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第四十八章 初施魔魅术

第四十八章 初施魔魅术

  readx();  吃月饼......慢了十多分钟,多更点字。

  ..........

  而方林骑了一辆破旧的电瓶车,身上穿的是旧的地摊货,倒与这周围环境相当符合,他开着电瓶车也跟着拐入了小巷,却忽然发觉失去了面包车的踪影,心中一急便加速向前开去,

  拐角处迎接他的是一根迎面挥来的钢管。

  这一击虽然是在方林预料之中,但不得不承认,酒精的作用还没有消失。

  钢管准确无比的敲中了他的前额,他声也没吭的就从那辆电瓶车上摔了下去,车子也砰的一声撞上了对面的墙壁,塑料泥土碎片飞散。两个轮子朝天悲哀的空转着。

  一个人提着钢管狞笑道:

  “这小子也敢来跟着咱们?找死!”

  他大步上前,一把将血流满面的方林提住领口拉了起来,裂出一口黄牙道:

  “小子,想死吗?”

  方林似乎陷入了深度昏迷状态,脖子和手足都无力的软垂了下来,浑身上下只有额头上的鲜血欢快的奔流着。

  面包车上传出了“呜呜呜”的声音,却是被塞住了嘴的胡佳发出了惊恐的响动。出手那人用手作出了一个狠辣的虚切手势,向面包车上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里面却有人很沉稳的发号施令道:

  “不要在这里,容易引人注意。这小子既然能跟到这里来,那么只怕此处也不安全了,还是转移地方,把他拉上车后再说。”

  此人的威信显然甚高,他的吩咐立即得到了最好的执行,马上就有好几只手将昏迷的方林拖死狗一般拉上了车,面包疾驰而去,只留下地上的一滩鲜血与那辆破旧的电动自行车。

  面包车很快就驶向了郊外,道路也由水泥路变成了柏油路,最后是碎石路,当其缓缓停下的时候,周围已是一片荒郊,只有眼前的一幢孤零零的二层旧楼矗立着。

  劫匪一共是五个人,停车以后坐在前面驾驶室里的三人便跳下去开启旧楼小院的大门,而后面的两人则挟持看守着胡佳,顺带将一只脚踏在了方林身上。一个家伙伸手去捏着惊恐的胡佳的脸蛋邪笑道:

  “没想到胡华豪这家伙满脸胡子,生个女儿如此标致,这个狗屁队长坏了我们多次好事,今儿晚上咱们非把这口气好好出一出不可!这就叫做父债女偿!”

  另外一人踢了踢方林轻蔑道:

  “这小子也想来英雄救美?我呸!老子一只手也能将他蛋黄给捏出来。”

  他话音刚落,猛然脚上若多了一道铁箍!一股难以形容的力道将他直接从座位上直拉了下去!紧接着鼻子上仿佛被铁锤重重敲了一下,顿时眼前金星直冒,鼻子里先有些痒,等到血流出来以后,才泛出难以形容的剧痛。使得他在眼泪模糊里,只能捂着鼻子闷声哀号!

  另外那人大惊之下,已是一把反握住身后的钢管向着方林直敲了下去,方林不闪不避,脑袋一顶,在钢管刚刚敲出的时候就反撞上去硬吃了这下,面不改色的一拳就打在了他的肚子上,这一击令得这个人立即蜷缩在地上,仿佛一尾离水的虾不停抽搐着,将胃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呕了出来!

  方林此时也来不及多说,三下五除二便将胡佳身上的绳索扯断,胡佳这时候已是惊得呆了,脸色苍白嘴唇颤抖着,方林直接拉着她的手跑了下车,他正在考虑要不要将剩余的三个人一并解决,猛然见到那三人已觉得不对,从怀中掏出了手枪追了过来,便立即将胡佳向旁边的庄稼地里一推,厉声道:

  “走!”

  说实话,如果方林是独自面对这些凶残的歹徒,他其实并不惧怕,梦魇世界的重重危机早已将他的反应力锻炼得敏锐非常,纵然没有了装备与梦魇世界的加成,他的个人实力也在这些家伙之上,只是他现在身边还有一个胡佳,方林一来要考虑到她的安全,二来不能不顾忌到自己若是全力出手后,被其他人得知所导致的后果。

  杀掉这几个人并不困难,但是对方林来说,如何解释自己一个学生能够搏杀五名杀人眨眼的绑匪,则是一个难题了。

  所以他的最好选择,就是带着胡佳一起逃。

  这时候盛夏已过,正是立秋时节,地里的玉米林立着约莫有人高,就仿佛是青纱帐一般,很难看清楚前方的人影,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急奔,后面的三名劫匪也有顾忌怕惊动其他人不敢开枪,大声怒骂着追赶了过去。

