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第三十七章 胁迫

第三十七章 胁迫

  readx();  “这难道是?”方林眉头一皱,已经发觉中村的身后出现了一个短小精悍的黑色身影,似鬼魅般的浮在了空气中。一转一旋,中村立即闷哼一声,反手挥刀斩去,火星四溅下,却被轻易挡开。

  踉跄倒退的偷袭那人抬起头来,正是阴冷的越南人阮明远,他望着中村的唇角有一抹志在必得的阴笑。

  “你很强,但你一样要死!”

  中村矮小结实的身躯一阵踉跄,只能用刀拄地,就那么交错间,他腰上已被斩了一条深深的伤口,血液奔涌而出,几乎染红了半个身躯。他难以置信的痛楚道:

  “怎么可能!我明明斩中你的!”

  方林叹了一口气道:

  “原来,我们队伍中有两名资深者,怪不得这一幕的难度竟然如此之高。”

  “你现在能明白过来,还不算太蠢。”阮明远冷笑道,他转头望向中村:“你的迎风一刀斩是很厉害,不过你现在还能施展几次?我的绝技影分身,正好是你这一招的克星!你要不要再试试?”

  “影分身……”方林默然了半晌道:“莫非是真侍魂世界中,服部半藏的绝技?”

  阮明远傲然道:

  “你倒识货,说实话,你这人虽然是新手,但是大局观极强,头脑又清醒冷静,更是应该具备一项极强的辅助技能,能够将战斗时不能使用,不可携带的食物进行加工,若你乖乖听话,我倒可以留你不杀。”

  方林听了默然不语,他虽然头脑冷静思维缜密,但也终究不可能将一切事情都了然于胸,正所谓智者千虑,终有一失,他目下落到如此境地,已几乎是任人鱼肉,只能静观其变以等候事态的发展。

  刀光遽然再次闪起,中村的身体带出一连串的残影滑过空气,挥刀将阮明远由头至脚竖斩成两半,但是依然是徒劳无功,被切成两半的阮明远的脸上依然残留着一抹诡秘的微笑,缓缓消失在空气里。

  血光爆闪,中村惨叫一声,持刀的那只手已被生生剁掉!但他也是极硬气的人,在断臂的同时身体侧转了一个轻微的幅度。站定的阮明远方欲说话,却是闷哼一声,胸口的衣服片片飞散,平添上一道深深的刀伤,只需要再深得寸余,就是开膛破肚之祸!

  普受重伤的阮明远并没有退让,反而更加凶猛的反扑了上去,双手握住中村仅存的左手一扭一压,全身上下的重量都施了上去,竟是生生将之拗折!中村已经痛得脸色发了白,屈膝就撞到了阮明远的胯下,两人脸容均是扭曲,踉跄分开。

  “大局已定。”方林叹息了一声,眼前的四人中,自己连站也站不起来,那资深者与中村已经残废,还保留了战力的便只有阮明远了。这越南人出手狠毒,善于隐忍,虽然也是负伤累累,但要杀掉他们三个也是不成问题。果然,转身欲逃的中村发出一声痛叫,左脚被黑色幽灵般出现的越南人砍了一刀狠的,虽然他也还了一记,但终于还是颓然倒地。

  阮明远喘息着掏出了方林分发给他的那块烤肉,吃了下去后精神立振,匆匆打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站起身来走到方林的面前,显然是意图下手料理后患。

  但阮明远此时也颇有些犹豫,倒不是因为他心慈手软,一来是因为方林能对不可携带,战斗时候不能使用的食物进行加工,利用价值颇大。二来那boss特.伟思死后遗留下来的物品也要着落在方林身上转交过来。因此阮明远也不愿将事情做得太绝。

  看着阮明远手中尚在滴血的短刀,方林苦笑道:

  “我现在已是一个废人,无论是体力值还是精神值都已经滑落到了最低点,唯一能对你有威胁的爆裂箭也用不出来,否则根本不用冒死用手雷去与boss近身对炸了,这样你难道还放心不下?”

  说着便通过梦魇印记把个人属姓向他开放了出来,阮明远一看不错,方林的体力值只有2点,更是显示着重伤:难以移动的状态,而精神值只有1点,那爆裂箭技能威力颇大,耗费的精神力绝对在3点之上。果然对自己毫无威胁。冷笑了一下,便放心的向另外那名手足俱断的资深者逼了过去。

  正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那资深者先前压逼方林在前,立即风水轮流转报应到了他的身上。阮明远直截了当的一刀刺进了他的断臂之处,割下一块肉后冷冷的道:

  “这场景乃是和平场景,我杀了你也没什么好处,进入梦魇世界的队员都是随机抽取,你我将来也未必会再碰面。若你肯拿出些赎命的东西来,那么饶你一次也未可知。”

  那资深者失血过多,口唇发白,浑身上下都在剧烈的哆嗦着,四肢的剧痛倒还好些,关键是那逐渐模糊的意识令人胆寒,而时间在生命的逐渐流逝里显得格外残酷短暂。

  这情况下,他若是不想死,就只能满足眼前这个人的要求!在死亡面前,没有人能无视生存下去的最后一线机会!

  “很好,很好。”阮明远徐徐的点着头,显然两人正在通过梦魇印记作着直接的交流,接着越南人眉头一皱道:“就这些了?“

  那资深者艰难喘息了好一会儿才道:

  “我的积分与潜能点,还有那件暗金道具,必须等我确定已经安全才能交给你。”

  阮明远赞同的点点头道:

  “你说得不错,是应该这样。”

  说完他便站了起身来,只是这越南人在起身的时候,轻轻一刀抹过了那资深者的脖子。

  一刀割喉!

  那资深者似一尾离了水的虾般弹了起来,双眼几乎要瞪出了眼眶,喉咙间的鲜血喷激得远达数米,他张大了口却说不出话,终于浑身一震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在这资深者的预计中,此时这越南人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对自己下手,否则他虽然四肢俱断,但是至少也能拼死作出最后的反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