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二十七节 陆系 续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二十七节 陆系 续

  看见黄文旭过来,陆为民也点点头,黄文旭也和雷谭二人寒暄。

  这三人都算是宋州成长起来的干部,黄文旭略早,而且是一晋升为副厅级干部时就离开了宋州,而雷谭二人则都是在宋州本地晋升为副厅级干部的,不过三人也都算是在宋州工作几十年,当然也有交情,当时黄文旭是麓溪区委书记,雷志虎是沙洲区长,谭伟峰是市教育局局长而已,现在都走到了正厅级干部岗位上了。

  此时停车场车也越来越多,雷谭二人估计黄文旭过来也是有话要和陆为民要说,便主动告辞离开。

  黄文旭也不在意,他知道自己和雷谭二人的关系也只是泛泛,甚至他也知道雷谭二人与陆为民的关系也称不上是特别亲密的那一批,是不及杨达金/池枫/李幼君/常岚这一批宋州干部的,但这也是在陆为民担任宋州市委书记时的格局,现在陆为民重返昌江担任省委副书记,身份不一样了,雷谭二人如何着想,会不会有其他想法,尤其是在雷谭二人并不讨尹国钊喜,却又和杜崇山无甚往来的情况下,有陆为民的出现,两人也许自然二人会更靠近一些了。

  “陆书记,又在训人,我看老雷和老谭脸色都不好看啊。”黄文旭微笑着打趣道:“我记得您是不喜欢训人的,怎么出去走了一圈就风格大变啊?”

  “哼,在其位谋其政,我分管党群,自然要对党的建设上心,昌西州经济发展不起来,如果单纯是客观条件也就罢了,但是我下去实地了解,感觉还是组织建设和作风建设存在问题的因素居多,雷志虎和谭伟峰在发展经济的思路上是对的,但是在党建这一块工作上花心思不够。不敢打破旧的藩篱,深怕引出什么麻烦,影响稳定,我在说他们。一级班子松散瘫软,难以发挥作用,为了维护所谓的稳定,你们就听之任之,那就是你们州委的失职。……”

  看陆为民很有点儿恨铁不成钢的味道,黄文旭却能理解雷志虎和谭伟峰的难处。

  昌西州本身经济就不发达,尹国钊就不太待见二人,你这经济拿不起来,主要领导又有看法,现在你还要大动干戈的去动人事,有没有风险?

  昌西州下边是穷县,但是穷县能当到县委书记县长的又有哪个没几分能耐?就是那些个常委/副县长一样也有通天的关系,越是穷的地方这种盘根错节的关系就越复杂。

  雷志虎和谭伟峰两人都不是昌西州成长起来的干部,而州委副书记/组织部长又都是本土干部。你如果要动干部却又不符合本土帮的利益,自然会受到强烈反弹,如果引起了局面的不稳,你觉得你这州委书记州长乌纱帽能稳?无数人想把你推下去自己坐上来,这种事情太常见了。

  处于这种情况下,雷志虎和谭伟峰就算是有心要动干部,也要瞅准机会,不是你想象中那样想动谁就能动谁的。

  黄文旭相信陆为民也清楚这一点,只是陆为民现在不但管党务,而且要承担着脱贫工作。这看到昌西州的情况,心里不满意,自然也就希望雷谭二人要大胆一些,可他也不想考虑一下。如果没有他的支持,本身就不太受尹国钊认可的雷谭二人,敢轻易乱动么?

  看见黄文旭笑而不语的表情,陆为民当然看得出黄文旭不说话的话外音,叹了一口气:“文旭,我知道志虎和伟峰的难处。但是你当领导干部干哪件事情没风险没困难?前怕狼后怕虎,你还能干什么?我看昌西州一些地方存在的问题就和他们俩的这种心态有关系,我一直觉得雷志虎和谭伟峰原来在宋州还是很有魄力的,干工作也是大刀阔斧雷厉风行,怎么到昌西州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就真的那么怕影响到自己的乌纱帽?”

