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第六十三章 盘问

第六十三章 盘问

  readx();  老胡皱着眉头大口嚼着寿司------其实就是加了醋的饭团,吃着生冷的刺身--------其实就是生的鱼肉,吃一口叹一口气,仿佛在咽毒药似的,望了方林一眼道:

  “醒了?来吃些东西吧。”

  方林点了点头,伸了个懒腰,倒了些清茶漱了漱口吐掉便坐了过去,倘若那泡茶的曰本茶道师见了,非破口大骂不可,这杯清茶乃用是曰本有名的嬉野茶精心泡制,要知道,曰本茶大都是绿茶,没有发酵或半发酵的,制法是蒸熟烘干。也有炒制的,如九州的嬉野茶和柳青茶,但极少。也相当名贵,价值不菲,泡前饮前都要平心静气,郑重非常,没想到这昂贵的东西被当成了一杯漱口水!

  方林伸了个懒腰,却觉得若要吃饭,无论跪坐还是盘膝都是别扭无比,偏生那唯一的小几还被胡华豪霸占了,索姓将方才卧处的塌塌米折卷了起来,三下五除二的做成了一个垫子坐下才觉得舒服了许多。有样学样的模仿老胡张腿踞坐,又吃了几口面前的东西,摔筷子厌恶的道:

  “艹,这叫人怎么吃?连盐都舍不得放,还是生的!”

  他忽然见到旁边的点着烘托优雅情调的蜡烛,眼前一亮,直接将那间隔着的竹纸门三下五除二的扯破,熊熊的点了个小火堆,就将那鱼片放上去烧烤,顺带蘸些酱油上去刷炙,不多时候香气就扑了出来,胡华豪在旁边看着,觉得此举很有几分道理,便直截了当的过来直接享受方林的劳动成果,两人这般吃着,倒也觉得别有风味。方林忙活着烧烤,忽然想起一件事道:

  “老胡,你是怎么进来的。”

  胡华豪一巴掌就拍上了他的脑袋,怒斥道:

  “没大没小!叫雷伯伯!nnd,我也不知道怎么进这鬼地方的。”

  接着颇为伤感的叹了口气道:

  “某天晚上拜祭了佳佳的妈妈,喝酒下楼的时候,不知不觉就进来了。”

  方林眼神一闪道:

  “看来和我推测的颇为相似,要进入这里的方法已有两种:一是个人的实力首先应该相当强悍,比普通人强出不少,并且心中有相当强烈的执念。就能在下楼梯的时候有很小的概率自行进入。二就是像我这样能够在现实世界里看到梦魇印记的,被人领进来,并且我这种人应该比较少,否则空间中不会给寻找到我这种人设置奖励。”

  老胡瞪了他一眼道:

  “少在这里臭美,想那么多干什么,快点烤鱼是正事。”

  “好的,老胡。”

  “你还敢乱叫?”

  “我错了老胡。”

  “……..”

  然而曰本地震频繁,因此建筑大多都是轻巧易燃,方林这样肆意妄为点火烧烤,不多时候就将那木头地板生生烧出个大洞,进来送菜的女服务生见了,立即吓得惊叫了起来,连连鞠躬道:

  “先生,请不要这样。”

  “先生,请不要这样。”

  “先生,请不要这样。”

  方林乃是我行我素之人,见火要渐渐熄灭,哪里管旁人的言语,反而“撕拉”一声将隔壁的竹纸墙也扯了下来丢进火堆,将火烘更得旺了,那女服务生已是惊得呆了还未说话,隔壁的一群身穿和服的曰本男人却立即站了起身,掏出刀子就走了过来,凶神恶煞的道:

  “八嘎!来捣乱想死?”

  方林连正眼也不看他们,仔细的向鱼片上抹着酱油,胡华豪皱眉道:

  “为什么你小子做的事情总要我来擦屁股?”

  方林理直气壮的道:

  “因为我烧烤的手艺比你好。要不咱们换换?呀!焦了。”

  这句话立即堵得老胡说不出话来,猛然起身,一脚就踹在了为首的那个摆出标准无比“居合”拔刀式曰本人的小肚子上,这厮立即声也不吭,直飞出七八米,一路上撞破了五六道隔墙,最后重重的撞在了大堂的立柱上,贴着滑了下去,嘴里往外汩汩的冒着鲜血,眼见得已是出气多进气少。

  这可怜家伙身边的一个人惊怒交集狂叫一声,刚从腰间拔刀,胡华豪的手掌信手一拿一扭,便轻轻巧巧的连刀带鞘和那只握刀的手臂一同拧成了一股麻花!惨叫声立即凄厉无比的响了起来。在地上痛得翻滚连连,鼻涕眼泪横流。

  余人见了这等威势,无不惊骇,那几个冲在后面的家伙立即吸取这血的教训,倒退了两步,面面相觑,双腿哆嗦着都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方林却看着旁边嘴张得大大的女服务生,开开心心的道:

  “麻烦给我舀一碗米饭来,,如果有猪肉或者牛肉的话,也请上几份,还要辣椒,清酱,花椒,蒜,姜。”

  这女服务生根本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战战兢兢的点点头,鞠躬后退了几步,逃也似的跑走了。眼见得那群过来滋事的家伙哆嗦着开始向后退去,方林忽然指着一个人出声道:

  “你,过来。”

  那人大骇,却是不敢不从,走到方林旁边点头哈腰的道:

  “阁下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情?”

  可怜他的腰弯得几乎都要对折了,方林笑道:

  “你叫什么名字?”

  他说得轻描淡写的,但有了眼前两人的惨状在前,话语里已经有了一种不容人逼视的威慑力,那人诚惶诚恐的道:

  “在下山口和夫。”

  “山口你对这城市应该很是熟悉了吧。给我介绍一下本市社团活动的基本情况。”

  这时候那女服务生已经赶忙将方林要的东西端了来,方林见那山口和夫腰间的武士刀挺锋利的,拔了出来擦拭了下,漫不经心的切着猪肉,顷刻就做成了一份蒜泥白肉,扒着热气腾腾的米饭畅快的吃了起来。

  胡华豪吃了半天的狗屁曰本料理,嘴里早淡出鸟来,见了立即直接将盛饭的木钵端了上手来抢夹着菜,大口大口的扒着,等到两人把饭吃完,也从山口和夫的口里,对这柰良市当前的状况有了一定的了解。

  .............

  推朋友的书:鬼师典韦:三国时候一个穿着法师袍的牛头战士的传奇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