  好在这时候天色渐黑,加上胡佳平曰里多去健身,体力并不差,因此虽然深一脚浅一脚的跑得气喘吁吁,与后面的追兵的距离也是越隔越远,渐渐的就听不到了身后的呼喊声。两人拐了个弯以后,拐进了旁边的丘陵地带,见身后也无人追来,便放缓了脚步。

  发觉自己暂时安全以后,胡佳终于感觉到了疲惫,她剧烈的喘息着,忽然觉得自己的手还被方林用力的拉在手里,脸上不禁一红,但也没有要抽回来的意思,只是轻声说了句谢谢。

  方林却皱着眉头道:

  “这天气这般闷热,只怕要下一场暴雨。这鬼地方竟是这么荒僻,连户人家都看不到!”

  胡佳怒道:

  “可惜我的手机都被这帮混蛋搜去了,不然等我爸来了,一个个全部打成猪头!”

  两人又走了半个小时,黑暗的荒山里依然是看不到一丝灯光,忽然刮来一阵大风,走得正是躁热得胡佳喜道:

  “好舒服。”

  方林沉声道:

  “只怕马上就有大雨来了,咱们得寻个地方躲避。”

  他这话说了不到五分钟,骤然一道闪电刺破黑暗,紧接着震耳欲聋的闷雷声响了起来,胡佳吓得一声尖叫!立即紧紧的拉住了身边的男孩子。方林的胳膊感觉到一团温软坚挺的东西,心里不禁一荡。借着闪电他已经看到山梁上的玉米地旁边,有着一个颇为废旧的小窝棚,大概是玉米棒子刚刚拔青的时候用来看守的。两人刚刚奔进去,瓢泼的大雨就下了下来。

  四下里一片漆黑,不时候有一道锐利的闪电刺破天际,值得庆幸的是这窝棚看来破旧,内里却还衬着一层塑料薄膜,雨水虽然滂沱,窝棚里面却是温暖干燥。方林毫不在意的坐在棚口上,背向着里面,他忽然觉得这气氛有些尴尬,得找些子什么话来说,但一时间又找不到什么共同的话题。

  “谢谢你。”胡佳低声道,她拉了拉方林的衣角:“看雨水都把你的衣服打湿了,你坐进来些吧,没关系的,

  方林转过头来凝重的道:

  “不是的,我得关注着外面的动静,咱们现在还没有脱险,在没有把你交到你父亲手上前,咱们还得提高警惕。”

  胡佳没有说话,却他身上靠了靠,轻声的道:

  “你真厉害,好象我的哥哥一样。”

  “哥哥……”方林心中像是被针刺了般瞬间的痛了一下,不禁苦笑,他耸了耸肩膀,无奈的应了声:“是啊。”

  雨整整下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停的模样,方林下午倒是吃得很饱,胡佳却有些支持不住了,这小棚里大半地方都堆了干透了的玉米杆,方林便掏出打火机点燃起一堆火来,冒雨在外面的玉米地里去摘了些老玉米,擦干以后丢到火堆里烧上,没过多久便发出了一股微焦的香气。

  隔了一会儿,方林将玉米从火堆里扒了出来,虽然外表焦黑带黄卖相不佳,但他啃起来以后,却连空气中都是焦香四溢,胡佳先前还有些犹豫,但肚子里实在饿了,也顾不得那么多,拿起一包吹去灰尘,也啃了起来,立即觉得平生吃过的玉米,都完全赶不上今天这包的绝妙滋味。

  啃完一包之后,两人对视良久,均是哑然失笑,两人嘴上脸上都沾染了黑灰,只是并不觉得赃污,反而有一种自然的淳朴,胡佳伸手在外面接了些雨水洗了下脸,终于靠在玉米杆上沉沉睡去,她受了这一天的惊吓,要说不怕是假的,如今心情放松后顿时困倦袭来,也就睡得极香,不一会儿就发出了均匀的鼾声。

  方林则是坐在小棚的门口,眼睛似闭非闭仿佛是在养神,但过了一小会儿,他忽然睁开了眼睛,双眼的神情十分冷漠,转头望了胡佳一眼,便无视滂沱的大雨悄悄起身向外走去。在距离破棚数百米的地方停住了脚。

  天边又是一道闪电掠过,照亮了眼前三名男子惊愕的脸,他们的表情先是一惊,接着却充满了失而复得的狂喜,那个最为剽悍的男人踏前一步狞笑道:

  “小子,那小贱货呢?”

  方林眼前是雨丝万千,湿透了的发遮住了他的眼,看起来分外有几分诡异,蓦然间,他胸前的梦魇印记那狰狞鬼首的双目发出了银色刺目的光线,直照入了为首那个男人的眼里!

  ----------强力魔魅术,发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