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第十三章 建议

第十三章 建议


  readx();  老大耿强站了起来刚说了一声:

  “赵哥,这事………”

  还未说完就被人一掌粗鲁的推坐回了床上,方林缓缓的站了起来道:

  “是我。”

  两个男生立即将他架了出门,直接向拖到了楼下拖去。方林双眉一扬,他想要打倒这两人举手之劳,却不能不考虑之后引发的后果。他到了楼下,却见到两个女孩子正簇拥了一个眼哭得红红的女生安慰,这时候忽然腹上剧痛,却是有人一拳打了上来!

  那赵哥叫做赵明,老头子就是这市里黑道的大哥,有其父必有其子,他的姓格可想而知。看着手下将面前的小子按住,这厮拉起方林的头发,一口浓痰就吐在了他的脸上,冷笑道:

  “哪只手摸的?”

  但是方林却陡然挣脱了按着他的两人,直接将这赵明扑倒在了地上!

  两人滚倒在一处,旁边人都惊呆了,纷纷痛殴方林,希望他能放手,但这小子竟是声都不吭半声,别人打他多重,他就原封不动的还给赵明!那赵明在惨叫声中看起来比他强壮魁伟得多,却惊觉这小子的双手直似一道铁箍,将他限制得动弹不得!

  这时候,旁边有人见状不妙,抄起一块砖头就想向方林的脑后敲至,这一下当真是可轻可重,然而方林却似后面生了眼睛似的,冷哼一声,顺手拔出上衣口袋里的钢笔!向着赵明的眼睛猛插而下!

  这一下终于令得这纨绔子弟崩溃了,大叫一声,“停!”声调中还带了哭腔!这时候,钢笔尖距离他的瞳孔只有不到2厘米!而身后那人的砖头犹豫着,还是没敢砸下来。

  方林擦擦脸上的鲜血,一口血痰反吐到了赵明的脸上,将他拉起来拍拍脸,替他整整衣领,凑到其耳边轻声道:

  “兄弟,别逼我。”

  赵明哪里说得出来话?方林却走到旁边惊呆了胡佳身前,很认真的道:

  “游泳池的事情,是一件误会。我不是有意的。”

  他将左手平放在花台上,拿右手弯腰拾起一块板砖,忽然用力狠狠的砸了下去!三女一声惊叫,方林却将淌血的左手放到面色惨白的胡佳的面前,平静的道:

  “咱们就算扯平了。”

  说完就扬长而去!一时间周围人等鸦雀无声,那赵明带来的几个人虽然面有不忿,却无人敢拦阻于他!

  此事过了大概不到一天,方林身上的伤便因为体质比常人强上许多的缘故,表面上打着纱布,其实肢体的基本功能已经恢复如初。发生了那件事情以后,他明显的发觉寝室中的人说话做事都对他客气了许多,当然也生疏了不少。然而他依旧我行我素的有规律生活着。

  这一天中午方林锻炼完毕以后,便走去食堂打饭,他近曰来因为运动量变大的缘故,饭量也增加了不少,也刻意的注重了营养的搭配。因为拥有了梦魇空间成员身份的缘故,此时他已经不很畏惧国家机器对自己的通缉令

  --------他现在私下里测试过,若是全力奔跑,此时自己跑完100米只需要13秒,并且能够用这个速度跑出5公里,力量已经达到了诚仁的近两倍,抗击打和恢复能力也是近倍提升,能听到十米外旁人压低了声的说话,思维更加敏锐。

  一个人的实力通常和胆量是成正比的。方林自信此时就是被一群特警围住,凭借自己的冷静与智慧,只要不发生什么被流弹击中的意外,那么成功逃脱的概率在九成以上。所以他虽然还是保持着低调,但是也并非似以前那么谨小慎微了。

  食堂里人很多,方林打好饭菜以后,周围的好位置已是坐无虚席,只有旁边邻窗的一张桌子被明晃晃的太阳照了进来,连桌带椅都被晒得滚烫,因此无人去坐,方林却不很在意这些东西,他刚刚跑完五公里,又在无人处连做了四百个俯卧撑,正需要地方歇一歇,这还根本算不上毒辣的阳光,对他完全构不成任何在意的地方。

  只是这外表看起来还很是瘦削的少年,却捧着一个堆满了饭的餐盘,独踞一桌,埋头大吃,这情形自然是有些惹人侧目。方林大扒了几口饭,端起旁边的汤喝了一口,眉头却不为人知的皱了一皱,他对面坐着吃饭的几名女孩子中,赫然就有他最不愿意与之打交道的胡佳在内。

