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万鬼吞噬系统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巫后为仆

第四百九十八章 巫后为仆

  李道冲带着虞妍飞入通道之中,随即将通道的闸门关闭。

  通道另一端,落樱纱一脸惊愕的看着飞悬而来的李道冲,青灰色脸上难掩尴尬之色。

  一小时前,落樱纱的实力绝对在李道冲之上。

  现在却是不好说了。

  李道冲身上的气息与刚才完全不同。

  他竟然在与魔刀的交战中突破境界,进入元婴期。

  金丹期的李道冲就强的离谱,跨越一个大境界之后能达到什么程度,落樱纱也摸不清。

  刚刚魔刀被击杀时,李道冲发出的剑芒威力又增强许多,一剑斩了魔刀。

  就算魔刀虚弱,可魔体终究还在,却是承受不住李道冲一剑。

  落樱纱背后升起一股寒意,让她背后那道狰狞伤口痛上加痛,美颜无法控制的纠结在一起。

  李道冲来至落樱纱面前,一脸审视的看着后者。

  一向不可一世的巫后,这一刻却如坐针毡,心乱如麻,心中极为不踏实。

  落樱纱感觉自己的生死已经不再自己手中掌握。

  唆!

  一道墨色光华一闪而来,苍墨刀瞬息而出,悬浮在李道冲身侧,刀身上寒光四射,如一只猛兽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落樱纱。

  “你要杀我?”落樱纱强撑着一口气开口问道。

  “不然呢?”李道冲面色无波淡淡回道。

  落樱纱紧咬下唇,本就没了血色的唇畔如同蜡纸,若不是落樱纱样貌倾城,脸色青灰的状态着实吓人。

  “你有把握杀我?”落樱纱眼中露出绝然之色。

  “七成左右。”李道冲自信道。

  “那就是说你没有完全的把握杀掉我喽?”落樱纱眼色微动。

  “没有。”李道冲实话实说,他不太清楚落樱纱还有没有底牌,到了这种级别,没有保命玩意儿,李道冲还真不信。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冒险,本后之前说过的话,绝不会失言,现在还有三名魔人在外,我们联手逃脱的把握性更大。”落樱纱紧张心绪微微一缓。

  李道冲能跟她交谈,说明没有必杀之心,否则没必要跟她废话。

  “说说看,怎么逃脱?”李道冲饶有兴趣的问道。

  这处基地另一个逃生口只有李道冲知道,落樱纱并不知情,但她能这么说,说明她有她的打算。

  李道冲眼眸微动,心里寻思着多个方案多条路,有两条路可以选择,总比一条路稳妥。

  “本后有一门短距离传送冥术,可以瞬间传送万公里之外。”落樱纱直言道。

  “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李道冲摸摸下巴,接着道,“不过你刚才那么长时间都没用,看来这套冥术并不简单,需要什么条件?”

  李道冲一语中的,落樱纱眸子里的红色微微闪动了一下,李道冲表现得越沉着,她身上的压力就越大。

  堂堂巫后居然被一个年纪轻轻的人修给震慑住,不免有些尴尬。

  “本后受到魔气侵染,伤势极重,必须将体内魔气驱除才能施展这门冥术。”落樱纱直接道。

  果然。

  李道冲早有所料。

  “那你的意思是要李某帮你疗伤喽?”李道冲语气中带着几分玩味之色。

  “如果可以的话。”落樱纱跟着道。

  “帮你疗伤倒也可以,不过呢,李某有个条件,你若是答应,我可以不杀你,帮你疗伤,我们一起逃出去。若是不答应的话,那留着你也没什么用处了。”李道冲仿佛在街头与人闲聊,语气平和不带一丝情绪。

  可是听在落樱纱耳中却似比那暴怒嘶吼更加让人感到恐慌。

  李道冲不是在开玩笑,落樱纱甚至感觉自己只要说一个不字,李道冲便会立刻对自己动手,以雷霆手段将自己灭杀。

  七成把握,哼,这小子不过是在故弄玄虚,想让本后掉以轻心,其实早已有了十足的把握。

  落樱纱一想到李道冲眼中发射出的雷电以及那包含着玄妙意境的剑芒,立刻会感到浑身不自在不寒而栗。

  落樱纱处于绝对的弱势,她没得选。

  事实上,就算李道冲没有威胁落樱纱,她也已经走投无路。

  罗刹国她已经回不去了,这些魔人就是来抓她回去的,刑魄罗已经出卖了她。

  要将她当成筹码与阴司族做交易,确保罗刹国能够存在更长的时间。

  刑魄罗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只要强大的冥国不对他动手,他便可以再支撑一段时间,便可获得更多的修炼时间。

  刑魄罗压抑了这么久,只为最终成魔。

  落樱纱心里冷笑,刑魄罗为了修炼成魔,不惜将自己出卖,既然如此自己也没什么好顾及的了。

  落樱纱沉思片刻,眸子抬起看向李道冲,微微点头道,“什么条件你说吧,只要本后能办到,一定答应你。”

  李道冲笑而不语,一只手缓缓抬起放在落樱纱肩膀上,后者是有闪躲之意,但迫于李道冲的压力,最终只能是一动不动。

  “你当然能办到,我要在你的巫魂里种下禁制,让你成为我的仆人,如何?”李道冲淡淡道。

  似乎是在商量,可那平淡的口吻里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态度。

  落樱纱娇躯一震,没想到李道冲的条件竟然是这个,只差那么一点点便要动手。

  听到这个要求,落樱纱差点失去理智,可是当她的目光对上李道冲目光时,立马怂了。

  落樱纱清晰的看见李道冲双瞳内一闪而过的雷光。

  阳雷。

  一切冥物的克星。

  巫后也不例外。

  李道冲金丹期发出的雷力就不容小觑,伤到落樱纱,此刻他已经进阶元婴,雷力会增长多少?

