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第八十一章 逃跑

第八十一章 逃跑

  readx();  这等异状一现,两人所处的地方立成焦点,白袍神官与僧兵悍不畏死的疯狂涌扑而来,方林见到这情形暗自心惊,但双手持枪,稳定无比的对准后面的白袍神官等人进行依次点射,将其正在施展的召唤法术一一打断。

  而冲在前方的格林挥舞着那把灿烂的银色武器在身前横扫直斩,身体上不时有红芒闪现,这是触发了武器被动技能:横扫效果的标志,许多僧兵傀儡愤怒吼叫着冲扑而上,只是红芒每次闪现以后,不仅对它们造成相当程度的伤害,更是生生将之击退出数米开外,就仿佛是有一层又一层的无形波涛强力推送一样。仿佛是在摧枯拉朽!

  凭着这可怕武器的威力,两人很快就杀入了那处小木屋内,方林简单的扫了一眼,立即就将拆卸下来的那个零件安装了上去,接着按动开关,那根水下的铁缆绳立即扎扎开动。格林一斧将门口扑来的几名骷髅武士斩散,回过头来意味深长的望了一眼。方林乃是何等深沉之人,立即微笑道:

  “现在过河拆桥还早了些,你若对我动手我自然是必死,但你也不能阻止我毁船断绳吧。”

  格林冷冷道:

  “自作聪明。”

  但他也是显然的松了一口气,方林在提防着格林的同时,这格林何尝又不是在防范着方林。这就是梦魇世界的残酷之处,倘若没有kof契约的存在,那么许多时候的相互内讧,其实都是因为这种猜忌而逼不得已的举动!

  等到木船自雾中徐徐行来以后,方林先捣毁了那个控制台,接着才抄起一块木板,飞身上船与格林回合,格林用长斧用力斩向岸边,巨大的反作用力将木船轻易就推送开了数十米之远!那些僧兵木石傀儡愤怒至极,只有白袍神官纷纷发射出那黑色光弹袭来,格林瞳孔顿时收缩,两人处身于小船上,连闪避腾挪的空间也没有,岂不正是活靶?谁知道方林不慌不忙的从身边拿出那块携出的木板,便站在船后,以那块木板为盾将那密集的光弹一一弹开。

  待到离开了那黑色光弹的射程以后,格林终于忍不住询问道:

  “你怎知道这些冥光弹对木头无效?”

  方林笑笑道:

  “我猜的。”

  格林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他当然听得出方林话意中的敷衍之意,但眼前这小子处处都能在大局的把握上料得机先,自有一种胸有成竹的从容,一时间竟也不好发难。

  这湖面之上白雾浓密,水色呈现出一种墨色的深绿,看起来阴沉而深邃,下面的水底不时有着黑色的巨影闪现飞掠,令人自然生出毛骨悚然的感觉。

  方林忽然微笑道: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格林瞪着他怒道:

  “你又在弄什么玄虚?”

  方林不说话,只是十分温和的微笑。格林忍怒道:

  “先说坏的!”

  “水下的这些妖兽比先前进来的时候,每分钟的平均活动次数上升了12次,移动速度增快了2.47倍,这说明,可能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影响,驱逐着它们,想要阻拦我们的行动。但这船只的木料似乎令这些妖兽畏惧,使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简单的说,你或者我身上似乎携带着他们的要紧东西,我看就算到了对岸,只怕这神宫中的家伙也不会善罢甘休,很可能要追击而来。”

  格林先是犹豫了一下,立即冷笑道:

  “我可是只图逃命,只怕这些家伙是冲着你来的!”

  方林微笑着望了他一眼,这一眼却仿佛深深的看进了格林的心底般,令其心神都为之一颤!

  “好消息是,咱们之间的这种并不牢靠的关系,应该还会维持下去,至少,在打发掉追兵之前,你和我都不用担心背后有人捅刀子。”

  在巨大的外来压力下,内讧无疑=自杀。对于方林提出的这一点,格林出奇的没有反驳,淡淡的道:

  “你是精神力特长者吧,能否感应到追兵还有多远?”

  “不能。”方林很直接的道:“至少现在还不能。我的预警范围超不出五十米。不过,水里的这些家伙似乎变得更加狂暴了,你若是有能力,可以试试击伤几头。”

  “为什么?”格林握住银色长斧警惕的道。

  “这里交通外界的,便只有我们脚下这艘小船,因此要想追上我们就只能有两种途径,一是水路,二是天空。假定这神宫中人会飞天的话,那么相信在救火的时候他们早已施展了出来。所以只剩下水路的可能,你觉得追兵是游泳来得快,还是控制湖中的这些水类妖物乘骑更加方便快捷?”

  方林的话说到一半,格林已将手中斯科恩的愤怒用力向左舷水面斩出,银光连绵,发出“泼刺”一声巨响,白浪飞溅起数米之高,墨绿色的湖水倾刻被染为淡红,一头长近五米,似鱼似蜥蜴的怪物翻滚着逃开,它的左肋已出现了一个近两米长的可怕的伤口,深红色内脏滚滚散落出来,其余水怪纷纷涌上争食,局面混乱至极端,平静的湖面上,几乎形成了一锅沸粥!

  方林也拔出了那柄造型奇特的银枪,凝视了一会儿,猛然连发扣动扳机!银色的子弹牵成一条长长的死亡细线,他虽然射击的准度并不很高,但是对这些妖兽游动捕食的规律却已掌握了七八层,顿时有三条妖兽的身上冒出血色的泡沫,这使得局面更加混乱起来。

  “这样一来,应该能延缓追兵赶来的时间吧。”方林吹着银枪枪口的烟雾,轻描淡写的道。格林望了他一眼,虽然嘴上不说,心中对这少年的谋划智计,却是实在有几分佩服。他做的这些事情并不希奇,但是能在这仓皇逃窜中,还能处处预谋数步,精巧布局,实是难能可贵。

  ;