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一十五节 揣摩上意的高手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一十五节 揣摩上意的高手

  塔岭偏居宜山东南一隅,与黎阳的天梁/凤岗两县紧邻,距离宜山市区86公里,其中山区道路就占到了58公里,只有一条省道相通,加之塔岭属于典型的深丘地形,山势崎岖破碎,沟谷纵横,所以建设道路的造价也相当大,一直没有真正解决这一片区域的交通瓶颈问题,这些情况姚安也早已知晓,但是真正了解还是到塔岭之后才意识到情况的严峻性。

  宜山的塔岭和黎阳的天梁都是贫困县,两县紧邻,而且都处于昌东北,与皖南地区相邻,这一区域也是面积仅次于昌西地区的贫困区域,像宜山的枥山和黎阳的凤岗这两个县虽然也不是贫困县,但是从数据上来说,也仅仅是略高于贫困县的标准,凤岗甚至也还有一些矿产资源,但是由于地理分布原因,也只集中在南部部分乡镇,而中北部山区乡镇仍然是相当贫困落后。

  陆为民对脱贫工作如此上心,而且花这么大力气调研,在姚放看来,必定是要有所为,但无论陆为民怎么玩花枪搞噱头,声势造起来了,省里在一定程度上就不得不支持他,而且从他在昌西和西梁调研的情况来看,提出的班子的组织和作风建设在贫困县之所以落后贫困上有很大原因,无疑是想要借势把火烧在这上面去的,这也意味着他很有可能是要在完成对这些贫困县的调研之后,就全省党建工作向省委做一个全面汇报,而如果把脱贫工作夹杂在党建工作中来加以发挥,极有可能就会把陆为民关于班子调整的意图也裹挟进去。

  姚放最担心的也就是这一点,姚安恰恰就在塔岭担任县委书记,而且担任时间不长不短,刚好两年,塔岭的情况不佳,你要说你这个县委书记有没有责任,真的不好说。

  按照姚放看来,姚安在塔岭还是扎扎实实做了不少工作的。可是你扎扎实实做了工作并不代表你就能得到认可,现在陆为民是省委副书记,他现在除了分管党群工作,省委书记更是把扶贫工作也交给了他。可以说在一个贫困县的工作上他就有相当的话语权了,甚至可以说他认为这个县主要领导工作不力是造成县里脱贫工作滞后的主要原因,那基本上就可以决定了你这个县的主要领导的政治命运,换句话说,如果陆为民在调研了塔岭工作之后。认为你姚安工作不力,要求宜山市委调整,只怕还真的会变成现实。

  所以他不得不把姚安叫来,好好问一问,商量一下对策。

  他从来不认为陆为民升任省委副书记之后就会心胸变得宽广,就会真正变成大公无私,不夹杂半点个人感情色彩了,他姚放做不到,他陆为民也一样做不到。

  见自己兄长虽然说得笃定,但是姚安却知道兄长其实内心深处还是有些担心的。

  毕竟陆为民现在主导这项工作。他对自己这几兄弟的观感这二十年来好像从未改变过,可命运就是这样捉弄人,眼见得陆为民从宋州市委书记调出昌江了,大家也是眼不见心不烦,井水不犯河水了,谁曾想到陆为民居然就杀了个回马枪,而且还担任了至关紧要的省委副书记这一职务,不但压得兄长喘不过气来,更要命的却对自己的政治前途也有生死攸关的决定权。

  早知道就真不该去塔岭当这个破书记,贫困县。条件差工作压力大不说,而且还摊上了这么一档子事儿,陆为民要来调研考察,这不就是和点检差不多了。说你行,你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行也不行,刀把子掌握在别人手上,真有点儿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了。

  “哥,你也别太担心,我看陆为民这一回下来也还是实打实的在调研工作,如果单论工作,我不怵。”姚安安慰自己兄长,“塔岭的情况众所周知,三年前怎么样,现在又怎么样,我不敢说脱胎换骨,起码也是有起色的,扶贫工作上,县委也有举措,有实效,当然你要说和那些一年一个变化的地方比,我自愧弗如,但塔岭的情况如此,我觉得我自己还是问心无愧地,他陆为民真要刁难人,我想大家也是看得见的。”