  “不愿意吗?”

  见落樱纱不说话,李道冲眉毛一挑追问道。

  落樱纱还是没有回答,脸上看不出太多的情绪,唯有皓齿死死咬住下嘴唇,唇瓣泛白,目光凄然。

  巫后要成为一名人修的仆人?

  如果答应将是莫大的耻辱。

  不答应更简单,极有可能被杀掉。

  落樱纱体内幽气一阵骚动,想要爆发出来,可是当她刚运转幽气,胸中顿时翻江倒海。

  噗!

  一口逆血喷出来。

  幸亏李道冲躲闪的快,否则这一下非被喷个满脸血花不可。

  “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你刚才若是拼死跟李某一战,或许还有点机会,现在已经不可能了,我已经锁定住你的巫丹,杀你只在一念间。”李道冲的口气第一次变得严肃起来,身上升起一股杀气。

  落樱纱美眸大张,立刻内视,刚进行内视,死念立刻被反弹出来,自己的体内世界已经不再自己的掌控之下。

  “你。”落樱纱气得浑身发抖。

  “别你,你,你的,多不礼貌,马上我就要成为你的主子了,主人这样的称呼倒也不必,不过怎么也得叫上一声李先生吧。”李道冲不以为然的说道。

  落樱纱眼帘之中微微闪光,竟是泛起一层水雾,居然被李道冲给欺负得要哭鼻子了。

  罗刹国高层要是有人看见落樱纱此刻的状态,一定会惊掉大牙,那可是巫后呀。

  杀人不眨眼,说话做事只凭自己喜欢,只要看着不顺眼,杀就一个字。

  此时此刻落樱纱居然眼中泛起泪花来,这比太阳打西边出来,还要稀奇。

  墙倒众人推,倒霉起来喝水都塞牙,落樱纱这一刻便感受到这种境遇。

  被抓走、死、还是做李道冲仆人。

  三道选择供她选择。

  无论怎么看都应该是仆人是最佳选择,可是一旦李道冲在自己巫魂内种下禁制,自己的生死将完全掌握在李道冲手里,纵使自己有通天本事也只能受制于李道冲。

  可另外的两条路,必死无疑。

  “好,我答应你。”落樱纱鼓足勇气说道。

  当真的答应下来,落樱纱身为上位者的骄傲一瞬间崩塌,脸上露出难以言喻的苦笑。

  落樱纱的话音刚落,李道冲体内灵气和念力同时侵入落樱纱体内。

  在那一瞬间,落樱纱打了个激灵,看向李道冲的眼神变得不一样,如同看到了天敌。

  无法抵抗的天敌,彷如绵阳看见猛虎。

  而为何会产生这种天然惧怕的感觉,落樱纱却是想不明白,绝色容颜上露出一丝茫然之态。

  李道冲很快便找到了落樱纱的巫丹和巫精血,这两个核心部位必须都要种下禁制。

  两缕带着阳雷之力的灵念场钻入巫丹和巫精血之中。

  这两处地方的最深处是落樱纱最脆弱的地方,现在被李道冲占据。

  如果需要,李道冲一个念头就能让落樱纱飞灰湮灭,消失在世间。

  在种下禁制之后,李道冲并未停手,即刻为落樱纱开始疗伤,大量灵气涌入落樱纱体内,将魔气迅速排出体外,或是湮灭。

  落樱纱背后那道恐怖伤口,在魔气消去之后,迅速愈合,不一会便恢复如初,没有留下一丝伤疤,完全看不出那里曾经破开那么大伤口。

  落樱纱脸上青灰色迅速褪去,恢复原本苍白之色,又恢复妖异之态。

  完全恢复过来的落樱纱却没有了先前的傲慢之态,高冷面孔收敛不见,微微露出一丝柔和。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高高在上的巫后也明白这个道理。

  角色的转换,位置的变化,以及心态的不同,这一切落樱纱需要一个过程去适应。

  不过对李道冲油然而升的畏惧,却不需要适应,感受过之后,便深深印刻在自己的灵魂之中,不可磨灭,仿佛与生俱来一般。

  “你可以开始了。”李道冲的声音淡淡响起。

  “是,李先生。”落樱纱略带僵硬的应声道,随即玉手一抛,十数根竹竿一样的棍子飞射而出。

  一共十五根,长一米,直径不超过两寸,每根分为六节。

  “冥魄虚空竹?”站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虞妍忽而惊声道。

  “小姑娘,你倒是识货。”落樱纱瞥了一眼虞妍,说话的感觉与刚才与李道冲说话时的感觉截然不同,依旧带着俯瞰之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