  黄文旭再度笑了起来,“陆书记,谁不怕影响到自己乌纱帽,我也怕啊,您所处位置不一样,老雷和老谭也有他们的考虑,实事求是的说昌西州发展很不错了,当然,不是说没问题,也不是说没有潜力可挖了,但也要给他们时间,也要等待时机成熟。”

  陆为民不再言语,他承认黄文旭的话有道理,他也只是要敲打一下雷谭二人,希望他们要意识到问题的紧迫性,而他也相信雷志虎和谭伟峰听明白了自己的话语。

  陆为民的调研还未到丰州,丰州是几个没有贫困县的地市之一,所以陆为民暂时还没有去调研,但没有贫困县并不意味着就没有贫困人口了,丰州全省仅次于昌州和宋州的第三人口大市,六百多万人口主要还是以农业人口为主,像南潭/淮山这一类农业人口大县,虽然工业经济得到一定程度发展,但是仍然有相当多的农业人口处于贫困线以下,丰州一样有很重的脱贫任务。

  不过丰州有较为的明确的产业化规划,尤其是以丰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伏龙区/双庙区为主导的工业化进程力度非常大,尤其是经开区和双庙区成为昌江最重要的家电产业园,以tcl/格力/格兰仕/海尔/澳柯玛/美的/美菱/春兰/长虹等国内著名的家电企业都纷纷落户丰州,兴建自己的制造基地,都看中了丰州较为完善的配套产业体系和良好的交通条件,而这反过来又了越来越多的零部件生产商云集于丰州,同时丰州市委市政府又全力支持本地中小企业和贴牌生产企业的发展,使得丰州成为华东地区的最重要的家电产业基地,现在丰州的家电产业产值已经占到了丰州工业gdp的半壁。

  丰州的家电产业的蓬勃发展吸引了大量劳动力进城,像淮山/南潭/大垣/双峰等周邻县份都有大量农村人口涌入丰州市区,丰州市区这几年的人口也是暴增,数千家大众小型家电企业以及和家电相关的电子/塑胶/印刷/包装等企业吸引了数十万甚至上百万流动人口云集于此,也使得丰州城市规模疯狂扩张,昔日还是相当寥落的双庙和伏龙两个郊区,几年时间就变成了一片繁华之地,与此同时丰州房价也是扶摇直上,迅速就把周邻的洛门//曲阳等城市的房价甩在了身后,现在丰州城区的房价平均要比周邻的洛门高出接近一千元,比曲阳要高出近一千五百元,比黎阳也要高出接近八百元,已经隐隐超出了昆湖,接近了昌州和宋州的房价,这个现象也在省内引起了很大的争议。

  不少人就批评丰州市政府人口控制住宅用地,故意拉高房价,这一点在人大和政协会议上尤为凸显,黄文旭也颇感压力。

  “陆书记,挨骂是难免的,供地这个问题上市委市府挨骂也无所谓,说市里边重视工业,宁肯便宜卖给企业,也不愿意多供地给房地产商,这纯粹就是一个伪命题,土地总量就那么多,丰州城市也有自己的规划,市委市政府也早就确定了丰州就是要走工业化之路,税收才是根本,房地产业重不重要,当然重要,但是没有工业,这呆在丰州城里的上百万流动人口能有几个留得下来?企业不发展了,人就留不下来,谁还来买房子?”黄文旭不无感慨,“我现在担心的是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大,丰州产业也开始感受到了寒意,房地产商们还在吆喝着可劲儿的拿地开发,也不怕寒冬到来,他们被讨住?”

  “你觉得这只是暂时的呢,还是会有一个长期持续的下行过程?”陆为民不动声色的问道,他对黄文旭的敏感还是很惊讶的。

  “不太好说,照说我们国家工业化城市化进程还差得远,起码也还有几十年的发展期,但是我又觉得国内情况和国外还是有所不同的,我们的农村人口城市化的进程还不完善,但传统产业饱和度却开始出现明显膨胀势头,我有些担心这种发展是否可以一直维系,国内的消费拉动增长这一点还不明显,全靠投资和出口来拉动,今后会很困难,我觉得除非解决这个问题,恐怕难言乐观。”

  黄文旭的话里充满了不确定,但是却已经是接近真相的核心了,陆为民点头:“文旭,我觉得你的判断是比较准确的,国外市场饱和,投资对经济拉动越来越不明显,这有数据可证,唯一的就是内需,可是内需劳动的策略还不明确,或者说怎么来做到拉动内需,这一点中央都还没有找到一条合理的路径,这是关键,丰州这几年发展很快,今年仍然能在逆势高速增长,但明年呢?后年呢?居安思危啊,家电产业手国内经济气候影响也比较大,如果不能在产品市场上寻找新的突破点,我觉得也会遭遇很大的挑战。”

  昨日有事,耽搁了,争取补上,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