己联系起来,尤其是这一批干部随着宋州和丰州的经济崛起,已经逐渐成长起来,在全省各地市和部门或多或少的担任着职务,也有一定的影响力了。

  丢开秦宝华/祁战歌这些人姑且不提,走到副省级这个层面上,他们需要考虑的问题更多,单纯原来的个人情谊已经不能作为依据了,但像黄文旭/池枫/宋大成/周素全/沈君怀/郭跃斌/关恒/杨达金/吕腾/郁波/张静宜/李幼君/常岚/冯西辉这一大批干部,甚至包括雷志虎/谭伟峰这一批亲密度比前一部稍逊但是仍然较为密切的干部,都会被人划成一个圈子,哪怕自己本身这方面的想法,甚至也不喜欢这样的圈子,这中若隐若现的圈子却是现实生活中客观存在的。

  亲疏有度,没有人能逃脱或者彻底丢开这个界限,你不这样看,不这样想,不这样做,不代表人家也像你一样,而很多事情最终可能也会逼迫到你一步一步的走入这个体系中去,你想摆脱也不可能,此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是这个意思。

  陆为民心里也有些担心,这种情况如果蔓延开来,只怕下一步省委省府的工作效率还会更糟糕,他绝对不愿意看到这一点,中央安排自己来昌江,就是希望自己能够本着顾大局识大体的想法,弥合尹国钊和杜崇山之间的分歧,斗而不破这种局面绝不能再持续下去,哪怕做不到亲密无间携手共进,起码也要做到和而不同。

  在属于自己的这个群体中,黄文旭/池枫无疑是其中头面的角色,黄文旭作为丰州市委书记当然是其中的最具影响力的佼佼者,但是黄文旭性格无疑要稳重许多,而池枫的风格则更活跃激烈,她的观点也往往更具有代表性,陆为民就知道池枫和郁波/张静宜/常岚以及李幼君等人都来往密切,甚至可以说是其中穿针引线的角色,隐隐是传言中“宋州帮”的核心,像杨达金/沈君怀/周素全这些原本已经离开宋州,和宋州联系不算密切的角色,池枫也都有联系。

  之所以把池枫调离宋州到昌州,陆为民觉得未尝不是有这方面的因素,当然池枫和秦宝华的关系也很密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自己尚未重返昌江时,池枫在某种意义上发挥的影响力也是在为秦宝华造势。

  只不过秦宝华也意识到了一些什么,尤其是在她已经担任了省委组织部长之后,位置敏感的她在获得了尹国钊的信任之后很多时候就需要避避嫌,所以才把池枫调离宋州,安排到了昌州,这个提拔也算是从某种意义上给池枫的一个补偿吧,当然以池枫的能力,也当得起这个位置。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池枫固然是在为自己打抱不平,同时也可以说是在为这个群体争取利益,陆为民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当然不愿意打击池枫的一片好意和积极性,但是却明白如果不能很好的管控住这种局面,那么中央交给自己的重任不但要落空,而且甚至还会更加恶化,也会害了池枫所代表的这个群体,那自己就真的成了罪人了,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发生的,所以他必须要把池枫这个头面人物给拿捏住。

  据说晚上十二点之后月票双倍,也不知道真假,兄弟们有月票的12过后投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