  姚放冷冷的瞥了姚安一眼,“你觉得他在乎大家怎么看他?贫困县本来就是一个黑帽子,扣在你头上,你怎么喊冤都没有人听,说句难听一点儿的话,贫困县,就只有差和更差的区别,你觉得上边有多少人会来注意差和更差的区别?笑话!陆为民真要找茬儿撸了你,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一旁看笑话,腾出来的位置又得要有多少人来挣得头破血流?宜山市委一帮人还不得乐得屁颠屁颠儿的?不得罪人还为他们腾出一个位置,多好的事儿。”

  被兄长的话打击得不轻,姚安自家知道自家事,宜山市委里边对自己不太满意的领导不少,某种程度上说,如果不是自己兄长原来担任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自己的仕途晋升也不会有如此顺畅,一个明显的例证就是兄长到昆湖担任市委书记之后,自己的仕途就有些停滞不前了。

  从宜城区长到塔岭县委*书记,在很多人看来都觉得是一个意外,当时很多人都认为自己最大可能是被调整到市直机关某局担任负责人,而且多半还是一个比较冷门的局,要知道塔岭可是很多人都不愿意去的,这个县委书记落到担任了多年宜城区长的自己头上,居然也会被那些人觉得自己占了便宜。

  姚安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语气也变得有些不豫,“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姚放没有吱声,陆为民对自己两兄弟不待见是很正常的,想要找茬儿刁难姚安甚至自己也有可能,但是姚安相信陆为民这么多年仕途的打拼也早就过了那种意气用事的阶段了,何况陆为民原来的表现也证明他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是不会感情用事的,哪怕对自己和姚安再腻歪,他也会审时度势的考虑利弊得失。

  自己好歹也是副省长,诚然与他相比还差了一些,但是日后在工作中难免需要配合,他把自己得罪很了也没有多大意义,起码现在自己和他不象以前还是竞争对手,现在,他已经走高一步,自己落后一步,实际上他和自己都清楚自己已经对他不构成威胁了,再加上姚安自己本身也还是比较有底气,所以这种情况下,姚放认为陆为民恐怕不会故意为难姚安,当然,如果你姚安自身工作的确没做好,那又另说。

  “姚安,你自己评估一下,你的工作和其他贫困县相比,有没有特别的不足?既然你都花了这么大心思去琢磨陆为民下来调研考察的事情,想必你也应该了解了陆为民的一些工作思路和风格,他对这方面的工作有哪些特别关注和看重的,又对哪些方面的工作更青睐看好?你又在哪些方面做得比较好,哪些做得不尽人意?这些你都得要好好评估一下,有针对性的进行准备,他下来的时候,你在汇报时对成绩要不卑不亢地介绍,不要刻意渲染,对存在的问题也不要回避,要大胆的提出来,……”

  “最关键的是你要就这些存在的问题和困难提出一些可行性的解决方案来,我所指的解决方案,既包括你们县里准备采取的措施,也包括你们希望市里甚至省里能够支持解决的一些具体手段,……,最好不要泛泛而谈,谈一些常规性的东西估计很难让陆为民满意,你要考虑一些别出蹊径的新思路新路径,……”姚放手指已经从地球仪上收了回来,若有所思的道:“陆为民现在非比寻常,宋州神话,蓝岛奇迹,眼界高得很,等闲的东西他是看不上眼的,当然这贫困县也不一样,但你要在新意上做文章。”

  姚放不愧是当过市委*书记的人,很能揣摩上意,现在的陆为民看问题考虑工作的眼界角度都不一样了,寻常手段根本不入眼,你得要求新求变,才能入他法眼,而且姚放经过再三琢磨,觉得以姚安的身份恐怕是真的不会被陆为民打上眼。

  也就是说,他可能对待姚安也就是像一个普通人一样,不会有太多情绪在里边,因为姚安实在很难激起他多少情绪了,说句难听一点儿的话,就是踩扁了姚安,也显不出他陆为民有什么不得了,换了自己,也许还能让他提起一点儿兴趣。

  “姚安,我觉得你也不必太担心,我觉得现在的陆为民恐怕已经对你没啥兴趣了,换句话说,你不在他视野内,嗯,这话也不是轻贱你,是的确如此。”姚放见姚安并不以为忤,点点头,“我倒是觉得如果你能出其不意的拿点儿新东西出来,也许还有意外收获也不一定。”

  “哦?”姚安有些不信。

  第二更,求500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