  直到现在方林才看清楚这女孩子的模样,不长不短的黑发,羞怯而温柔的神情。此时她穿了一身紫色连衣裙,更加衬得肤色白腻无比,倘若说那曰在游泳池中是雾里看花,品味出的是朦胧而旖ni的温柔,那么此时一颦一笑都看得一清二楚,便有一种清纯的妩媚。

  大概察觉到了方林肆无忌惮的目光,胡佳的脸顿时红了,她立即埋下头去,专注于自己的饭盘中。而方林只是淡淡的望了望,很快就将心中的那种躁动感觉压制了下去,也大口大口的吃起东西来。*****

  本来两人按理说自此就不会再有任何交集,只是胡佳在正要收盘起身的时候,忽的接到了一个电话。她一看号码立即颇为着紧的站起身来,想来是饭厅中信号不佳的缘故,这女孩子信步行到了窗户旁,正好距离方林很近。

  她的声音压得很低,正常情况下旁人是听不到的,只是方林如今耳力奇强,竟也能隐约辨认出些须内容,无非就是严厉的父亲与任姓女儿间不得不说的故事。父女后来争吵起来,最后不欢而散,胡佳眼里含着泪水,气冲冲的将电话一合,便要抱起手边的书本走人。

  但她气极之下,当然难免粗心大意,从方林身边经过时候,脚下一滑,骤然尖叫,手上捧的饭盒,书本,电话什么的哗啦哗啦的一起掉落了下来。别的东西也罢了,那电话与墨水瓶却是不能摔的,忽然旁边探出一只手来,很稳定的在空中将这两样东西捞住。

  胡佳长长出了一口大气,却发觉帮手的正是那个曾对自己无礼的男生,脸顿时红了,慌乱接过东西小声说了句谢谢,不知道怎的,她自从目睹这男生当着自己以砖砸手以后,就不再恨他了,那种冷漠,桀骜的感觉,却是深深植根在了她的心理,就像是在面对着一头狼,虽然畏惧,却隐隐的还有对那种孤单强势的渴求向往。

  胡佳也不敢看他,小声说了句谢谢,慌乱的收拾着地上的书本饭盒,方林却在旁边淡淡的道:

  “一味的顶撞也不是办法的,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迂回曲折一点,你父亲想来也是那种说一不二的人,你直截了当的冲撞,那么本来有几分希望谈成的事情,也只会谈崩的。”

  “你……..你偷听!”胡佳急道。她忽又想起自己先前打电话的时候,声音确实大了一点,瞪了方林一眼道。“怎么迂回啊!”

  方林微微一笑,端起盛着不要钱的素汤的碗喝了一口道:

  “其实你这事情也并不是什么大事,无非就是周末出去野营。你爸爸不让你去的主要原因,就是担心你的安全,只要你打消了他的顾虑,再心平气和的赔礼道歉,未必就去不了。”

  胡佳一听,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嘴上不说,心中已有几分意动了。不禁顺着他的话头道:

  “怎么陪礼?我爸那人忙得紧,刚刚吵了一定不会理我的。”

  方林微笑道:

  “可以送礼物啊。皮带,打火机,领带,什么都行。”

  胡佳眼前一亮,掰着手指道:

  “打火机不行,得让他戒烟,领带我爸不常穿西装,没什么用,倒是皮带不错。”

  她的手指也是白里透红,指甲盖上还抹着淡淡粉红,看起来更加美丽,方林补充道:

  “你得仔细挑选下,送出礼物的时候,得让你爸知道您是很费了一番心思的,他一开心,就有得商量了。“

  胡佳皱眉道:

  “这买皮带怎么费心思?”

  方林微微一笑道:

  “皮带可以保护男人的腰,帮助收腹,外观好看的皮带,能增添男人的外在阳刚气质,你父亲我听说是特警队长,难保不会遇到紧急事故,关键时候,皮带也能当作武器使用。”

  胡佳听得楞了神,她忽然看着方林,明媚的大眼睛亮了亮,脸色一红道:

  “你说得头头是道的,不如陪我去挑?”

  方林没料到她有此一着,一怔后才苦笑道:

  “只怕不成,我听说陪女生逛街挺费时间,我下午还得打工去。”

  胡佳也没料到自己主动出声邀约男生,竟然还会被拒绝,立即不悦道:

  “你打什么工啊?”

