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三十五节 淮山,怀章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三十五节 淮山,怀章

  陆为民凝神思索,想了一想之后才道:“我记得当时除了我和你说的那个男人之外,另外还有一些过路人,他们虽然可能没有看见你下车去帮助那个受伤者,但是后来我们过来时,他们也在一旁,是听到了我们之间的对话,当时那个老人不是也说了他是撞昏了头,认错了人么?我印象很深,当时就有几个人站在一旁看热闹,他们是听到了那个老头的话,觉得没啥热闹可看,才走了的,找到他们,起码可以证明当时那个老头所说的话!”

  叶枝也记起来了,当时的确是有这么一个情况,只是自己的心思都放在了找亲眼目睹这两人来了,未曾想起还可以从这个角度来寻找证人。

  “可是那些人也不过是过路的,也没有留电话,我在报纸上登了这个消息,这几天里也没有人打来电话过,除了你。”叶枝摇头,“这怎么去找?”

  “你有没有印象,当时在边儿上看的,有两三个人都穿的是一样的工作服,我记得上边写的是格力空调,而且他们都是步行,我判断这几个工人会不会是鹤门堰附近的空调销售或者修理店的工人,而且一次遇上两三个都穿工作服,我估计这个销售门市或者修理店的规模还不会小,你不妨去附近找一找,问一问,也许会有所收获。”

  陆为民冷静理性的建议让叶枝心中也是笃定了不少,思考了一下,她当时的确没有注意旁边看热闹的人情况,没想到陆为民却能观察得这么仔细,而且还能够给出分析判断的理由依据,这让叶枝也有些惊讶和感动,想了一想才道:“我已经请了两天假,就是为了等你的电话,明天我要飞首尔,要后天才能有时间来。”

  “那也没关系,那天的事情我想那些人不至于几天就忘记了,而且是几个人都在那里,嗯,这样吧,这会儿我就和你一道去派出所做笔录,另外如果你找到那几个人的话,也可以给我打电话,这样来可以相互映证,也可以帮助他们回忆起当时的情况。”陆为民很热情的道。

  叶枝顿时又有些警惕起来,下意识的瞄了陆为民一眼,似乎是在估测着陆为民如此积极热情的意图,这不能怪她,生得一副好容貌和身材,实在有太多的男人打她的主意,让她不得不小心一些。

  只是陆为民坦然的目光和表情又让她觉得自己有点儿大惊小怪了,再想到陆为民能专门来为自己作证,自己这份心思也真的成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

  “怀章!”看见在县委大院内迎接的当先一人,陆为民忍不住有些高兴,“呵呵,有几年没见面了?”

  “陆书记!”郭怀章也没想到陆为民这么热情,热情得让他都有点儿猝不及防,难以适应。

  下了柯斯达,陆为民就狠狠的拍了拍郭怀章的肩膀,然后转过身来,向着陪在一盘的黄文旭和胡敬东,“文旭,敬东,我这个老同学啊,就是太面浅,脖子太硬,我在丰州当市长的时候,从来不登我门,我给他打电话,他都是公事公办,后来我走宋州去了,还好,电话还多一点儿了,到齐鲁工作,人家逢年过节还能给我电话联系了,嘿嘿,怀章,你这个性格是怎么当到********的啊?”

  黄文旭和胡敬东也都笑了起来。

  他们知道郭怀章和陆为民是高中同学,而且还在南潭一起工作共事过,都在南潭县委办,但的确这么些年来也没有听到过郭怀章和陆为民有多少联系,而且如果要追根溯源,郭怀章的老丈人苟治良和陆为民的恩主安德健在丰州地委成立之后也是针尖对麦芒水火不容的一对对手,所以他们也以为郭怀章和陆为民关系应该很一般,甚至不太好才对。

  但今天陆为民的表现似乎颠覆了他们的认知和感觉。

  陆为民对郭怀章很亲热,而且这种亲热也是发自内心的亲热,而非那种假情假意的虚以委蛇敷衍了事的姿态。

  陆为民的打趣一下子拉近了关系,丰州不少的干部都知道新任省委副书记是丰州南潭人,而且还在丰州工作过多年,但是淮山的干部们却不知道本县这个有些低调的********居然还和新任省委副书记是同学,而且貌似关系很密切似的,以前可从未听说过。

