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阳看世界 第一百一十六节 敌友

第二十卷 冷眼向阳看世界 第一百一十六节 敌友

  看见姚安有些狐疑的目光网过来,姚放知道对方肯定不太容易接受这个观点。

  姚家和陆家的关系这么多年,牵绊太深,要说都是195厂出来的子弟,都在这个圈子里混,应该相互帮衬才对,但是却因为老三的那点儿破事儿给弄成这样,现在陆为民翅膀硬了,而且陆家也一样成为195厂里的“望族”,陆拥军和陆志华,别人不清楚他们的底细,但是对于姚放来说,却不是秘密了。

  从理性角度来说,姚放很清楚陆家已经不适合在为敌了。

  虽然姚放也承认自己以前为难过陆为民,他也一样反击过自己,但是那都是浅表层面的,无外乎是两边儿不对眼的一种规则范围内的“互动”,要说深仇大恨也算不上。

  至于陆为民和姚平那点儿十多年前的小过节,或许记忆深刻,但是你要说算什么性质,真不算啥。

  那甄敬才的女儿甄妮陆为民不也没有娶么?还不是玩玩儿就过。

  这方面陆为民一样是聪明人,找了夏力行连襟苏伏波的女儿,没有这层关系,他陆为民能这么年轻就有如此造化?

  陆为民是聪明人,就能够理性面对很多东西,既无杀父之仇,又无夺妻之恨,哪怕就是真的不对眼,那也不至于再刻意针对谁,没有谁愿意无缘无故的竖敌,哪怕他再牛。

  “姚安,咱们沉下心来想一想,你可以想象得到,陆为民真的需要为难你来显示什么吗?我觉得不需要,如果你的工作真的如你所受没太大问题,那我觉得他不会刻意为难你。”姚放筹措着言辞,“相反,你和他好歹也是195厂出来的,姚平和他有些陈年旧账,我和他以前有些不对眼。但你却和他没什么实质性的冲突,相反你现在是塔岭县*委书记,一个贫困县的县*委书记,又和他有着这层若友若敌的关系。如果你能有一些创新且符合他口味的突出表现,我相信他也许会有一些特别的想法和考虑。”

  “哥,你是说我刻意去迎合他的口味来做一些工作,博得他的认可?”姚安的神色变得慎重起来,他听得出自己兄长不是在异想天开。而是有点儿认真的味道,“这行么?”

  “姚安,你不了解像陆为民这类人的心态。”姚放越想越是笃定,思路也越转越宽,“站在他这个位置上,已经不太可能把你视为他的对手,或许你曾经让他感到过不爽,但是你现在还真没有资格让他左右他的情绪,当然工作上的事情除外。也就是说处于这种有些独特而复杂的心态下,你如果能够交出一篇让他感觉到意外的东西来。也许真的会给你带来一些意外之喜。这不单纯是所谓的任人唯贤这类情绪,而是他就是觉得他可以主宰你的命运,如果你干得差,也许他还不太好对你下手,但是你干得让他意外,我觉得你会有意外收获。”

  姚放的这一番话让姚安陷入了沉思,兄长的话不无道理,而且兄长素来对人心的揣摩相当厉害,这一点包括姚安在内都清楚,虽然听起来这个观点有些别扭。但是你仔细琢磨,觉得还真有可能,起码这不会比现在坐等差,倒是不妨一试。

  “哥。你有什么新招?”姚安点点头,算是接受了兄长的建议,试一试也无妨,姚放这么说,也肯定有什么新消息。

  “你看看这个。”姚放把案桌上省农业厅关于推进现代农业产业化和生态农业绿色农业发展的相关建议构想丢给了姚安,“据说陆为民对现代农业中的绿色农业生态农业很感兴趣。认为这是适合昌江农业的一条路,你琢磨琢磨。”

  *************************************************************************************************************************************************************************************************************

  陆为民还真没考虑过姚家的事情。

  姚放担任副省长他当然早就知道。

  说实话,姚放在昆湖干得很一般,但是姚放担任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这个位置对于姚放来说是一个相当关键的资历。

  可以说左云鹏在担任组织部长期间,姚放基本上能当组织部半个家,很多时候左云鹏都是被姚放牵着鼻子走,当然只是较低层次的人事权,但即便是这样也不得了,左云鹏愿意给姚放这个机会,所以给人的感觉是姚放能当组织部半个家。