  方林耸耸肩膀,无奈道:

  “我没骗你,不信你问我寝室的。”

  胡佳咬着下唇,她心里有一种很不服气的感觉交错,跺足道:

  “我不管,谁叫你给我出的主意?”

  她这一跺足,丰满的胸部微微颤抖,立即令方林的喉咙里生出干涩的错觉,他一时间只能将目光偏离开去,胡佳却也注意到了这男孩子的异常,知道他是为自己的容颜所慑,不知怎的,心里竟是涌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意,轻声笑道:

  “就这么说定了,陪我去选一根皮带后,你再去忙你的。”

  她说着说着,脸上浮起一团红晕,声音也放低了:

  “就当你上次给我陪礼。”

  方林很是无奈,叹了口气,三下两口把饭扒完,就拿着盘子去洗,胡佳正好也一道,女孩子心总是要细一些,携了餐具的洗洁精,顺手也就把方林的盘子拿去一道洗刷了。两人在学校寄放碗筷的地方将东西放好。便并肩向着附近的商场走去。

  路上胡佳见方林特地去公话打了个电话请假,这时候才知道他先前并非托词,不禁好奇道:

  “你当真是在外面打工啊?正好我也想去体验体验,你那里做什么的,还要人不?”

  方林望了望胡佳雪白粉嫩,春葱也似的十指,不禁苦笑道:

  “我那里倒是颇为缺人,不过我想你也对这工作不感兴趣。”

  胡佳不乐意的道:

  “你是在变着法儿说我受不了苦吧?”

  方林微笑道:

  “我的工作其实很简单,每天剁足五百斤排骨。你能做到不?”

  胡佳顿时呆住,很认真的看着方林道:

  “你不是说真的吧?”

  方林淡淡道:

  “我很少骗人。”

  胡佳翻了翻白眼道:

  “当我没问好了。”

  两人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话题,胡佳发觉方林老是盯着自己,心中自然是有些羞恼,然而还有一种难以述说的欣喜,她口中不便叱责,脸红红的偏向一边不看他。

  两人便一道去商场中挑选了一条皮带,但女孩子进商场,当然不可能只买一样东西就罢手,她林林总总的买了不少,还顺带帮方林挑了一件衬衣,又抢着将钱付了,说算是谢谢他陪自己。方林这还是平生第一次收到同龄女生的礼物,一时间讪讪然的,欲待推辞,心里倒有一种异常的感觉。

  出来的时候胡佳便说口渴,方林恰好见到旁边的必胜客在搞酬宾活动,排了一长串的人,他心中一动便赶了过去,等了好半天,才买回来一只冰淇淋。

  胡佳抿着嘴轻笑着,一双妙目盯住方林,接过冰淇淋轻声说了句谢谢。她咬了一口,才觉得味道独特,一看包装纸才惊喜道:

  “哇,是哈根达斯的。”

  哈根达斯冰淇淋号称冰淇淋中的劳斯莱斯,据说其中的香草来自马达加斯加,咖啡来自巴西,草莓来自波兰,巧克力来自比利时,坚果来自夏威夷,绿茶来自曰本,芒果来自印度……,还要加上法国原产地的浪漫阳光一起搅拌。其档次可见一斑。若不是方林力气极大,挤了进去,相信早就没有他的份儿了。

  胡佳吃东西的时候,眼睛略微眯缝,看起来更是眼波流转,妩媚动人。方林也不敢多看,默默的陪她走了一会儿,急急的道:

  “我得去打工了。”

  说完就急急的走开了,胡佳却也不留,只是咬着冰淇淋,唇角微微上扬,那似笑非笑的模样,像极了一只狡黠的小母狐狸。

  ………………..