  郭怀章苦笑着揉了揉自己脑袋,陆为民的热情让他有点儿不知所措,照理说就算是陆为民真的关系和他不错,也没有必要当着大家的面表露出来,或许陆为民根本就不在意这一点,可是自己还得要在这丰州工作,这个场面会产生什么样的效应,还不太好说。

  “陆书记,黄书记,胡市长,钱书记,温部长,这边请。”作为地主,郭怀章还得要笑颜迎客,“是先到县里坐一会儿,还是直接到乡里去?”

  陆为民看了一眼黄文旭,“文旭,敬东,你们是主人,你们定,我是客随主便。”

  “那还是现在县里坐一坐,听取一下市里和县里的汇报吧。”黄文旭和胡敬东交换了一下眼神,才道。

  “也好,汇报不要太杂,我来丰州的目的也很简单,党建工作,顺带也听一听市里和县里在扶贫工作上的一些想法。”陆为民语气一正,扫了一眼黄文旭和胡敬东以及一旁的钱岳和温有方,最后落在郭怀章身上,“我的要求,汇报不求全面,讲干货,哪方面做得好,哪方面有问题,然后下一步打算,就这些,简单点儿,谈想法也要谈能落实的,别给我稀里哗啦一大堆云遮雾罩不切实际的东西,我懒得听。”

  陆为民直截了当的风格对黄文旭和温有方来说并不陌生,但像胡敬东/钱岳以及温有方和郭怀章都还有点儿不适应了。

  胡敬东到丰州之后,陆为民都快要走了,两人接触不是很多,但是有茅道庵这条线挂着,关系还算处得不错,钱岳是从桂平调过来的,原来在桂平担任常务副市长,到丰州担任市委副书记。

  温有方就不用说了,陆为民在丰州担任市长时,温有方先和关恒搭档担任阜头县长,后来接任阜头县*委书记,继而升任丰州市委常委并继续兼任阜头县*委书记,那时候陆为民虽然也很关注阜头,但是张天豪的主要精力也是放在阜头上,两个人很默契的各行其道,张天豪看重阜头和大垣,而陆为民则力推双庙和伏龙,所以陆为民关注归关注,却没有多过问阜头的事情,甚至后来温有方接任********,张天豪把他的心腹何青放到阜头担任县长,陆为民都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要知道当时何青一步到如日中天的阜头担任县长可也是引起了不少争议的,但是陆为民没表态,这些反对声自然也就烟消云散。

  丰州市委的汇报相对简洁明了,谈了当前丰州市委在应对当前社会经济局势变化提出的一些想法,尤其是在干部班子的建设方面,提出的要强化班子作风建设,选好头羊,而淮山县委的汇报则集中体现在县委通过发展经济来带动脱贫工作的进行,这一点上郭怀章介绍得比较详细,也引起了陆为民的关注。

  “怀章,我知道淮山山药远近闻名,当年南潭发展猕猴桃产业,淮山也效仿,我就觉得有点儿丢了西瓜捡西芝麻,当然我这话有点儿过了,但是淮山有自己的特点,山药/野葛/茶油,这些土特产闻名遐迩,为什么不能有意识的进行发掘和扶持发展?”陆为民微微点头,目光如炬,“看来淮山县委还是有这个地理标志特产的意识嘛,也知道野葛粉和茶油以及山药这些市场优势,我不是反对淮山发展工业和第三产业,也不是觉得淮山的猕猴桃产业就不如南潭了,我只是想要强调一点,要紧跟当今时代的发展潮流,当前国民生活水品越来越高,对健康和食品安全的要求也日益重视,猕猴桃也好,山药也好,野葛粉也好,生态茶油也好,可以说市场相当大,关键在于你要能打响品牌,严格标准,要让人家真正意识到我们这个地方的东西就是和其他地方的不一样,价格贵得有道理,……”

  呐喊一声,求几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