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第四十章 追猎线索

第四十章 追猎线索

  readx();  当方林徐徐由楼梯中走入现实世界的时候,他的眼神已经变得更加坚定,除了脸色还有些苍白之外,几乎看不出来他与之前有任何改变,除了双眼上架着的那副黑边眼镜。

  这副眼镜是方林获得的唯一一个惊喜。

  在离开梦魇世界之前,是不能将获得的任何装备携入现实世界的,都会被强制取下放入专属的空间当中,但例外的却是这副眼镜形状的生命探测器。大概是因为这件物品是特殊道具的缘故。

  方林重新回到厨房的时候,人人都在埋头做着自己的事情,倒是在旁边切着辣椒的服务员小红见了他立即道:

  “方哥?老板娘到处喊你呢,都喊了半个小时了。”

  “现实世界里只过了半个小时吗?”方林心里默默的计算了一下,点点头指了指鼻梁上的眼镜强笑道:“我去配了副眼镜,这就过去。”

  老板娘找他其实也并没有多大的事情,只是例行公事的问了问厨房里的情况,并且说今天排骨不大够,问他有没有法子弄些干锅鱼和干锅兔凑合一下。

  弄妥当了这些杂事以后,方林略略交代了几句,便走出了老吃客去,他手攥着那半副假牙行到了两条街外的一所牙科诊所,进去见医生正在闲着无事看着电视,便走上去迫切的的道:

  “医生,我奶奶去年配了副上颌假牙,戴着觉得感觉挺不错的,昨儿她吃饭下面的两颗牙齿也掉了。看您这里能不能配副同款的。”

  说着便将手里的假牙递了过去。那医生见主顾上门,便仔细的接过来看了看那半副假牙后道:

  “你明天带她来压个模具就行了。”

  方林心中一冷,却是淡淡的道:

  “大夫你看清了,我要配假牙的材质都得和这上半副假牙材质一模一样的。我奶奶是严重的过敏体质,好容易找人做的这人工牙龈。若你寻不到这同样的材料会牙龈溢脓甚至并发全身症状。”

  那医生闻言一怔,仔细低下头去看了看,皱眉道:

  “这就有些难办了。这假牙用的套冠筒制法虽然有些复杂,但我还能做,不过这人工牙龈的材质应该是进口的,国内都没有销售,你若真的要弄,留下个电话,等我向供货商询问后再给你答复。”

  方林点点头,心中却是颇为振奋,他最怕的就是这副假牙乃是用随处可见的材料所制的,那么获得的唯一线索就会从此断掉!做这假牙的材质越是稀少罕见,就越能对他的下一步行动有所帮助,越能有助于确定这假牙原来主人在现实中的真实身份!

  “我一定会取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的!阮明远!”方林面色平静,心中却仿佛被烈火焚烧着,恨意难平,他深吸一口气,很有礼貌的带上了牙科诊所的门,然后叫了一辆人力三轮车。他给车夫的吩咐是:

  “去附近的另外一家牙科诊所。”

  ……………

  于是下午的残剩时间与整个晚上,都是被消磨在了本市的牙科诊所和…….去牙科诊所的路上。方林依然没有寻找到能够制作这人工牙龈材料的医生,不过却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华西医院的王教授乃是口腔科学方面的权威,他应该知道这副假牙的材质。”

  方林在回寝室的路上,眯缝着眼睛思考着下一步的进展。按理说他经历了此次梦魇世界的经历以后体力虽然恢复,但是精神上的那种疲惫却难以消除,理应一沾枕头就立即熟睡,但因为心中挂牵了太多事情的缘故,却始终翻来覆去,难以入眠,直到天亮时候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他也不去上课,直接就去了华西医院,谁知到了挂号室才得知,要指定王教授诊断,不仅专家门诊费用不菲,他老人家更是每天只看十五名病人,要就诊得先预约!而最近的一个预约已经整整排到了三天后!

  方林当然不可能要整整等候三天之久,那时候物品保护都已经消失了!他可不是什么循规蹈矩的乖孩子,直接走到了王教授的诊断室外,远远的看了这位专家一眼,顺手扶了扶眼镜,这一瞬间,便开启了生命探测器的探测功能:

  “王远华,男,六十二岁。国家星火科学计划受益人,中国口腔医学学会副会长,中科院院士。爱好:古玩,书画,狗肉。”

  方林想了一想后便转身离去了,古玩和书画对他现在来说,好的他未必买得起,便宜的别人多半瞧不上。倒是这位王教授的最后一项爱好,他倒还能从中寻觅些机会出来。他心中计议已定,却也不忙离去,在诊断室外的等候椅子上坐了,佯作是来排队就诊的,很快就同旁边的一位姓赵的太婆聊上了天,得知她就住在附近,是这位王教授的老病人之后,十分热心的帮她拿药挂号,也顺便得知了她的一些基本情况,然后便转身离去了。

  下午六时许,方林来到了王教授所居的医院宿舍楼下,打听了他的住处以后,便上了楼按响门铃。

  开门的正是围着围裙的王教授本人,他见了这打扮得书卷气十足的少年,一怔道:

  “请问你找谁?”

  方林微笑道:

  “我是赵秀华婆婆的孙子,婆婆说多次来麻烦您为她诊病,恰好我爸刚从外地回来,杀了头肥狗炖了些香肉,听说您老也好这口,特地送来请您尝个新鲜。”(在方林的口中,赵秀华是他的外婆,外公的老婆,和后面爷爷的老婆---奶奶是两个人。)

  王教授听他这么一说,立即回忆起上午的确见到这少年替那位熟悉病人赵婆婆挂号拿药,忙前忙后,顿时疑心尽去,将他让进来笑道:

  “坐坐坐,太客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