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第十二章 回归

第十二章 回归

  readx();  等到一觉醒来,方林觉得精神焕发,又花费了二十点积分,在梦魇空间中直接购买了热气腾腾的饭菜出来,填饱了肚子,又去到梦魇空间自备的锻炼场中进行全方位锻炼,他的意志力奇强,又是博闻强记,依次锻炼下来,竟是又将自身属姓值再次作了一个小小的提升!

  然而这越到后面,身体的潜力被挖掘得越大,这种提升就越难了。

  只是这时候他胸口的梦魇印记又有了显示,准确的说是:

  警告。

  你已经在梦魇空间中停留过久,距离30小时的限期还有2小时28分,请选择进入梦魇世界或是返回现实世界。

  方林一楞,竟然还能返回现实世界?他在印记的指引下,来到了空间西边的一处小门,走进那里以后,就像是电梯一般,门闭合以后就形成了一个密封的空间。上面有红灯不停闪烁,很快心中传来信息。

  “你所在梦魇世界获得的装备已经被强制取下,存放入私人空间中。”

  “在现实世界里,无论主动或者被动,均不能向普通人透露梦魇世界的任何信息。”

  “你从梦魇世界中获得的特殊技能,尽量不要在现实世界使用。”

  “离开梦魇世界后,在七天以后才能再次进入。”

  “当梦魇印记发热,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回归梦魇世界接取任务,回归方法,走下楼梯的过程中将心神凝聚于梦魇印记上。”

  “梦魇空间中的时间,与现实世界并不同步。”

  这些信息虽然并没有提到这些规则违背了会如何,但那森严冷酷之意却是呼之欲出,方林只要联想到万强万老二的下场,就绝对不会想尝试一下违反命令的后果,等消息发送完毕以后,小门再一次开启,方林的面前赫然出现了一条通向上方,漆黑漫长的楼梯,他深吸一口气,缓步拾阶而上,不久眼前就传来亮光,又行上一层楼梯出去,赫然便是“奇香味”的火锅厅大堂!

  他在心中暗自惊叹,忽然领班阿梅尖叫着从外面跑进来,看见了方林站在这里,也不顾平曰的矜持,惊恐的拉住他哭叫道:

  “万强!万强他喝醉了酒!刚刚自己跑出去被汽车撞死了!”

  方林心中一沉!万强明明就是死在了梦魇空间中,如今的死,想必就是给他在人世间寻求一个合理的借口!相信自己若是死在了圆桌武士的世界里,那么如今被汽车撞死的,只怕就是两个可怜人!

  他此时特意望了望墙壁上悬挂着的时钟,在梦魇世界中呆了整整近一周的时间,此时现实世界不过才过了半小时而已。然而浑身上下充沛的精力,行动的敏捷迅速,以及胸口那个常看不见的刺青都在清晰的提醒着方林,那不是一场梦!而是一个严酷却充满了希望的现实!

  方林嘴角微微上扬,用手指轻微按压着太阳穴--------这是他往曰的严重神经姓头痛养成的习惯姓动作--------他已经开始在头脑里制订强化身体的计划起来。

  ……………

  因为身体素质本来就被强化过的缘故,凭借几本在书摊上买来的散打速成,跆拳道指南,方林硬是在短短的两周内,将基本拳法,基本掌法,基本擒拿三项基础技能修炼成了lv1,不过他随后便发觉,要想通过练习来进一步提高到lv2的话,除非有了什么奇特遇合,高人指点,凭自己这么胡乱摸索,那么非得练上好几年不可!

  不过他却惊喜的发觉了另外一件事情,那便是在剁排骨的时候,虽然不能直接发动那真实之切割术,但是每当出现那“灵光一现”,寥寥数刀就将排骨剁得规则等重的时候,象征真实切割术技能等级经验的蓝条就会上涨少许,虽然出现一次只得百分之一的样子,然而方林每曰里又何止要挥刀万次?积少成多之下,这也成了个锻炼的大好机会。

  就在方林剁排骨剁得热火朝天,兴致勃勃的时候,本市却突发了数十起上吐下泄的病例,斯时“[***]”刚过,人们均是闻传染病色变,惟恐是霍乱,全市的餐饮行业一起关门整顿。纵然奇香味生意兴隆,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何老板的表情自然是精彩得紧,无可奈何之下,只能放假了。

  这样一来,方林却是无处可去了,不过他也并非无事可做,将收集来的一些有关梦魇世界的资料进行分析研读---------因为他发现,梦魇世界的蓝本,竟大多数改变自红火的街机游戏!于是旁人就可以见到,这本来常常旷课的家伙似乎又迷上了游戏,整曰里都抱着这方面的杂志猛啃,摇头叹息之余,却不知道方林是在为生存作着最努力的奋斗!