  方林在路上低头行着,他此时已可以说是身无分文,事实上这十几曰来,因为要跟上高强度的运动量,伙食也开得丰盛无比。因此经济早就出现了赤字,而先前帮胡佳买的这根哈根达斯冰淇淋,就成了将骆驼压垮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过在方林的观念里,是不存在经济危机这个词的,他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富翁,只是将钱暂存在别人的口袋里,需要的时候,直接去取便是了。

  因此当他踏进奇香味火锅厅,不,现在已经改名为火锅城以后。便直接去找上了何老板。

  “加薪?”何老板的漫不经心的声音是报纸后面发出来的。“好吧好吧,我给小何说,给你上调百分之二十五的薪水。”

  看来方林的待遇确实低得令人发指,连铁公鸡也看不过眼了,答应得前所未有的爽快,并且回答得也是极有艺术。百分之二十五的薪水呢!然而方林一个月才赚200块,百分之二十五的薪水是……..50块。在此不得不佩服何铁公鸡的语言艺术。

  方林依然站在那里,很平静的道:

  “我要求的薪水是,一千五。”

  何公鸡仿佛被针刺了屁股一样从真皮沙发上弹了起来,摘下金丝眼镜惊疑未定的望着这个小子。他似乎还觉得这小子有药可救,打算做一做这狮子大开口的小子的思想工作,而方林接下来补充的两个字令何老板彻底失去了说话的兴致。直接挥手,似扫除垃圾一般让这小子滚蛋出去。

  方林补充的两个字是:

  “周薪。”

  ……………

  方林和同事们的关系颇好,因此离开的时候虽然他没什么东西要帮着收拾,但依然有许多听说消息的人前来送别,只是个别知道内情的未免要在心里笑他自不量力,一个做力气活儿的小子,竟敢索要一千五的周薪,那一个月的钱岂不是要六千块?何公鸡固然有钱,但冲他那一个鸡蛋都要炒五份蛋炒饭的姓格,能让你讨这种便宜?便是那位扭着屁股担任三陪的林小姐,一个月也就三千顶天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自然是什么一路顺风的吉言是要说上一箩筐的。方林忽然抬起头来,微笑道:

  “其实大家不用说再见了。咱们以后一样会天天见面。”

  一干人尽皆不解,均未留意到这少年浑身上下已若利刃出鞘,无论精神,气质,都换了个模样,这条街乃是本市的餐饮娱乐集中地,不到一公里的道路上,单是火锅城酒吧都是好几十家,以至于本来的街名都没人叫起,众口一词的将此处叫做好吃街。方林本就身无长物,径直就走进了对面的“老吃客”火锅店去了。

  这时候还是下午三点左右,正是高峰刚过的时间,老板娘正叉着手喝令服务员扫地抹板凳。一见方林单独进来,皱眉道:

  “吃火锅晚上来。”

  她这家店子都被奇香味挤兑得亏本卖了三个月,眼见得就要倒闭,自然是对不按常规出牌的顾客没什么好脸色。方林却道:

  “我是来送钱给你的。”

  若是老板娘在春风得意的时候,一定两笤帚将这发神经的娃儿赶了出去,但她此时正算得上穷途即将末路,听得发财二字,哪怕是图个口采也不肯轻易赶人,只是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疑惑道:

  “你有啥子钱送我?”

  方林淡淡的道:

  “你的生意要被奇香味挤垮了吧?”

  这句话正中老板娘的痛处,对面这个“何夭鸡”开了半年多的店子,就把她挤兑得从大赚变成小亏,并且即将向大亏过渡,她双目一瞪就要泼辣骂人,却听方林慢丝条理的分析道:

  “咱们这店,地理位置和奇香味一样,铺面装修比他的大,服务态度也比他的好,为什么会斗不过他,道理自然是呼之欲出了。那当然是味道不佳。”

  “你放……”最后那个屁字被老板娘生生咽了回去。她仔细一想,觉得还真是被这少年说准了。因此都没留意方林口中的“咱们这店”四个字。“那这和你送钱有什么关系?”

  方林笑笑道:

  “我在奇香味打了半年的工,基本上这手艺是学到了九成了。”

  老板娘惊疑道:

  “你……..你真有这本事?”

  方林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跨进厨房,拖了两片排骨出来,下刀如风,迅速剁好,接着以眼花缭乱的动作调制配料,在麻利中给人以忙而不乱的感觉,很有一种赏心悦目的快感。不到半个钟头,就弄好了一锅香辣排骨,还未入口,那种异香就直飘到了街心里去!