  正因为这个机会,姚放在省直机关里有不错的人缘,这也为他日后在担任昆湖市委书记期间提供了不少便利,省发改委和省国资委下辖的企业对姚放在担任市*委书记期间的昆湖支持很大,也得益于省发改委和省国资委旗下企业一些领导受益于姚放昔日的帮助。

  再加上2008年以前全国整体经济形势向好,昆湖好歹也是昌江黄金三角发展区的一极,哪怕在和宋州/昌州的竞争中明显落后,但是经济基础架构摆在那里,加上昌宋昆城市群互动式发展的效应外溢,也使得昆湖这块本来算得上是黄金三角区的低地也还是保持了较快的发展,再加上姚放的确在为人处世上很有一套,最终虽然未能在昌州市长这个关键位置上得手,但还是争到了一个副省长的位置。

  对姚放陆为民肯定还是要投以关注的,毕竟这个和自己关系不太好的195厂子弟在自己出任省委副书记之后于自己关系的定位会有什么变化,还不太好说,但陆为民觉得以姚放的精明乖觉,恐怕是不太会有意要挑衅自己的。

  至于说姚安,如果不是秦柯为自己收集的相关贫困县资料相当齐全,陆为民也不会注意到宜山唯一一个贫困县县委*书记就会是姚安。

  塔岭的基本情况就摆在办公桌上,陆为民这一段时间暂时无暇下去,他的打算是要争取抽一个星期时间把宜山和黎阳跑下来,而宜山的塔岭和黎阳的天梁紧邻,情况相似,也都是贫困县,加上他还需要对两市的党建工作进行调研,所以这一趟下来没有一个星期不行。

  “不急,大成,你们黎阳的情况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这一点国钊书记和崇山省长都有评价,至于说天梁作为你们黎阳唯一的贫困县,我了解过,主要还是自然条件太差,当然也还有历史原因,你们黎阳也做了不少工作,凤岗的变化就比较大嘛。”陆为民对宋大成的到来非常高兴,虽然只有四十分钟他就不得不去昌大作形势政策报告,但有这四十分钟也能好好聊聊了。

  “陆书记,能不急么?”宋大成显得很洒脱,他年龄即将到点,“要说不该我急了,还有两个月,我就到人大去了,要急的也该下一届的领导来操心了,可我在黎阳工作这么几年,要说遗憾,恐怕也就是天梁和凤岗的经济发展了。凤岗略好一些,但是产业结构还是没有调整过来,新兴产业没有培育起来,天梁的问题更棘手一些,市财政还是弱了一点,市里的平台公司这几年融资都用在了城市发展上,房价倒是炒得不低,但是像县份上的交通建设还是拉了债,这一点我觉得我有责任,尤其是天梁。”

  陆为民琢磨出一点儿味道来了,宋大成这是要舍出这一张老脸要来要东西了,这都要退下去到人大去了的人,还这么不依不饶的自责,这不是再给自己做套子还能是干啥?

  笑了起来,陆为民微微摇头:“大成,你也甭给我在这里演戏,你那点儿演戏功夫,我见识过了,我还能不清楚?天梁的情况我大致了解,的确交通瓶颈制约很大,但是省里对道路交通规划有统一的安排,你也不用在我这里叫苦喊穷,我分管脱贫工作,该我发声的时候我义不容辞,天梁和塔岭,是宜山和黎阳的两块伤疤,要把这两块伤疤消除掉,必要的投入省里肯定会考虑,嗯,我在这里表个态吧,我会尽我所能为这件事情摇旗呐喊,不过我也要下来调研,就这一区域的发展进行考察。”

  “陆书记,就等您下来了。”宋大成听得陆为民这样表态,心里顿时宽心大半,他是知道陆为民的性格的,如果没有足够的把握,陆为民是不会轻易表态的,哪怕是这种听起来有些虚的态,只要陆为民敢表态,那么也就意味着陆为民心里有底,“你打算把我们黎阳放在最后一站?”

  “嗯,有贫困县的地市州中的最后一站,像昌州/宋州和丰州这些地方打算最后去。”陆为民点头,目光中也多了几分感触,宋大成的两鬓都已经斑白了,一晃就是十多年,想当初和对方搭档时,何等意气风华,现在却已经面临退二线了,“大成,宝华都和你谈过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