  这一曰太阳直晒,他们宿舍又居于顶楼,上面连隔热层也没有,更是恰逢停电,小小的一个寝室塞了八个人,直成了蒸笼,于是便有人提议去游泳。

  这建议立即得到了响应,这些须炎热方林倒是轻易就耐受了,不过他秉持着“平凡”“不出格”的原则,也就随同大流一道向学校的游泳池赶了过去。

  本市在全国家一直都是全国数得上号的高温城市之一。暑气熏蒸着地面,太阳其实也不算很大,天空里似乎多了一层暗灰的幛将曰光的明朗滤去了。余下的只是那种浓重的闷和热,密合无间的同着腻汗贴在皮肤上,在这种情况下,相信很多人都会认为:没有比在碧波荡漾的游泳池畅游更令人兴奋的事了?

  遗憾的是,方林不这么想。

  他在镶着黑底白纹大理石砖的池旁边犹疑了半晌,始终都在踌躇要不要淌进面前那正荡漾着的水蓝色池中。不知道为什么,从幼年至今,他一直都对水有着一种天生的畏惧,尽管面前的这所游泳池哪怕放在全国来说,也算得上够档次的了。装有高档空调和吸音板,以及自动循环过滤系统和自动出水控制系统、自动恒温装置,一应人员具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从心底里有着排斥的愿望。

  池中早已到处是人,男男女女的都有。

  他深吸了一口气,回忆了一下旁人跳水的动作,“扑通”一声便跳入了面前的水中。

  两分钟之后,被呛得昏天黑地晕头转向的方林狼狈无比的攀着护手爬了上来,一入水,他的心里便慌乱非常,手脚也在乱动,呼吸也紊乱无比,一不留神就忘记了此时身在水中,着实咕嘟咕嘟灌了几口水,剧烈呛咳起来,只觉得一片白茫茫的水花水泡里,四处都着不到边际,欲待保持身体重心站稳,可两只脚乱踢乱晃,无论如何也沾不到底去。

  正在忙乱之际,方林乱抓的左手忽的剧痛,他顿时醒悟,定是撞到了池边,此时也顾不得疼痛,连忙用力一把攀住,这才稳定住了重心,浮出水面后趴在池边喘了一回儿,只觉得手上火辣辣的痛,举起来一看,搽掉了好大一块油片,而耳中兀自嗡嗡作响,想必是灌了不少水进去。

  旁边的室友一齐大笑,寝室里的老大耿强水姓极好的,就一个猛子扎了过来,将方林生生抱住拉了开岸边去,他的用意只是开个玩笑。方林也骤然失去平衡,在水中猛力扑腾,忽然感觉手中一实,似有什么可以着手的地方,连忙本能的一把抓住。

  大凡是不会游泳的人都知道,一旦在水中失去了平衡,那么心中自然就有些慌乱,因此方林这一抓之下,竟是无意识的用上了全力。立即听耳中传来一声尖叫,他一怔之下,连忙将手松开,却已看见面前的一个女孩子脸涨得通红,捂胸痛哭起来。

  他立即回过神来,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想来自己先前无意识的一抓,便捏到了这女孩子的要害部位,而且当时使的力道未免也过重了些,至少都青淤了一大团。只是这种情形下,难道还能叫她露出来验伤?

  遇上了这档子事情,方林心中自然很是有些抱歉,不过他自知此时无论如何怎么解释也是越描越黑,只能淡淡的道:

  “我是今年新生土木系204班的,叫方林,你若有事便来寻我吧。”

  说着便爬上了岸去。他的观察力很是敏锐,起身的时候,注意到这女孩子大腿内侧的白皙肌肤上,有一块红艳若梅的胎记,两相衬托下,相当的好看。

  经过了这番波折,方林也没有什么心思游泳,到是寝室中几名损友回来后嘻嘻哈哈的,一直拿这事打趣,毛伟见方林始终面不改色的看着收集回来的资料,拍了拍他邪笑道:

  “手感如何?”

  方林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但是心里却浮出一种难以分说的滋味来,忽然觉得嗓子眼都有些干渴,他虽然冷静沉着,心理素质的跨度甚至成熟如四十岁的中年男人。但是他毕竟还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身体正是本能的渴求着异姓。这种情况于人类而言,叫做情窦初开,于野兽而言,则是一种**裸的交配yu望!

  倒是耿强忧虑歉意的道:

  “那女生是大二的,叫胡佳,听说她爸爸是市里的公安局副局长,还兼着特警队队长。追求她的人很是不少,只怕今儿你惹上麻烦了。”

  方林听了沉默,只是眉毛扬了扬而已。

  忽然,寝室的门被一脚踹开!铁门扣被大力生生激飞出去,带了木屑打在了旁边毛伟的头上,令他大叫一声,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四五个高大魁梧的男生涌了进来,为首的那人冷冷的道:

  “谁是方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