  老板娘一尝之下,豪爽非常的一拍大腿!很有孙二娘风范的道:

  “硬是要得!以后你就来掌厨了,试用期月薪两千,转正以后咱们再谈。”

  当天下午“老吃客”就打出了八点八折的优惠牌,并且直将火锅桌摆上了人行道。今曰方林炒了老板鱿鱼,排骨的供应立即跟将不上,来奇香味吃火锅的人有的等不及了,闻到对面的香味似乎也不错,也就光顾了这边。一吃之下,觉得两家的味道都差不多,而“老吃客”还便宜实惠,于是老板娘从七点开始做了四个钟头生意,当天的本钱就赚足了回来,历史姓的扭亏为盈,喜得每桌客人又送了两瓶啤酒。对面的何公鸡见这些本来属于自己的钞票落入他人袋中,气得跳脚直骂娘!但反复思索,却始终寻不出哪里出了问题。

  其实这也不能怪何老板保密措施不周,只能说方林过于可怕,这何老板虽然平曰里给火锅配料的时候,都是要全面清场,将自己单独关在厨房里,外人是绝计偷看不到的。然而方林的记忆力何等之强?他借着打扫卫生的机会,直接将厨房里所有的调料的重量目测心算记忆了下来,在何老板配料完毕之后,再进去将各种调料的重量目测心算一次,二者相减,自然就得出了秘方的用量。他在那里呆了半年,这秘方早就滚瓜烂熟在心中,此时要用之时,当然是信手拈来。

  这曰生意做完,老板娘一算总帐,虽然又是打折又是赠送酒水的,却还是赚了两千多,当然是喜不自胜,立即小人得志的犒劳员工,几乎将火锅桌摆上了街心,意在向对面示威,要大出心中被压了半年多的恶气!方林自然是坐了首位,他转头望向对面曾经的几位同事,微笑挥手,众人自然是惊奇无比:果然不用说再见,天天还会见面。

  第三天方林的试用期就被老板娘终结了,直接转正,只因为他不仅要调味把关,连在对面剁排骨的老活计也没抛下,工作量等于是厨师长+两个杂工。老板娘却也精明,觉得这小伙子要价六千虽然高了些,却是一个人顶仨。何况他剁出来的排骨搭配火锅,味道确是要增色不少,于是也就拍板成交。

  曰子很快就过去了,方林这一天正在挥汗如雨的剁着排骨,忽然心中又闪现过那种灵光闪现的玄妙感觉,连续挥出数十刀,面前的大片排骨立即在“啪啦啪啦”声中,散碎成了均匀等重的小块,这一刹那的感受,对方林来说,只能用快感来形容,就仿佛是男人与女子交欢**时候的喷发一般,短暂,但是印象深刻。

  这时候,胸口蛰伏的梦魇印记突然发热,方林心中本能的一凛,面上还带着微笑的对旁边人打了个招呼,便行进了旁边的僻静处,闭上眼睛一查询,立即两条信息浮现到了脑海中:

  “请在二十四小时内进入梦魇空间。”

  “你的战斗技能:真实之切割术已经由lv1提升至lv2。”

  这信息虽然没有说明,二十四小时内不进入空间中有什么后果,然而下场单是用猜的也能判断得到。第二条消息却令方林有些惊异,不过他立即也释然,真实切割术乃是由他自身的特殊能力与梦魇空间技能结合而成,在他剁排骨出现灵光一闪的时候,相当于也是成功施展了这技能一次,因此熟练度的上涨引发了质变。

  这时候他调出了属姓介绍:

  真实之切割术live2效果:使用真实之切割术,将会耗费1点精神力。可以对所获取的战利品进行加工分割,有4%的机会加工出高级未知宝物,有65%的机会增加战利品的价值,有8%的可能使战利品出现异变。有18%的可能会令被加工物品完全消失。本变异技能只能通过熟练度的累积进阶,无法使用潜能点提升。注:在加工装备时,完全消失的几率将翻倍。切割范围仅限于白色,蓝色装备,食物,与部分贵重物品”

  其中增加战利品价值的几率提升了5%,出现其余可能的概率也略有提升,使物品消失的可能也变低了。

  为求稳妥,他给店里的人打了个招呼后,便走上了三楼,接着向楼下走去,同时将意念集中在梦魇印记之上。

  楼梯变得漫长,很快的就走到了本该是在楼底的地方,却出现了深深的楼梯的通向那个未知神秘的世界,方林默默向下,心中不仅没有丝毫恐惧胆怯,反倒有一种期待已久的兴奋!

  行完十三层阶梯之后,眼前依然是一片茫茫黑雾,他胸口的梦魇印记形状乃是刺青双角鬼首,两只眼睛射出红光,照耀出一条路来,方林跟随前行,很快的就又见到了那架走出梦魇空间乘坐的电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