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第四十七章 绑架

第四十七章 绑架


  readx();  胡佳见到方林却眼前一亮道:

  “喂!小方,你前些曰子上哪里去了?老找不到你的人。”

  方林下意识的一抬眼,视线却不可遏制的被她胸口浑圆的曲线吸附了过去,只觉得嗓子干涩非常,迟疑的道:

  “有事吗?”

  “谢谢你帮我挑的那条皮带啊!我爸爸很喜欢,马上就穿上了。”胡佳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有两个很可爱的酒窝,看起来十分甜美。

  方林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恢复了平常心,点了点头道:

  “呵呵,小事,我得去打工了,下次见吧。”

  这时候胡佳身后的那高大帅气男生忽然站到了方林身前,他本就生得阳光俊朗,身上衣服更是名牌时尚,与随随便便套了两件旧地摊货的方林一较,顿时将他比了下去。他温和的笑道:

  “这位同学在哪里打工啊?是做什么的?”

  方林笑笑道:

  “洗盘子,剁排骨,什么都干,在火锅店里混个临时工。”

  胡佳笑道:

  “小方很勤快的,用自己赚来的钱,比咱们这些米虫都强。”

  方林再一次望了她一眼,确定了这女孩子的真诚以后,叹了口气说了声谢谢。胡佳这句话看似在给他解围,但在无形中却是将之推到了这群人的对立面上。他笑了笑道:

  “各位抱歉,我失陪了。”

  下楼后的方林却并不想去打工,虽然这时候的确应该是火锅店开门的时间了。这一次从梦魇世界回来以后,他总是觉得自己的心情有一种说不出的烦躁,在安静下来的时候,竟然有着想要大吼大叫的暴躁冲动。

  其实这也并不奇怪,他在梦魇空间里直面的是鲜血淋漓的死亡,过着的是危机四伏的生活,整个人都仿佛是一根绷紧了的弦,难以松弛。当回到现实世界以后,本能需要的自然是放松与宣泄,这就好比古代的士兵大战以后会被将军纵容烧杀掠抢歼,现代的雇佣兵和特工在完成冒着生命危险的任务后,也会获得一个放荡而宣泄的休闲假期。

  只是方林不明白这些,反而加紧的锻炼自己,因此虽然依靠意志力继续持之以恒的锻炼着,但是身体已经作出了本能的抗议。古往今来,发泄的途径最有法子的无非两个,一是搞女人。二是喝酒。完全没有姓经历的方林自然想不到第一项,于是他此时前往的地方,就是学校外面的一处脏乱与破旧兼具的小饭馆。

  --------只因为这里与他父亲以前常带他去吃饭的那处小吃店颇为神似。

  小饭馆的生意颇为火暴,方林默默的选了一张最靠外面的桌子坐了下来,这里因为距离那台油迹斑斑的吊扇最远而最不受人青睐。大概是老板怕他坐到了这个最热的位置而起身走掉的缘故,很快就给方林送了一份折耳根拌蚕豆上来,顺便还给他打了二两泡酒。

  方林夹了一筷子青碧宛然的折耳根,蘸了些鲜红油亮的辣椒油放进嘴里,慢慢的咀嚼着,感受那种辛辣中带了清新的独特口味,再呷一口泡酒。觉得心中的莫名烦闷渐渐的随着酒精的扩散消散开去,终于呼出了一口大气。眯缝着眼望着天边依然炽热的夕阳,整个人也完全的放松下来,浸泡在这难得的悠闲当中。

  说起这泡酒在当地还真是有名,算得上老少咸宜,雅俗共赏,它又名跟斗酒,由于它的酒姓烈,喝了极容易上头,加上价廉物美,稍微多喝几杯,就会叫人走起路来东倒西歪的像要栽跟斗,于是就被幽默的本地人形象地称之为“跟斗酒”。

  “跟斗酒”一般是散装的高粱白酒,稍好一点儿的也不过是散装大曲,与燕京人爱喝的“二锅头”的价位相当。“二锅头”的酒精度是固定的,亦即每次打的跟斗次数都不变;而此地人喝的“跟斗酒”却有很大的变幻空间。就是对普通“跟斗酒”进行再加工,在“跟斗酒”里加些什么枸杞、红枣、雪莲、柠檬、青果、灵芝、冰糖、拐枣以后,不仅色泽会发生变化,而且口味和功效也与初始阶段迥然不同;倘若再泡进海狗、海马等什么鞭之类的玩艺儿,据说还会在质上产生特别坚挺的作用。

  他接下来又要了一份烧菜,一碟盐水花生,一直吃到夕阳光芒内敛,化作一个红红的蛋黄,这时候方林也有了八分醉意,但忽然间,他见到从学校外面的停车场中忽然开出了一辆面包车,这车的油门显然是被一脚踩到了底,匆匆若怒马般的就飑了上道来。尽管醉眼惺忪下,方林骤然看清了那张贴在面包车的茶色玻璃上的脸!

  那张熟悉脸庞上的表情,赫然是在哭叫挣扎!只是因为发动机的轰鸣与密封玻璃的隔绝,才将那凄楚的声音隔绝开来,因此更加令看到的人加倍的觉得绝望。

  胡佳!

  方林的酒意立即消散,霍的一声站了起身来,尽管面包车上的帘子被立即拉上,但他相信自己的眼睛!此时不知道怎的,他已是本能的抛下一张五十块的钞票,顺手拉过老板娘借给他骑的那辆破旧电瓶车,跨上去以后就直追了上去!

  值得庆幸的是,学校附近乃是闹市区,那面包车虽然开得飞快,却也得停下来等候红绿灯。方林直接将电瓶车挂到最高速,在非机动车上横冲直撞,倒也能够勉强跟得上这帮劫匪的速度。而这些人东拐西绕,看样子竟是没有出城的打算,进入了城市边缘的一处城中村,便将车开进了一个小巷。

  这里被称为城中村乃是因为,此处的房东大多数都是因为城市扩建而失去土地得到补助的农民,首先将国家为他们整齐修建的那种两层小楼房改造加高到三或者四层。再围着自己的屋子以炭渣砖,玻纤瓦盖上一圈空屋,立即就拥有了大量闲置的空间出来。

  一户人家,往往拥有近十余间可供出租的小屋,房租虽然低廉,却能以数量取胜,一核算收入,不比种地差,却轻松得是坐在家里收钱,于是这样的生存方式就为越来越多的失地农民所接受,以至于轻易的就能形成一个人口流量极大,混乱非常的片区。当然有得必有失,相对应的是居住环境的恶劣,污水横流,房屋简陋,治安也非常的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